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AM730》鈺成其事

智慧典範

聖誕節快到,談談耶穌與政治。耶穌是不是政治活動家?對於這個問題,神學家們有不同的見解;由於當中涉及宗教與政治的關係,在教會裡也時有辯論。我沒能力也沒意圖對這問題作評論;我只知道,根據《聖經》裡的記載,耶穌具備了一流的政治領袖所應有的才能和智慧。

正確認識

佔領運動提出的要求,包括行政長官選舉要有公民提名,以及人大常委會撤回「8‧31決定」,都是中央政府不可能接受的。提出這些要求,完全不符合中央政府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詮釋。所以有意見認為,要令「一國兩制」返回正軌,防止像佔領運動那樣的亂局再發生,就要加強對香港市民特別是年輕一代的教育,讓他們正確認識「一國兩制」和《基本法》。

深刻反思

佔領運動落幕,各方面都在議論今後怎辦的問題。有傳聞說,中央政府已把佔領行動定性為「顏色革命」。果如是,這場顏色革命現在總算順利平息了;但類似的「革命」以後會不會再爆發呢?參與策劃、推動和組織佔領運動的人,現在正積極討論運動怎樣轉型、持續、深化;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也必須深刻反思、吸取教訓,研究應該採取甚麼切實有效的措施,防止「革命」再發生。

一場好戲

「所羅門的審判」這故事,給後人留下很多疑問。例如:故事中的兩個婦人,同住一間屋,同時生孩子,屋裡沒有其他人;兩個婦人之間有甚麼關係,兩個孩子的父親去了哪裡?她們的背景所羅門知道多少,還是一無所知?所羅門是否早就料到她們對「劈孩」會有甚麼反應?如果她們的反應出乎所料,所羅門有甚麼後着?最重要的是,兩個婦人的反應,能不能成為她們當中誰是孩子生母的可靠證供?這些問題引起很多後人的評論、分析和猜測。

爭兒故事

「所羅門的審判」是很多人熟悉的聖經故事。故事說兩個婦人帶著一個嬰兒來到所羅門王面前,兩人都自認是嬰兒的母親。原來兩人同住一間屋裡,各自都剛生了孩子不久。那天夜裡,一個婦人睡著的時候,壓死了自己的嬰孩。她半夜起來,趁另一個媽媽還在睡,拿自己的死嬰和人家的孩子交換了。天亮時,另外那個媽媽發現身邊的死嬰並不是自己的孩子,認出是另一個婦人的。於是兩人為爭孩子吵起來,告到所羅門王那裡。

切實可行

按中央政府的意圖,「8‧31決定」框架是要保障行政長官的人選必須愛國愛港。中央官員曾經清楚指出,要求行政長官候選人「愛國愛港」,並不是要排除所有屬於泛民或者某些政治派別的人。官員一再表示,中央政府相信香港的泛民主派「大多數是愛國愛港的」;官員又說,在《基本法》規定下,「無論是提名委員會的組成還是行政長官候選人的資格,都不是以政團或政治派別劃線,也不可能把任何一個政團或派別的所有成員排除在外。」

合理限制

幾乎人人都說,按照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提出的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方案,一定不獲通過,因為所有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都要投反對票。

泛民主派說要「真普選」,並把這要求解釋為選舉方案須符合「國際標準」。按照泛民當中比較清晰的論述,所謂「國際標準」,就是《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特別是其中 (b) 款的規定。該條文說的是公民應享有的選舉權和被選權;泛民議員不斷強調,其中的關鍵條件是選舉權和被選權「不受無理限制」。

伊于胡底

「佔領運動」已進行了兩個月。有「佔領」人士說,政府完全未有回應運動提出的要求,未有作出任何讓步,因此運動不能結束;有人更說,不但不能結束,而且要升級。上星期以暴力衝擊立法會的人就聲稱,那是「佔領運動」的升級行動。「佔領」不結束,政府不清場,這個局面將要怎樣發展呢?

界線模糊

上星期發生的衝擊立法會的行動,是一項帶著惡意、刻意使用暴力的集體行動。不論涉事者有甚麼背後動機,他們的行為已把他們定性為暴徒。

「佔領運動」延續了近兩個月,各「佔領區」大致平靜;其間出現過一些暴力事件,但主要是由人群結集的地方容易發生的事故所引起,如佔領人士和警務人員之間的衝突,或者兩組意見對立而情緒激動的群眾之間的磨擦,跟衝擊立法會這種非經挑釁、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力進攻行動,性質完全不同。事實說明,在參加「佔領運動」的市民和組織衝擊的暴徒之間,不應畫上等號。

顏色革命

在這個時候談到美國政治學者福山,不得不一提他對美國政府介入世界各地「民主運動」的看法。

福山曾經是忠實的新保守主義者,在國際關係問題上,主張美國要採取主動,在全世界推廣民主,維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利益。他與「新保」決裂,始於他反對軍事入侵伊拉克。他在2006年出版了《十字路口的美國:民主、實力和新保守主義遺產》一書,詳細解釋他為甚麼和「新保」劃清界線,同時就美國應怎樣重新制訂對外政策提出了他的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