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真才實學

9/2/2015   AM 730   《鈺成其事》

日前以校友身份出席一間小學130周年校慶典禮,得到一個意外驚喜:與一位60年前我在該校讀書時的音樂老師重逢,勾起了許多兒時回憶。我在這間小學只讀了一個學年,但在那一年裡給我們上課的多位老師,卻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的容貌舉止,以及在課堂上說過的一些話,我在60年後的今天,記憶猶新。

教音樂的王老師,當年是二十來歲的帥哥,穿著奶白色的西裝,結一個「煲呔」,滿頭鬈髮,很有藝術家的風範。我在他的音樂課裡學會吹奏牧童笛,成為我懂得的唯一一種樂器。他教我們唱《在森林和原野》,指出第一句裡有兩個音應該對調,我現在還記得,而且覺得按他的改動,唱起來確實比原曲好聽。

王老師大概是我們當時最年輕的教師;其他老師,我現在還記得的,包括教中文的李老師、教英文的陳老師和教歷史的黎老師,年紀都要比王老師大了一截,如果他們今天還健在,應是超過或者接近百歲高齡了。

那個年代的老師,不一定具備甚麼教育專業資格。他們大概沒有修讀過教育學,沒有研究過教學法,不懂教育心理學、發展心理學、兒童心理學。他們上課,大部分時間就是「講書」、「寫黑板」,沒有甚麼花樣,不會搞活動教學、啟發式教學。

但是,他們對自己任教的科目,大都有很深的造詣;他們是憑真才實學贏得學生的信任和尊敬。例如教中文的李老師,不但有很深厚的國學根柢,而且精於書畫,不時會拿一幅他寫的國畫到課堂上,向我們展示,指導我們欣賞。我們一班小學生,當然不懂得品評他的畫作,但看到他介紹自己作品時那種自得和陶醉的神態,自會對他增加幾分仰慕和敬佩。這樣,老師就(很可能不自覺地)令學生對他教授的科目增強了學習動機。

我自己做了教師之後,修讀過一個教育課程,學習了教育哲學、教學方法和課程研究等方面的理論知識,對我的教學工作並非沒有幫助。然而,如果我的教學可以獲得學生欣賞的話,我相信不是因為我掌握了甚麼教育理論,而是因為學生看到我實在很喜愛我教的科目,於是他們也產生了學習這些科目的興趣。(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