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鳳凰何少

2015年12月14日 《AM 730》 鈺成其事

明朝的廣東才子倫文敘,自小文思敏捷,才華出眾,有神童之稱。他家境清貧,靠賣菜維持生活,供養母親。一天,倫文敘送菜到一個員外家,員外拿出一幅蘇東坡的百鳥圖,要他題詩;周圍的秀才也前來看熱鬧。倫文敘也不推卻,提筆寫下第一句:「天生一隻又一隻」;旁觀者看到這毫無詩意的句子,正感錯愕,倫文敘已接著寫下第二句:「三四五六七八隻」。

這時,眾秀才再掩不住鄙屑的態度,有人發出嗤笑的聲音;員外更是哭笑不得,心痛自己的珍藏名畫要被這浪得虛名的「神童」糟蹋了。倫文敘卻是神態自若,揮筆寫出餘下兩句:「鳳凰何少鳥何多,啄盡人間千萬石。」

這兩句一寫成,眾人都連聲稱讚:「好句!好句!」員外欣賞末兩句之餘,仍是一臉狐疑。倫文敘知道他的困惑,解釋說:首句「一隻又一隻」,即是兩隻;次句「三四、五六、七八隻」,共九十八隻(3 x 4 = 12,5 x 6 = 30,7 x 8 = 56,三數加起來得98),合共剛好一百隻,點了百鳥圖的題。眾人聽了,莫不點頭稱絕。原來神童不但詩才了得,還頗有數學天分。

另一個關於倫文敘文才的故事,也涉及鳳凰和鳥。倫文敘赴京考試,沿西江往廣西,經湖廣(今湖南和湖北省)北上,途中遇上了湖廣才子柳先開。柳恃才傲物,看不起出身寒微的倫文敘,要考他對聯,出上聯曰:「東鳥西飛,遍地鳳凰難插足」,暗諷倫文敘只是一般雀鳥,沒有資格躋身鳳凰之間。

倫文敘不慌不忙,對曰:「南麟北走,滿山禽獸盡低頭」。此下聯不但氣勢磅礡,喻意精妙,而且比上聯更合乎事理:鳳和麟都是珍禽異獸;禽獸見麒麟而自慚形穢,顯得麒麟威猛;鳳少鳥多是一般規律,何曾會有鳥兒因鳳凰太多而無處立足?兩個才子較量,高下立見。

鳳凰何少鳥何多,古今中外皆如是。添馬公園的大片草地,經常布滿覓食的麻雀,很少出現其他禽鳥,更不用說鳳凰了。麻雀舉目所見,都是同類,於是以為天下間會飛的都是跟牠們一副模樣,不知道有鳳凰的存在。假如有鳳凰飛過,看見遍地麻雀,一定覺得難以插足,唯有另尋棲身之處。

(完)

151214_AM73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