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AM730》鈺成其事

互疑雙輸

乙看到甲的這個轉變,如果仍然只考慮個人眼前利益,繼續背叛以換取自己獲釋,那末甲必然立即轉回原來的背叛策略,以保障自己。但是,如果乙回報甲的善意,接下來也轉為合作,那就可能建立新的納殊平衡,其後二人每次都合作,獲得最佳的共同利益,達致雙贏。

待鹿失兔

兔的價值遠不如鹿;況且你先前已和其他人一起簽署了捆綁承諾書,保證緊守崗位,等待獵鹿,絕不離隊。若為捕兔而失鹿,不但收穫大打折扣,而且其他人一定跟你反臉。另一方面,你已等了很久,鹿真的會來嗎?誰也說不定;放過了兔,最後可能甚麼也拿不到。再說,倘你緊守承諾,耐心等待,怎知道不會有其他人起捕兔之心,比你搶先一步?那時兔既被別人奪了,鹿又被嚇跑,你只能空手回家。取捨之間,你如何抉擇?

等級文化

麥爾坎‧葛拉威爾寫的《異數》(Malcolm Gladwell:Outliers),書裡有一章分析了大韓航空上世紀一段時期空難頻仍的原因。上世紀最後二十年裡,大韓航機發生了多宗嚴重事故,出事頻率遠高於其他航空公司。發生空難的航機都是狀況良好,飛行人員經驗豐富、健康正常。這家公司的航機為甚麼特別容易出事呢?一時間沒有人說得出。至2000年,大韓航空終於痛下決心,從外國航空公司聘來專家,查找問題的根源。

買櫝還珠

韓非子要批評的,不是娶妻的晉公子和買櫝的鄭人,而是嫁女的秦伯和賣珠的楚商:他們做的花巧工夫太多,反而失掉他們要從對方身上贏到的珍愛。田鳩借秦伯嫁女和楚人賣珠的故事,為墨子不善詞令的弱點辯護,意指辯詞太多,反而掩蓋了言論的實質。

吾不惴焉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形聲字」的讀音已變得跟它們的聲符一點也不相似。例如「剛愎」的「愎」不讀「復」,要讀「壁」;「暴殄天物」的「殄」不讀「診」或「珍」,要讀「恬」(tim5);「馬廐」(即馬棚)的「廐」不讀「既」或「概」,要讀「究」;「攻訐」的「訐」讀「揭」,不讀「奸」或「干」;「霰彈」的「霰」讀「線」,不讀「散」;「造詣」應讀如「措藝」,不讀「做旨」。

重蹈覆轍

一個常被誤讀的字是「蒐」。官員和議員們都很喜歡用「蒐集」一詞,而往往把它讀成「『愧』集」。「蒐」應讀「收」或「首」。按《新華字典》,「蒐」同「搜」;「蒐集」和「搜集」,音義都沒有分別。「蒐」是會意字,不是形聲字。

無疾而終

我忘記了哪一位哲學家說過這樣一段話:死亡最可怕的,是當一個人知道自己的死期。所以,讓一個死囚知道他的行刑時間,是對他的最殘酷的懲罰。電影《人鬼情未了》裡的男主角,糊里糊塗地、突如其來地從人變成鬼,身邊的人自然十分傷心,但他本人卻免除了預知死亡的痛苦。

逝者如斯

那年10月,我到北京出席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預備工作委員會會議,在酒店裡見到魯平,向他打聽談判的進展。當時沒有其他人在場。魯平說:「我相信談判可以成功。現在只剩下兩個問題未解決,在這兩個問題上我們都是可以讓步的。」魯平說時,喜形於色。

誰知過了一個月,第十七輪會談結束後,英方宣布雙方不能就問題達成協議,談判就此中斷。彭定康隨即啟動落實他政改方案的立法程序,中國政府宣布按該方案產生的機構不能過渡到1997年6月30日之後,直通車於是告吹。

心算日曆

如果要計算的日子屬於上世紀某年,有一條簡單的法則:上世紀比本世紀後1天。假設本世紀某年某月某日是星期一,那末100年前的同月同日就是星期二。例如今天是5月4日星期一,100年前即1915年5月4日,就是星期二;用上面的方法推算下去,1919年5月4日,即「五四運動」爆發當天,是星期日(1916年是閏年)。用同樣的辦法,可推算得1949年10月1日,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日子,是星期六。

諧音成語

諧音成語氾濫的現象也見於內地,並且在語文工作者當中引起了激烈爭論。有人堅決捍衛正字,對諧音成語表示深惡痛絕,認為是「語言污染」,會誤導公眾特別是青少年,必須嚴加禁止。但也有人高度評價諧音成語的創意,認為諧音成語令語言增添姿采,是一種語言藝術;而且舊詞新用、舊語翻新、語意延伸甚至原意改變,在語言的發展中十分常見,無可厚非;例如流行成語「逃之夭夭」,就是篡改《詩經》裡的「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