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逝者如斯

7/5/2015   AM 730  《鈺成其事》

我和魯平見面,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1993年10月在北京。

彭定康1992年7月到香港出任總督。同年10月,他在施政報告裡公布他的政改方案,事前並沒有徵詢中國政府的意見,在公布方案兩星期後才到北京,跟魯平會面。那次會面氣氛惡劣,不歡而散:按魯平事後憶述,彭定康「甚麼都聽不進去,非常蠻橫」。會面結束,彭定康還沒上飛機,魯平就開了記者會,嚴厲批評彭定康單方面搞的政改是「蓄意破壞談判,對香港採取了極不負責任的態度」。他怒罵彭定康是「千古罪人」,成為人盡皆知的名句。
1993年1月,魯平再次抨擊彭定康提出的政改方案,指方案「三違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和中英雙方已達成的共識。他並警告,如果彭定康不放棄方案,就是破壞了兩國政府先前就香港「九七」前後政制發展銜接已達成的協議,推翻「直通車」的安排,即回歸前最後一屆立法局不能過渡為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

為挽救直通車,中英雙方同意通過外交談判,解決彭定康方案造成的分歧。談判在北京進行,1993年4月開始。談判進展十分艱難,因為雙方都有意見認為,「寧可沒協議,不要壞協議」。魯平口裡說的強硬,但他始終相信,能夠達成協議,保住直通車,對香港平穩過渡是最有利的。

那年10月,我到北京出席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預備工作委員會會議,在酒店裡見到魯平,向他打聽談判的進展。當時沒有其他人在場。魯平說:「我相信談判可以成功。現在只剩下兩個問題未解決,在這兩個問題上我們都是可以讓步的。」魯平說時,喜形於色。

誰知過了一個月,第十七輪會談結束後,英方宣布雙方不能就問題達成協議,談判就此中斷。彭定康隨即啟動落實他政改方案的立法程序,中國政府宣布按該方案產生的機構不能過渡到1997年6月30日之後,直通車於是告吹。

直通車翻了,有人捶胸頓足,有人額手稱慶。其後在北京一個酒會上,一位明眼人對我說:「你看,這裡有人如喪考妣,有人像娶媳婦。」我望過去,魯平是前者。離他不遠,有人肯定是後者。

機會如光陰流水,去不復回。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