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圖後表 按圖定表

策略發展委員會轄下的「管治及政治發展委員會」上月底舉行的最近一次會議,對過去半年有關普選原則和概念的討論作了一個總結。會後,「泛民主派」人士批評總結文件沒有提及普選時間表;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和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則表示,有關政制發展的討論應該「先圖後表」,即先就政制怎樣走向普選的「路綫圖」尋求社會共識,然後才訂定推行的時間表。

弱勢社群也需要政治公關

香港很多大規模公私營企業,都十分重視公關工作,或者可叫做「政治包裝」或「政治化妝」。他們不但在企業設有專職處理公共關係的高級行政人員,而且不時會僱用專業公關公司的服務,為企業塑造良好公眾形象,或者更重要的,為企業要採取的某些有爭議的行為做化妝、包裝,把它美化至人們願意接受,令企業的目標可以成功達到。

公眾不信政黨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公 布市民對「十大政治團體」評分的最新結果,過去一直高踞榜首的四十五條關注組,變身為公民黨後,評分即下跌至第三位。這現象引起各種不同的評論。有人認為公民黨對一些公共政策的取態比民主黨更偏激,因而失去了四十五條關注組的一部分支持者;有人認為公民黨與中央政府沒法溝通,與特區政府的關係又十分惡劣,令人覺得只是另一個反對黨。公民黨的議員湯家驊則認為,公民黨評分下跌,是因為「成立至今不斷遭人抹黑」。

社會認同政治聯繫是私隱嗎?

公眾要求政黨公開全部成員名單,並不是沒有很好的理由的;以維護私隱權作為隱瞞黨員身分的理據,只怕公眾很難接受。至於說公開政黨成員名單便會侵犯市民的結社自由,更加站不住腳。事實上,對於民主黨拒絕公開名單,公眾輿論毀多於譽,令民主黨近期已不斷下降的聲望又再受挫。何議員以及民主黨領導諸公是否應該反省一下,他們今天的認知和心態,有沒有跟社會脫節了呢?

政黨法未必利於政黨發展

「政黨政治」目前在香港仍處於極不成熟甚至頗受爭議的狀况,對於政黨應有什麼義務和權利,在社會上恐怕很難達成共識。如果真的制訂《政黨法》,到底會擴大了政黨發展的空間,還是增加了限制,只怕難以逆料。 民主黨拒絕按《公司條例》規定公開黨員名冊,在政界和傳媒中重新引起了關於訂立《政黨法》的討論。

再論公民黨的躲閃

公民黨為要替兩位特委、暫委法官入黨辯護,不但指法官參加政黨不會影響司法公正,更正氣凜然地聲言法官參與組黨是行使結社自由。上星期我在本欄指出,假如公民黨真的認為法官參與組黨是理直氣壯的事,開頭就不用神神秘秘、躲躲閃閃,直到被傳媒揭發後,才搜羅理據出來辯護。

法官不入黨限制不罕見

人們自然會問,在審理案件時,全職和非全職法官的權力和責任都沒有分別,公眾人士更不大可能懂得辨別審案的是全職還是非全職法官。如果說全職法官參加政黨會令司法制度的公正無私受影響,或者會令人覺得受影響,那末為什麼非全職法官做同樣的事又沒有問題呢?

倘理直氣壯何須躲閃?

公民黨成員名單曝光,當中有一位高等法院特委法官以及一位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引起一番爭議。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日前發表文章,認為「無論地區性的法官守則,或是國際的司法獨立宣言,都明文保障法官的基本人權,不限制法官參加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