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文讀音

演唱會上,一曲演畢,如果觀眾反應熱烈,常會高呼“Encore!”“再來一首!”Encore成為國際流行的叫法,大概因為它簡單而響亮。這個字讀 [ˈɒŋkɔː] 而不讀 [ˈeŋkɔː],是跟法文的讀法。其他en讀作 [ɒŋ] 的例子包括entrepreneur(企業家)、ensemble(合奏)、entente(協議)、entourage(隨從)、rendezvous(會合地點)以及en route(在途中)等。當然,在大多數情況下,en作為重讀音節時,都讀作 [en],如enter、envy、render等。

曾鈺成:主持會議戰戰兢兢

其實我真的沒有甚麼魅力。現在於立法會內,分有兩大陣營:泛民主派及建制派,並以建制派的議員稍佔多數,約佔六成議席。在選立法會主席時,泛民主派及建制派都會各自派一位議員出來競選,我是建制派的候選人,可能是建制派的議員都選我吧。這有可能因為我是建制派議員中議會年資較長的一位,他們大概是敬老吧!

《唐吉訶德》和蚊

關、鄺、郭這幾個姓氏的英文拼法,在香港最流行的,是Kwan、Kwong和Kwok,都以Kw起頭。跟上次說的Ts一樣,Kw這字母組合在英文裡不會出現在一個字的開頭,只會出現在字的中間,分別屬於兩個相鄰的音節,如clockwork、backward、bookworm、parkway等。不過,Kw的讀音很容易準確拼出,所以英國人讀Kwan和Kwong等姓氏不會像要讀Tsang那麼困難。

Joy 還是災?

我認識的所有香港姓曾的人,姓氏的英文拼法都是Tsang。我沒有考究這拼法是誰的發明,只知大多數外國人是不會懂得那ts是怎樣讀的:他們都叫我做“Mr. Sang”。粵語“曾”字的起首輔音,國際音標記作 [ts];這是一個“齒齦塞擦音”(alveolar affricate),在英文裡是沒有的。英文ts這字母組合,不會出現在一個字的開頭,除了外來字tsar(以前俄國的沙皇,亦拼作tzar或czar,讀作zar)。

Wen仔、啤呤、sort咗

英文輔音v是帶聲的唇齒音。中文發音─不論是粵語抑或普通話─沒有這個音素,最接近的就是圓唇音w。所以vitamin音譯只能是“維他命”,以w開頭的“維”代表vi。同樣,Victoria譯作“維多利亞”,Venice譯作“威尼斯”,都是把v變做w。而原來的英文名字,很多人也誤讀為“witamin”,“wictoria”和“wenice”。

粵音英文

有許多英文的音素,包括元音和輔音,是粵語裡沒有的。當我們以粵語為母語的人說英文時,遇到這些陌生的英文音素,很容易把它讀成粵語裡的近似音素。例如,由於粵語裡沒有元音 [iː] 和 [ɪ] 的區別,因此英文teen和 tin,很容易都被一樣讀作粵語裡的“天”。

結尾-ate 的讀法

請看以下幾組以 -ate結尾的英文字: operate(運作)- temperate(溫和),indicate(顯示)- syndicate(財團),insulate(隔離)- consulate(領事館)。每一組裡,都有兩個三音節字,其中第二和第三音節的拼法是一樣的,只有起首的音節不同。但是,每組的兩個字中結尾 ate 的讀法都不同:第一個字裡的讀作 [eɪt]:

輕音節的正確讀法

有的英文字,似乎是說話習慣中英夾雜的人特別喜歡用的。一個例子是surprise(驚訝,或令人感到驚訝):“這真是很大的surprise!”或“對於這結果,我一點也不surprised。”許多人把surprise讀如sup-prise。於是有人指出,這是讀錯了:這個字的第一個音節明明是sur,跟surface、surplus等一樣,而不是像supply的sup,所以應該讀sur-prise。

同字ed 不同讀法

日前出席一個典禮,司儀是一位漂亮大方、口齒伶俐的小姐。可惜她一開口說英文,便犯了許多香港人常犯的錯誤。她對嘉賓們說﹕Distinguish-ded guests, ladies and gentlemen……。動詞distinguish後面加上ed成過去分詞,用作形容詞,常用作恭維說話,即尊貴的。這字應讀作distinguish-t;distinguished guests讀起來,那ed是幾乎聽不到的。司儀小姐為要表示沒有讀漏了ed,說distinguish-ded,反而讀錯了。

連讀不斷

英國人說話時,如果接連的兩個字,後一個是以母音(vowel)開頭的,就會把前一個字的收尾輔音(final consonant)連到下一個字的前面。例如pick it up讀做pic-ki-tup,not at all讀做no-ta-tall。香港學生學英文,很多沒有注意這樣的“連讀”,總是一個個字分開來讀:“pick,up”,甚至不讀出結尾輔音,變成“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