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與工程

土瓜灣塌樓慘劇令全港舊樓住客成為驚弓之鳥。大角嘴一幢40多年樓齡的商住大廈,住客近日發現牆身上一條裂痕在擴大,懷疑是隔鄰地盤打樁所致。一家英文報章報道:Residents of an old Mong Kok block worried that (their block) too would topple yesterday after a 30cm gap opened up. They said the gap had begun widening when piling work on a construction site started.同一段新聞又說,屋宇署的測量師認為,The block was safe and there was no evidence the gap had widened recently or that it was related to the piling works.

雙重比較

懂得英文文法的人,都知道He has a more bigger house 或者He can run more faster 這樣的說法是錯誤的。這錯誤叫double comparative, 「雙重比較」:bigger 和faster 已是形容詞big 和副詞fast 的比較級,不應再在前面加上more。

一個不能少

對於形容詞few和little,以及它們的比較式fewer和less的用法,文法書都會指出,few用來形容可數名詞(countable nouns),little則形容不可數名詞(uncountable nouns)。例如:There were fewer rainy days last year than normal,但There was less rain last year than normal,因為days可數,rain不可數。

只刷一隻牙?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經過25 小時辯論,終於通過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工程的撥款申請;Funding for the express rail link was approved after a 25-hour debate。25 小時是25 hours,hour後面要加上表示複數的s。但是,放在debate 前面作為形容詞的25-hour,就沒有s 結尾。

左邊開門

「下一站:金鐘。左邊嘅車門將會打開(粵語、然後普通話)。Next station: Admiralty. Doors will open on the left.」香港市民十分熟悉的這一段港鐵列車上的廣播,兩文三語,文法正確,發音標準。不過,對語文有興趣的人當會發現,這段廣播裏的中文和英文句子,所表達的意義並非完全一樣。

年份讀法

21 世紀轉眼已過了10 年。2010 年來臨,把我們帶進本世紀的第二個年代。2010 年的英文說法,一般人都會說twenty ten,而不是較累贅的two-O-one-O 或two-zero-one-zero。但是,剛過去的2009 年, 許多人會讀做two-O-O-nine 或two-zero-zero-nine。

曾鈺成:主席如球證 議員如球員

立法會議員和主席就像足球比賽中的球員和球證。香港的立法機關參考英國國會的制度,主席在主持會議時為了要保持公正中立,不偏不倚,故不會參與議會的辯論;而議員則可以在會議中就各項議題暢所欲言,表明立場。不過,議員和主席的工作亦有相同的地方,好像所有立法會議員,包括主席,都要負責輪流當值接見市民,聽取市民的申訴。

聽歌學發音

很多英文教師都會拿英文流行曲做教材,讓學生「聽歌學英文」。有的人會懷疑這做法的效果,因為歌曲裏使用的詞彙以至句子結構,不一定適合日常應用。事實上,「聽歌學英文」對學生的寫作或閱讀能力,裨益可能十分有限。不過,如果選擇適當的歌曲讓學生認真地聽甚至學唱,對掌握準確發音應是很有幫助的。

一字兩讀

大老山隧道申請加價,英文報章報道:“The operator of Tate’s Cairn Tunnel is applying to increase the toll at an average 5.9 percent for all vehicles. The increase would mean cars and taxis pay HK$15 per trip.”其中第一句和第二句都有increase這個字,但它在第一句裡是動詞,第二句裡是名詞。兩個用法有不同的讀音:動詞讀[ɪnˈkriːs],第二音節重讀;名詞則讀[ˈɪn.kriːs],重讀在第一音節。

曾鈺成:做錯事便要認錯

近日我在街上重遇一位我的舊學生。當年他上課時很頑皮,有一天更在課堂內大發脾氣,使我生氣極了,於是我狠狠地在全班學生面前大罵了他一頓。後來想了一整天,我心裏很不安,後悔自己罵得有點過火。翌日,我到課室上課時硬着頭皮,先向全班同學道歉,然後才正式開始講課。想不到下課後,那位同學竟流着淚對我說:『老師,對不起!』。其實,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不過,做錯了事便要認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我在之後的政治生涯中,常常也有想到這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