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份讀法

21 世紀轉眼已過了10 年。2010 年來臨,把我們帶進本世紀的第二個年代。2010 年的英文說法,一般人都會說twenty ten,而不是較累贅的two-O-one-O 或two-zero-one-zero。但是,剛過去的2009 年, 許多人會讀做two-O-O-nine 或two-zero-zero-nine。

曾鈺成:主席如球證 議員如球員

立法會議員和主席就像足球比賽中的球員和球證。香港的立法機關參考英國國會的制度,主席在主持會議時為了要保持公正中立,不偏不倚,故不會參與議會的辯論;而議員則可以在會議中就各項議題暢所欲言,表明立場。不過,議員和主席的工作亦有相同的地方,好像所有立法會議員,包括主席,都要負責輪流當值接見市民,聽取市民的申訴。

聽歌學發音

很多英文教師都會拿英文流行曲做教材,讓學生「聽歌學英文」。有的人會懷疑這做法的效果,因為歌曲裏使用的詞彙以至句子結構,不一定適合日常應用。事實上,「聽歌學英文」對學生的寫作或閱讀能力,裨益可能十分有限。不過,如果選擇適當的歌曲讓學生認真地聽甚至學唱,對掌握準確發音應是很有幫助的。

一字兩讀

大老山隧道申請加價,英文報章報道:“The operator of Tate’s Cairn Tunnel is applying to increase the toll at an average 5.9 percent for all vehicles. The increase would mean cars and taxis pay HK$15 per trip.”其中第一句和第二句都有increase這個字,但它在第一句裡是動詞,第二句裡是名詞。兩個用法有不同的讀音:動詞讀[ɪnˈkriːs],第二音節重讀;名詞則讀[ˈɪn.kriːs],重讀在第一音節。

曾鈺成:做錯事便要認錯

近日我在街上重遇一位我的舊學生。當年他上課時很頑皮,有一天更在課堂內大發脾氣,使我生氣極了,於是我狠狠地在全班學生面前大罵了他一頓。後來想了一整天,我心裏很不安,後悔自己罵得有點過火。翌日,我到課室上課時硬着頭皮,先向全班同學道歉,然後才正式開始講課。想不到下課後,那位同學竟流着淚對我說:『老師,對不起!』。其實,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不過,做錯了事便要認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我在之後的政治生涯中,常常也有想到這道理。

擦鞋仔字母

英文字母s加在名詞的後面,表示眾數,如dogs、cats;加在動詞的後面,是“第三身單數式”,如“He drives”,“She walks”。結尾的s有兩種讀法:一般來說,跟隨在濁輔音之後的s,讀濁音 [z],如 dogs [dɒgz],drives [draɪvz];跟隨在清輔音後的s,則讀清音 [s],如cats [kæts],walks [wɔːks]。

法文讀音

演唱會上,一曲演畢,如果觀眾反應熱烈,常會高呼“Encore!”“再來一首!”Encore成為國際流行的叫法,大概因為它簡單而響亮。這個字讀 [ˈɒŋkɔː] 而不讀 [ˈeŋkɔː],是跟法文的讀法。其他en讀作 [ɒŋ] 的例子包括entrepreneur(企業家)、ensemble(合奏)、entente(協議)、entourage(隨從)、rendezvous(會合地點)以及en route(在途中)等。當然,在大多數情況下,en作為重讀音節時,都讀作 [en],如enter、envy、render等。

曾鈺成:主持會議戰戰兢兢

其實我真的沒有甚麼魅力。現在於立法會內,分有兩大陣營:泛民主派及建制派,並以建制派的議員稍佔多數,約佔六成議席。在選立法會主席時,泛民主派及建制派都會各自派一位議員出來競選,我是建制派的候選人,可能是建制派的議員都選我吧。這有可能因為我是建制派議員中議會年資較長的一位,他們大概是敬老吧!

《唐吉訶德》和蚊

關、鄺、郭這幾個姓氏的英文拼法,在香港最流行的,是Kwan、Kwong和Kwok,都以Kw起頭。跟上次說的Ts一樣,Kw這字母組合在英文裡不會出現在一個字的開頭,只會出現在字的中間,分別屬於兩個相鄰的音節,如clockwork、backward、bookworm、parkway等。不過,Kw的讀音很容易準確拼出,所以英國人讀Kwan和Kwong等姓氏不會像要讀Tsang那麼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