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爆阿松預測準 篤破行會大漏洞

2016年3月18日 《都市日報》專訪

約了行將卸任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立法會訪問,他一到便說肚餓,拉着我們到5樓吃早餐。結果,他吃的少,說的多,更坦言香港當前的病,和特區政府管治上的一個大漏洞有莫大關係。(撰文:謝志榮 攝影:陳錦輝)

本周三(3月16日),泛民立法會議員以呈請站立方式,要求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旺角騷亂,建議獲得通過。誰支持誰不支持,表面上很清楚,但也許較少人想到:在主席台上執行議事規則的曾鈺成原來也支持對事件進行調查。

旺角騷亂 頭痛醫頭

曾鈺成接受本報專訪時說:「雖然政府說成立調查委員會是轉移視線,但以我所知,中央亦正了解騷亂背後原因,為何會有這次事件的發生。中央官員的看法,這事件是不應該發生的,亦不應該再讓它發生,所以正研究問題在哪裏。若我們只是譴責暴力,跟着就對社會的矛盾完全漠視,就像大病了就吃藥、開刀,之後依然故我,不去研究怎樣改善,遲早會再病的。」

他以2003年「七一」大遊行為例,更爆了當時的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一件舊事,來說明特區政府體制的漏洞。

「阿松估有30萬人遊行」

「我清楚記得,『七一』那天早上的升旗禮,梁錦松站在我前面,他轉過頭來問我們:『你們猜今天下午會有多少人出來遊行?』我們這排有人說幾萬個吧,但梁錦松舉起3隻手指,我問他:『3萬?』他搖搖頭說:『起碼30萬!』」

行政會議 只講具體

30萬人出來遊行是很大的事,身為政府第三把交椅的梁錦松意識到會有這數字(當然最終更遠超30萬),政府內部卻沒有為此作準備。

「當時的政府沒有談過,事前完全沒有一個機制,商討若真的有幾十萬人遊行怎麼辦。這還不止,連事後也沒有討論。

「行政會議開會談的,是一張一張政策局的文件,全都是具體政策。但就不會談:出了這問題,到底是甚麼原因?要怎樣處理?要不要找人來研究一下……我不肯定現屆政府有沒有,但相信是沒有的。整個行政會議的體制是這樣,議程設定是由一張一張不同政策局的文件所組成。這就是整個管治模式的問題。」

願景要清晰 豈可心血來潮

他認為內地的管治文化剛好相反:「他們比較強調一些『虛』的東西,領導人喜歡分析形勢,提出幾大任務,但不會說到任務的具體細節,不過願景是很清晰的,甚至有幾句關鍵的詞句可以深入人心。特區政府開會就欠缺這種遠見和願景。」

也許我們也有願景,例如中環海邊可能會有個泳棚。

曾主席忍俊不禁:「哈哈,我想這只是一些心血來潮的想法吧。」

為「一國兩制」找出路

今年9月離開立法會後,曾鈺成不會參選明年的特首選舉,而會全力投入智庫工作,為香港問題尋找藥方。

「智庫目前搞緊,不錯,很多人願意來幫手,尤其年輕人,他們只要求很少報酬,現在反而是我頭痛,未必有那麼多工作讓他們做。錢也籌得不錯,這幾個月各方面都比較支持。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找一條藥方:『一國兩制』如何走下去。」

他說當中有兩個主要的問題,「第一是香港和中央的關係,很明顯出現了矛盾,中央覺得對香港愈來愈不放心,有很多以前估計不到的新問題出現;香港也有人覺得,中央好像對香港干預愈來愈多。我們如何建立中央和香港有一個合適的關係,使『一國兩制』能比較順利走下去?

「第二是管治的問題。我們回歸初期可能信心十足,覺得一定掂,中央也覺得一定掂,但現在發覺不是,很多問題浮現了出來。這兩方面希望我的智庫重點研究,然後向中央進言。」

160318_Metro160318_Metro_B

 

1 reply »


  1. 一个社会
    政府是手握公权力的主导势力
    社会出了问题怎么要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负责呢
    回归是天大的好事
    为什么得到大大好处,还有人想独立
    为什么政改方案可以42:28通过反而8:28全败
    事与愿违啊
    知道是什么事吗
    利令智昏啊
    港独现在只是意测罢了
    就像占中两三年前也是意测
    为什么要等到意向变成事实还不去找出原因?
    鸵鸟啊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