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鄭伯克段

18/8/2014   AM 730   《鈺成其事》
《古文觀止》的第一篇文章,是出自《左傳》的《鄭伯克段于鄢》,載述春秋時代鄭國發生的一段故事。
鄭伯是鄭國的君主莊公,段是他的胞弟叔段。他們的母親偏愛叔段,不喜歡莊公。在母親的要求下,莊公同意把一個大邑封給叔段。鄭國的大夫都提醒莊公,叔段封地過大,威脅君主;他的母親又有野心,必須提防。莊公卻安慰眾人說:「多行不義必自斃」,叫他們不用擔心。不久,叔段果然不斷自行擴張自己的封地。大夫們再三勸告莊公要及早處理,免生後患。莊公還是說,不用急,叔段如果造反,必然不得民心,自取滅亡。
 
段叔終於以為時機成熟,組織自己的軍隊,步兵戰車俱備,準備發動襲擊,奪取鄭國。莊公知道叔段要發動叛亂的日期,便說:「可以了。」於是出兵討伐。叔段手下的軍民都叛變了,叔段跑到鄭國邊境一個叫做鄢的地方,莊公前往追擊,叔段逃到國外,是謂「鄭伯克段於鄢」。
後人對莊公和叔段有不同的評論,其中南宋理學家呂祖謙的論文集《東萊博議》,對莊公大加非議。他評論莊公和叔段的文章,一開頭便問:「釣者負魚,魚何負於釣?獵者負獸,獸何負於獵?莊公負叔段,叔段何負於莊公?」他批評莊公對叔段是「導之以逆,而反誅其逆;教之以叛,而反討其叛。」莊公明知叔段有叛逆之心,卻不及早制止,故意縱容鼓勵他造反,然後把他消滅。所以呂氏認為,是莊公對不起叔段,不是相反。
這麼說,好像叔段只是受害人,無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其實叔段犯了最少三項嚴重錯誤。第一是不安於分,獲封大邑而不知足,還要謀朝篡位;第二是昧於實況,對莊公和自己的能力都欠缺正確的估計,以為自己可以打敗莊公;第三是對封邑管治不得民心,一要打仗,自己的軍民竟然立即叛變,弄得未戰先潰。
反觀莊公,不但精於謀略,而且善於了解情況,知己知彼。他對叔段一舉一動瞭如指掌,對形勢作了準確的分析。謀臣們擔憂焦慮,莊公卻氣定神閒,成竹在胸。他窺準時機,一舉把叔段鏟除;而且叔段謀反舉世皆見,莊公平亂出師有名,所以也贏了道理。(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