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AM730》鈺成其事

真才實學

日前以校友身份出席一間小學130周年校慶典禮,得到一個意外驚喜:與一位60年前我在該校讀書時的音樂老師重逢,勾起了許多兒時回憶。我在這間小學只讀了一個學年,但在那一年裡給我們上課的多位老師,卻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的容貌舉止,以及在課堂上說過的一些話,我在60年後的今天,記憶猶新。

弔詭難測

X:政改方案有機會爭取到幾個反對派支持嗎?

Y:要靠民意壓力。特區政府正加大力度做好宣傳工作,爭取大多數市民支持通過政改方案,向反對派施壓。有了足夠的民意支持,如果方案最終因反對派堅持反對而被否決,那末反對派就成為罪人,2017年沒有普選,責任不在中央。

時移勢易

在過去十多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中,對這些條文所包含的方針政策的理解和應用,有沒有改變呢?在聯合聲明簽署的1984年,中國的GDP大約是三千億美元,而香港是三百多億美元,等於中國的一成以上;三十年後,到2013年,中國的GDP增長至近十萬億美元,躍升為全球第二位;香港則是二千七百多億美元,不到中國百分三。

兩害相權

B:政改方案會通過嗎?

A:一定通過。中央政府遲早要向泛民讓步;方案被否決的後果是北京不能承受的。

B:何以見得?A:2017年普選一旦落空,港人失望憤怒,政改爭拗沒完沒了,抗爭行動無日無之,穩定和諧不能復見……

推算公式

用今年春節在公曆上的日期去推算明年春節的日期,有一個十分簡單而相當準確的公式。

十二個農曆朔望月共有約354天,比陽曆的回歸年短了11天。即是說,如果在今年春節十二個朔望月之後的第一天是明年春節,那末明年春節在公曆上的日期便比今年早11天。一個實例:今年(2015)春節的日期是2月19日,明年(2016)的春節便提早11天到來,即2月8日。

春節日期

兩星期前在本欄介紹過「漢奇—亨利固定曆法」。該曆法的倡議人說,採用了它,每個日子便都固定在星期裡的同一天,所以不需要每年編製新日曆。這說法不適用於香港,因為香港有若干重要節日如春節和中秋等,都是農曆而不是公曆裡的固定日子。

政治風波

回歸初期,中央政府顯得對「港人治港」充滿信心,對香港內部事務緊守「不干預」政策。第一次政治風波是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該年上半年「沙士」襲港,百業蕭條,中央政府支持特區振興經濟,推出了CEPA和「自由行」,但這「大禮」並沒有阻止一場大規模的「反(基本法)23條」示威遊行。中央政府震驚之餘,檢討了對港政策,認為要「有所為」。2004年4月人大常委會提出政改「五部曲」以及作出關於2007年行政長官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2005年提早更換行政長官,就是「有所為」的表現。

跨代流動

立法會秘書處日前發表了一份有關香港社會流動的研究簡報,其中引述了香港大學的一項研究,指出本地工人有「被困於最低收入組別」的情況。研究將本地工人按收入水平分成5個組別,發現在2003至2008的5年間,六成以上的工人停留在收入階梯的同一組別;1998至2008的10年裡,停留在同一收入組別的工人接近一半,其中屬於最低收入組別的工人,工作10年後仍不能脫離該組別的,更超過一半。

機不可失

政府為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第二輪諮詢印製的宣傳單張,文字不多;單張背面用圖解方式比較了現時的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2017年可以實行的普選安排,簡潔易明,讓人們清楚看到,在「8‧31決定」框架內設計的選舉方案,事實上可以向民主的目標邁進一大步。

二流曆法

加拿大《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上周發表一篇文章,題為「我們為甚麼仍在沿用400年前一個教皇硬推的二流曆法?」我們現在使用的「公曆」,由十六世紀教皇額我略十三世在1582年頒布,取代公元前一世紀凱撒時代開始使用的「儒略曆」。額我略曆的平年有365天,比52個星期多一天,閏年再多一天;某個日子是星期裡的那一天,每年不一樣,加上各月份天數不規則,要知道某年某月某日是星期幾,沒有簡單的計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