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教師壓力 須看教育政策

負責研究教師壓力的「教師工作委員會」,經過接近一年的工作,前天向教統局局長提交了總結報告。委員會看到,隨着大環境的轉變,包括出生率下降為學校和教師前景帶來的不明朗因素,教師既要應付繁重的日常工作,又要面對社會上不同持分者對教育愈來愈高的期望。對於教育改革給教師帶來新的工作和挑戰,並且增加了行政和文書工作量,委員會表示理解。同時,委員會肯定了教師敬業樂業的精神,指出只要工作是與學生的學習和成長有關,教師都樂意應付,處理工作帶來的壓力。這幾點觀察,相信可得到廣大教師的認同。

當選也未算勝利

選舉委員會的選舉結束之後,所有人都認為在800名新產生的選委中,梁家傑肯定可以找到超過100個提名人,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現在,每天的政治新聞,都離不開梁家傑的名字。批評曾蔭權施政,向中央官員發話,縱論民主發展,評議公共政策,梁家傑的一言一行,都要在報章的政治版佔上篇幅。很明顯地,對於梁家傑和他的競選班子,選戰已在進行。

以經濟手段 處理內地孕婦問題

如果行得通,起碼可以減輕香港產科服務的壓力:只有付得起昂貴費用的內地孕婦才會來港分娩;假使人數仍是很多,香港可以利用額外的收入增設產科醫院,保證本地孕婦得到優先照顧。再進一步說,這些較富裕的內地孕婦在港所生的孩子日後要來港生活,也不會成為香港沉重的負擔。

顧問公司助選何須隱瞞?

今年十月十日《星島日報》報道,獲公民黨推舉參選特首的立法會議員梁家傑,已決定聘請公關公司,為他設計選舉事宜,「令到選舉更加專業」。十月二十三日,《明報》報道,公民黨支持梁家傑參選,有意聘用公關公司APCO(「安可」)。梁家傑接受查詢時表示,他期望公關公司充當他的政策顧問;他解釋,同一個政策,有多種演繹方法,究竟哪一種可令受眾明白,他希望公關公司可以提供這方面的意見。

政治委任 不能唯親

政府關於「進一步發展政治委任制度」的公眾諮詢已經結束,當局共收到超過200 份書面意見。政制事務局發言人表示,在研究和分析收到的意見後,當局將於明年上半年公布建議的未來路向。據說當局希望明年7 月1 日第三屆政府就職時,可以最少有一部分副局長和局長助理到位。

頭痛如何不可醫?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日前發表公開演說,評論特區政府今年七月發表的《進一步發展政治委任制度諮詢文件》。陳太批評諮詢文件沒有對政治委任制度在前階段的表現作全面檢討,也沒提出長遠能達至良好管治的願景。她認為文件提出的只是「頭痛醫頭」之法,「好讓行政長官通過增加由他親自挑選,負責為他向立法會及市民推銷政策的政治官員,以鞏固自身地位。」

大學宿位問題應優先處理

按當局的現行政策,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資助的八間大專院校下學年應提供共27,700 個學生宿位。但是,八間院校現有宿位總數只達21,400 個,即下學年將欠6300 個。在上星期的立法會會議上,我就大學宿位短缺問題向當局提出質詢。教統局長李國章回答時表示,各大學興建學生宿舍的計劃倘得到落實,宿位總數將增加約6400個,目前的宿位短缺問題因此可望解決。

一免租、二修例、三減租

房委會的「檢討公屋租金政策專責小組」建議制定新的公屋租金調整機制,每兩年進行一次租金檢討,按公屋住戶的「入息指數」調整租金。在實行這套新機制之前,房委會要做兩件事:第一,要修訂現行的《房屋條例》,取消其中對租金佔住戶入息比例的限制;第二,要參照九七年以來的累積通縮,把凍結了多年的租金減低至合理的水平,作為日後調整的起點。

布殊、陳水扁和曾蔭權

上星期我在本欄討論政府對民望的態度與施政的關係,回應公民黨黨魁余若薇和中大亞太研究所副教授王家英的有關論點。這又引來了王家英的反駁:他11月18日再在《新報》發表題為〈民望、普選與政黨政治〉的文章,指我「對美國總統和香港特首面對的民意政治處境所存在的巨大差異竟然全無警覺,反而混為一談」,更質疑我是「因特殊政治動機刻意如此」。作為一位學者,辯論問題竟要訴諸「動機論」,不禁令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