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AM730》鈺成其事

問責團隊

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之初,承襲了回歸前的政府架構;整個政府除了行政長官一人外,都屬於公務員體系。當時有一種論調,認為公務員須嚴守「政治中立」,不應為政府的政策辯護,也不應為政策的成敗負責;這等如說,政府推行任何政策,所有政治責任就落在行政長官一人身上。這論調在回歸前不曾引起重視,大概因為殖民地政府無需講「問責」;特區成立後卻高唱入雲,成為特區政府施政的障礙。於是有人提出要設立「部長制」,在公務員體系之上引進一層「政治任命」官員,組成管治團隊。

行政會議

《基本法》說,行政會議是「協助行政長官決策的機構」,成員「由行政長官從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立法會議員和社會人士中委任」,只此而已。這些「規定」十分籠統,行政長官其實可以自行決定行會由誰組成、怎樣運作。

選舉制度

一樣的選民、一樣的候選人,在不同的選舉制度下可以產生不同的選舉結果。只要都是公開、公平、公正,各種選制度之間本沒有絕對的優劣比較,但不同的選舉制度對各種政治力量的發展確實會有不同的影響,所以難免成為各方爭議焦點。

五分之一

《基本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立法會議員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組成,但非中國籍或在外國有居留權(以下簡稱「外籍」)的永久性居民也可當選為立法會議員,不過所佔比例不得超過五分之一。

政黨政治

很多人都以為《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不可以是政黨的成員,其實這純屬誤會:《基本法》並沒有這樣的限制。(事實上,《基本法》完全沒有提及政黨,只在第23條提及「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只是香港立法會2001年通過的《行政長官選舉條例》,規定在行政長官選舉中勝出的候選人,須在當選後七天內聲明自己不是任何政黨的成員,並承諾在擔任行政長官的任期內不會加入任何政黨。

行政主導

英國人一開始管治香港,便設立了立法局,由港督兼任主席,議員最初也全是政府官員,後來加入由港督委任的非官守議員。一九八五年之前,沒有民選議席的立法局實際上完全由政府控制。立法局在憲制上雖擁有相當大的權力,但由於明顯的原因,議員都不會利用他們的權力和政府作對。當時的政府,是絕對的「行政主導」:立法議程全部由政府決定,政府議案從不用擔心不獲立法機關通過。

實事求是

民主是大部分香港人最相信、最願意接受的制度。但也有的人認為民主制度並不適合香港,不相信民主會給香港帶來甚麼好處。香港經歷了一段相當長的繁榮穩定但沒有民主的日子,而一些被認為是香港賴以成功的要素如小政府、高效率,都不是靠民主制度來維持,反而在民主政治的衝擊下可能會被削弱甚至丟棄。所以難怪有人擔心,民主會令香港失去固有的優勢,失去競爭力。

別無選擇

民主並不是完美的制度,但在今天的香港,我們已別無選擇。民主是大部份香港人最相信、最願意接受的制度。中央政府既已向香港人承諾,二零一七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二零二零年可以普選全部立法會議席,這承諾便不能收回,我們必須按這時間表去落實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