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報章專欄

讓立法會議員到內地訪問

昨日的立法會會議上,議員劉慧卿提出一條關於「多名民主派人士」(包括十多名立法會議員)不能前往內地的口頭質詢。她問特區政府,有沒有評估這現象是否「有礙中港兩地之間的溝通和影響中央當局在港人心中的形象」,以及有沒有「促請中央當局盡快簽發回鄉證予現時不獲該證件的中國公民」。

「整體提名」和「事前溝通」

近日有「來自北京的消息」說,中央政府對香港日後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有新的看法:為要避免普選產生出一名中央不能接受的行政長官人選,中央希望與提名委員會有「事前的溝通」,並且認為提名委員會對候選人的提名,應是「整體性的」,不是現有的選舉委員會那樣,由若干數目的委員便可提名候選人(見《星島日報》五月二十二日A8版)。

老的不退 新的怎上?

在現屆立法會裡,民建聯、自由黨和民主黨(註)一共有三十一名議員,平均年齡超過五十七歲,其中有二十二名(即七成)從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開始便進入了議會,即到明年本屆任期結束時,他們已當了三屆。這些「三屆元老」,在民建聯的十二位現任議員裡佔了七位;自由黨的十位議員裡有七位;民主黨的九位裡有八位。這些元老,大部份其實在回歸前的立法局裡也當過一屆至四屆議員。當中最資深的,前後任期加起來已超過二十年。

柏聖文的情懷和智慧

臨近結束時,他說了一段與香港政制發展有關的話。這段話,卻似乎兩面不討好:他沒有表示支持二○一二年雙普選,所以沒有贏得「民主派」的喝采;另一方面,他又好像主張行政長官要由立法會裡最大政黨的黨魁出任,於是有「親中」人士批評他在鼓吹「西敏寺式議會制」,牴觸《基本法》。

提名不能無門檻

社會各方面提出的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差別在於候選人怎樣提名。《基本法》規定的「最終達至」的普選行政長官的辦法,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現在人們提出的方案,就是著眼於這個提名委員會:委員會由多少人組成?怎樣產生?要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需要得到多少委員提名?這就是所謂提名的「門檻」問題。

如何善用電影發展基金

政府決定撥款三億元成立電影發展基金,據報將直接參與電影融資,以協助重振香港的電影業。這並不是特區政府第一次為扶助電影業而設立基金。早在一九九九年,政府便撥出一億元作電影發展基金,但最終只用了一半,對業界幫助十分有限。二○○三年,政府又設立了五千萬元的電影貸款保證基金,業界反應也是未見熱烈,三年多來只為十一部電影提供了合共二千四百萬擔保費,而且大部分只是給實力雄厚的財團錦上添花,不能為真正有需要的中小型公司雪中送炭,香港的電影業仍一步步陷入低谷。

各有打算錯失良機

承認投了白票的泛民選委陳健民解釋,提名梁家傑,只是為了要有競爭的選舉;目的既已達到,便可以投白票。這道理很難說得通。「有競爭的選舉」的主要意義,按梁家傑本人闡釋,是要拿出政綱來比併。泛民中人一直強調,梁的政綱比曾優勝的最突出一點,是爭取二○一二年「雙普選」。如果泛民選委真的「合作無間」,便應該團結一致,支持梁家傑、支持雙普選!給他提名,卻不投他的票,算是甚麼支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