望港區人大多添新血

如果從港區人大代表的背景來看,十年來變化不大。回歸後第一次選舉產生的三十六名港區第九屆全國人大代表中,絕大多數在回歸前一段較長的時期已和中國政府有著密切的關係。其中最少有二十名來自「傳統左派」,包括新華社(即現在的中聯辦)和中資機構的高層人員,以及左派工商界、勞工界、教育界、新聞界、文化界、漁農界和地區團體的代表人物。不屬於傳統左派機構的其他代表,全部在回歸前已出任若干由中國政府委任的職務如基本法起草或諮詢委員、港事顧問、特區籌委會和預委會委員等。

從先圖後表到以表促圖

二○○五年十一月底,行政長官曾蔭權在主持策略發展委員會管治及政治發展委員會的首次會議後宣布,策發會將開始研究特區普選路線圖的問題,並爭取在二○○七年初作總結。他說:「有了選舉制度的設計,普選路線圖的最重要成分已然具備,時間表便可跟進研究。」其後,政制事務局(本屆政府改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在多次公開談話中明確表示,「先圖後表」是當局的工作方向,「先訂出普選的模式和路線圖,時間表便自然水到渠成了。」

二○一七有望落實

特區政府在七月發表《政制發展綠皮書》的時候經已預告,在公眾諮詢結束後,特區政府會向中央提交報告,如實反映在公眾諮詢期中所形成的主流意見及其他各種意見。過去一段日子裏,社會各方面對行政長官要向中央提交的這個報告都表示十分關注,不少人更提出了他們對報告內容的要求。政府昨天公布報告的內容後,有泛民主派人士便批評,報告並沒有向中央提出香港在二○一二年實行雙普選的建議。

一場「人格誠信之戰」

陳方安生的「按揭風波」發展至今,從已披露的資料看來,主要問題已不在於陳太任港英高官時,有否以優於一般市民的條件獲得按揭貸款,亦不在於給她貸款的銀行,有否偏離金管局的指引。這兩個問題,固然仍有待澄清;但更重要、更直截了當的問題是:陳太到底有沒有說假話,有沒有刻意隱瞞事實真相,為自己掩飾。

副學士應面向提高就業能力

大部份副學士畢業生,可能都要求升讀「銜接學位」。然而,要本港的大學為大部份副學士畢業生提供銜接學位,在現實上是否可行呢?是否符合整體社會的需要呢?必須看到,即使我們把香港的學位課程膨脹一倍,把普及程度由目前的大約百分之十八增至百分之三十六,以至可躋身於世界最先進的水平,仍將有四成以上的副學士畢業生不能在本地升學。通過開辦副學士和其他副學位課程以普及大專教育,不可能變成普及學士學位。

民主何來告急?

區議會選舉活動已進入最後衝綫階段。親「泛民主派」的傳媒報道,泛民「選情嚴峻」,原因是親政府陣營採取「低調」戰術,「成功凍結選情」。所以,雖然「泛民候選人已加強地區拉票工作」,選舉氣氛仍是「無法炒熱」,令泛民的選情「愈來愈嚴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