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錯重點

在香港政界和新聞界中頗流行且常被濫用的一個字,是mechanism(中文叫「機制」,這中文詞語在較舊的詞書裡是找不到的)。很多人喜歡用mechanism這個字,但十個人裡有九個會錯誤地把它的第二個音節作為重讀音節,讀成mi-KAN-ism或me-KAN-ism。正確讀音應為ME-ken-izm,第一個音節重讀。

沉默的b

自金融海嘯爆發以來,“debt”(負債)成為報章上最常見的單詞之一,很少人會對它陌生。但是,我不時仍聽到有人把它錯讀為deb – t。這是因看字讀音而犯的錯誤,沒有留意當中的字母b不發聲:debt應讀如det。

Greenwich 不應譯作格林威治

很多英文人名和地名,經常被讀錯,因為它們並不是按拼法讀音。尖沙咀有一條梳士巴利道,英文名稱的拼法是Salisbury。梳士巴利侯爵是上世紀第一位英國首相,該路是以他來命名。按Salisbury的拼法,照「理」應有四個音節:sa-lis-bu-ry。這條路最初的中文譯名,便按這「直拼」的讀法,叫做「疏利士巴利道」。但其實英文名稱應讀作salz-bri(兩音節),當中的i是不發音的。至1970年,當局才糾正錯誤,把該路的中文譯名改為梳士巴利。

讀音陷阱

英文是「拼音文字」,每一個字由若干個字母拼合而成,而每一個字母或者字母組合代表一個「音素」(phoneme)。這可能會令人們以為,學英文可以「看字讀音」:音素的數量有限,只要掌握了字母所代表的各個音素的讀法,便可以從一個字的拼法知道它的正確讀音。

答劉迺強的公開信

這不等於說今天的立法會主席不須甚或不應保持中立。傳統和慣例,不外是行之有效的實踐經驗累積而成。人們願意遵循,不是因為它有什麼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威性;純粹是為了實際需要,為了減少不必要的矛盾衝突。各地議會的議長有着不同的角色和職能,因而遵循不同的規條和慣例。《基本法》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決定議程」的權力:政府和議員提出的議案是否列入議程,由主席裁定。因此,主席在處理議會事務、作出裁決時公正中立,是議員對主席的合理要求。

金融海嘯衝擊自由經濟

美國政府提出的七千億美元「救市方案」本星期一遭國會眾議院否決,幾乎全世界都表示失望。英、法、德等各個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政府,除了一致呼籲美國國會回心轉意通過救市方案之外,並且紛紛動用國家資本拯救陷入危機的金融機構,以求穩定金融市場。至於美國本身,也沒有人為救市方案被否決而歡呼喝采;民主共和兩黨為救市不成互相指責,而一般人都相信,稍作修改的方案再交到國會,一定獲得通過。

港澳合作,天地廣闊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汪洋去年十二月就任廣東省委書記不久,便提出「要以世界的眼光和戰略思維來謀劃和推進粵港澳更深入的合作」。為深化粵港澳合作,汪洋先生牽頭組織了被形容為「廣 東省有史以來力度最大、涵蓋範圍最廣」的研究。研究的主題,是在全面深化CEPA的基礎上,更充分地發揮「一國兩制」的優勢,盡量消除三地之間制度和行政上的藩籬,促使人流、物流、資金流和信息流往來暢通。研究人員給這個構想中的型態起了個新名稱,叫做「粵港澳特別合作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