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預言 下屆特首戰有競爭 中央曾開三條件 財爺葉劉俱備

2016年3月22日 《星島日報》專訪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表示,相信下屆特首選舉必然是一次有競爭性的選舉,他不評論特首梁振英應否連任,但認為無論誰人出任下任特首,都要檢討現屆政府的管治模式是否行得通。他又指出,中央對行政長官開出三個條件,包括「可信、有民望、有能力」,他認為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及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都合乎條件。

曾鈺成談起特首梁振英,顯得忸怩,「我可能已跌了入陷阱,唔好要我踩深一點。動不動就度炒,話我同梁振英不和。我們對議會又好,政治管治又好,有不同看法,有咩咁奇?」

「當然需要調整」

他指新一屆政府,無論是現任特首連任,還是有其他人任特首,都應檢討現屆政府的管治模式是否行得通,「我當然認為需要調整,過去幾年的管治不能說甚麼問題都無啦,亦都唔能夠將甚麼問題都推返去反對派身上,反對派一向都有喺度。」

反對派在社會有一定支持,「我唔會話佢哋有六成(支持)呀,但都不能夠漠視。如政府首長完全不能與他們溝通的,管治一定好大困難,但(將責任)推晒在政治當局或行政長官身上,是不公道的。」

他相信下屆立法會極大可能延續今屆情況,「行政長官要連任,佢都要諗如何處理與反對派的關係,是否要有些轉變呢?如需要的話,怎做呢?(但佢伸橄欖枝,人哋唔接喎?)嘅然咁,點解呢?」

被問及梁振英能否改變現時管治方式,曾鈺成回應說︰「這個問題你應該問下梁振英……我信唔信佢得,係無意思。市民信唔信,北京信唔信,中央信唔信先最重要。」

「可信有民望有能力」

曾鈺成相信,來年特首選舉,必然出現競爭。他指中央提出任特首有三個條件,一是要可信,「目前的政治環境,他不可能在泛民陣營的人。一定係建制派。」第二是要有民望,意即他一定知名,已是「spotlight」下的人。第三是要有能力,必然是在政府高層工作的人,「佢只是在大學內教緊書,無任何公職做緊,好難評論他是否有管治能力。」即使是一般行會非官守成員,也未必全數符合條件。

被問及為何至今未有人表態角逐,他說,「佢哋在政府內做緊嘢嘛,怎能一早出來講呢?」太早辭職會尷尬,政府也難以找人取代,「佢仲要辭職同自己波士選喎。話早啲講先有時間競選,這些是膚淺看法,無可能的。」但立法會選舉過後,就輪到選舉委員會選舉,「 要出來競選的人,到時依然無表示的話,會蝕底。」

曾鈺成同意,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及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都合符特首人選的條件,對於曾俊華曾任前港督彭定康的私人秘書,能否通過中央信任一關,曾鈺成以多條問題反問︰「佢現在做緊咩呢?誰任命的呢?這個位重唔重要?」連梁振英自己也公開說過,中央曾拒絕任命他提名的官員,「阿爺任命的主要官員,一定有信任基礎。」

立會選情還看「分票」策略

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及新東補選,建制派的選情未有太大進帳,令人關注九月立法會選情。對此,選舉經驗豐富的曾鈺成並不過於悲觀。他認為,九月立法會選情的關鍵,在於「分票策略」,若然建制派能配票成功,不排除有議席進帳,「我唔係樂觀,又唔會悲觀,我們一路在前綫做嘢,總之就拼死去打。」

建制泛民票數沒大變

經歷佔中、旺角事件,曾鈺成相信,建制與泛民陣營的票數不會有大變化,「兩邊個『餅』,不會因為過去兩年發生的事情有甚麼變化」,甚至有人說雙方都把自己陣營的選票「打實了」,所以九月的選情,是陣營內部問題多於兩陣搶票。他承認,一二年的選舉,民建聯在新西能拿取三席,運氣是其中一部分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他與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都目標鮮明地進行選舉部署,「我們堅決唔做票王,嗰啲只是虛名來,好似玩橋牌般,just made是最好的。」他們去屆的策略是主動從自身「票」,把票數分得平均,公民黨就是在新西出了票王,才令民建聯在新西獲選三席。

just made是最好的

他也不諱言,分票協調上,建制派較有優勢,上屆僅得新東一區失手,無論陳克勤或葛珮帆都是「over made」,奪取了比他們需要更高的票數,「但無得怪佢哋兩個,兩個都無底,怎麼能留手,一定去到盡的,但今年呢……」曾鈺成做了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  他強調,自己並非認為建制能在九月選舉能在直選翻盤,「我只係話唔好講死。」就如上屆港島選區,又有誰人曾說過建制派能拿四席?「蕭若元次次在論壇見到我都話,阿曾,唔使諗架啦,王國興贏,就鍾樹根輸;鍾樹根贏,就王國興輸。你哋三席,我哋就四席。佢咁講,我咪咁聽囉。」但建制最終也因為分票成功,連工聯會王國興也被送進議會。

暴亂成因港府應檢討

特區政府堅拒不成立委員會調查旺角暴亂成因。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若遇上社會大事,如○三年的七.一遊行、一四年的佔領運動至今年初發生的旺角暴亂,特區政府也應全面檢討總結事件成因,「不過六七暴動,都要塵埃落定,幾年後麥理浩來,先有措施。」

「我想指出的不是特區政府或甚麼人不夠聰明,無能力處理這些社會事件。而是整個政府運作的模式,都唔會預先分析研究一套準備,也不會事後做一個全面檢討總結。」曾鈺成○二至○八年擔任行政會議成員,他以○三年七.一大遊行作例子,「當時七.一大遊行政府點睇,成因、發展過程、政府處理辦法,對之後的影響,好似區議會選舉及○四年的立法會選舉、對以後廿三條立法?前車之鑑,正常來講(都應該總結)。但有無呢?或者有,我唔知喎。」他強調自己不是指政府十三年以來都沒有進步,而是特區政府整個行事方式及管治模式,一直以來都沒有變化,少做這類「務虛」的討論,只是討論一張張政策文件,「我想不到有甚麼比行政會議更合適的機構做一個更全面的研究。

旺角暴亂後,各大學學生會都表態支持示威者,但曾鈺成稱,能否總結激進成為各間大學的主流,他也存疑,他在大學內也見到很多相當抗拒激進、暴力,相對保守的年輕人,「可能是激進一點的思想先會搞學生會。」但對港大《學苑》指要獨立,曾指無意為他們解釋,「學生點都係學生,諗唔太成熟係好自然事,雖然他們唔會承認。標準答案係,搞甚麼港獨係不成氣候。」

160322_st_160322_st_2160322_st_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