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對也無情

2016年3月24日 《AM 730》 鈺成其事

有一種對聯叫做「無情對」,是很有趣的文字遊戲。一般的對聯,上下聯說的是同一主題,或者是相關的事物。無情對上下聯的內容卻互相沒有關係,離得愈遠愈妙。

例如上聯「三星白蘭地」,對以下聯「五月黃梅天」:「五月」對「三星」、「黃梅」對「白蘭」、「天」對「地」,每一個字或詞對仗都十分工整;但上聯是酒名,下聯講天氣,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再舉一例:「公門桃李爭榮日」,對以「法國荷蘭比利時」。上聯可用來形容名師門下出了許多優秀人才;下聯是與此毫不相干的幾個國家名,但「法國」對「公門」、「荷蘭」對「桃李」卻很工整,「比利時」對「爭榮日」,更是妙絕。

無情對古已有之,至晚清特別流行,相傳「晚清四大名臣」之一的張之洞特別喜愛。故事說,一日張之洞和友人在陶然亭飲酒對聯,有人出上聯「樹已半尋難縱斧」。「尋」是長度單位,等如八尺。此句意思是:只餘四尺高的樹,不好再砍了。張之洞對曰:「果然一點不相干」。「果」對「樹」、「一點」對「半尋」、「干」(古代兵器,故有「干戈」一詞)對「斧」,其餘是虛字相對,都很工整,但上下聯兩句的意思完全沒有關係。這副無情對,妙在下聯說出了「無情」的特徵。

人名是無情對常用的素材。例如「張之洞」這名字就被拿來對「陶然亭」。「孫行者」對「祖沖之」也很妙,尤其是「孫」對「祖」。據說晚清京劇名丑楊鳴玉的喪禮上有輓聯「楊三已死無蘇丑,李二先生是漢奸」。楊三是排行第三的楊鳴玉,李二指李鴻章。此聯「無情」之處,在於以「先生」對「已死」,「漢奸」對「蘇丑」(蘇、漢皆地名)。

「梁振英」這名字可以怎麼對?「梁」除了是姓氏,也是名詞,與地形有關;對以「國」,對類平仄皆合。「振」是動詞,如「振動」、「振臂」、「振興」,都有由靜起動的含義,故可對以動詞「安」,有由動歸靜的意思。「英」是國家名,可對以另一國名「法」。以「國安法」對「梁振英」,堪稱工整。

既是無情對,上下聯互不相關,也沒有任何寓意,只博讀者一笑。

(完)

160324_AM730.jpg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