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AM730》鈺成其事

此起彼落

二十五年前,美國政治經濟學者弗朗西斯•福山宣稱西方的民主制度是歷史的終點,沒有別的政治制度會比它優越。二十五年來民主在世界各地的發展,特別是它在多個地方的失敗和失效,令福山要重新檢視民主制度的優越性是否牢不可破。

繼續前進

上星期我在本欄提出一個在人大常委會「831決定」(下稱「決定」)的框架內,把提名程序作最大程度民主化的方案。倘若2017年採用這樣一個方案選舉行政長官,肯定比現行由選舉委員會選舉要進一大步。不過我明白,這方案是不會令許多提出「我要真普選」的人完全滿意的。即使方案事實上跨進了一大步,仍不能符合他們心目中「真普選」的標準。政改方案要爭取多數人包括要求「真普選」的人的支持,除了盡量提高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的民主程度之外,還可考慮對2017年之後的發展作適當的安排。

民主程序

《基本法》第45條規定,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時,行政長官人選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

按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提名委員會和現有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一樣,由1,200人組成。兩個委員會的構成和產生辦法相同,但職能不一樣。

張冠李戴

本月21日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時事節目Newsnight首席記者Laura Kuenssberg作了一篇報道,題為「香港的抗議:活動家在奧斯陸自由論壇上分享有關秘密」。報道說:「當香港學生繼續在進行抗議以及與政府當局舉步維艱的談判時,協助他們組織鬥爭的來自全世界的民主活動家正聚首一堂。奧斯陸自由論壇是全世界人權活動家規模最大的會議之一,而今年它的頗為超現實的議程,帶上了不同的張力,因為活動家們要堅守陣地,對付北京在香港的作為。」

苦撐待變

持續了半個月的「佔領運動」,怎樣才可以了結?

運動的組織者和參與者當然希望,他們的要求得到滿足,運動的目的宣告勝利達到,於是鳴金收兵,凱歌高唱。然而,這樣的結局現在看來是遙不可及。佔領運動開始時提出兩項要求:人大常委會撤回「831決定」和梁振英下台。兩項要求都是要衝擊中央政府在「一國兩制」下對香港行使的權力,中央政府是絕對不可能接受的。

急切呼籲

「佔中」行動在過去一個多星期的發展,已完全超出了佔中發起人和組織者的設想。佔領中環的計劃去年初最早由戴耀廷提出,作為「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迫使北京改變(對香港普選的)立場」。

忙中有錯

法國經濟學者托馬‧皮克迪(Thomas Piketty,上述中文版按英文讀法音譯為托馬斯‧皮凱蒂)這本著作的法文版去年出版,今年四月出版了英文版;現在這本中文版是由北京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出版日期為2014年9月。從它給Piketty的譯名來看,這中文版似是從英文版翻譯過來的,即翻譯、校對和印刷只用了四個多月時間,裡面還加了一篇Piketty寫的《中文版自序》原文(法文)和中譯,確是很高的效率。

淪為政客

和一群青年學生談政治。一位同學問:「你認為政治重要,還是道德重要?」我說,我相信行善從家裡開始。一個人如果對自己身邊的人刻薄無情,你相信他會有造福民眾之心嗎?孟子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懂得「老吾老」、「幼吾幼」,才會懂得關心「人之老」和「人之幼」,為民眾謀幸福。從這角度看,追求崇高的政治理想和奉行嚴格的道德標準沒有矛盾,更是分不開的。

還有希望

潘多拉的瓶子的故事,最早見於古希臘詩人赫西俄德(Hesiod)的長詩。「瓶子」原文是希臘文pithos,是一個體積頗大的瓶,用來存放酒、水或穀粒等物。十六世紀神學家伊拉斯謨(Erasmus)把潘多拉的故事翻譯為拉丁文的時候,將pithos誤譯為解作「盒子」的pyxis,跟著有畫家作了潘多拉拿著盒子的畫像,於是「潘多拉的盒子」(Pandora’s box)便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