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報章/雜誌

樂做King Fisher 曾鈺成不「造王」 細說「十二人政改飯局」緣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近期頻頻搞「政改飯局」,惹來參選特首疑雲。曾鈺成接受本報訪問時笑言,自己已表明二○一六年後全面引退,「人家不相信,就由時間證明。」他自己不參選,那會否做「造王者」呢?曾鈺成坦言,自己並非King Maker(造王者),但的確有興趣做King Fisher(釣王者),希望可以創造一個平台,將有意競逐特首或問責官員的人「釣」出來,互相撞擊「埋堆」,組織管治團隊。

曾鈺成:書分輕重 思辨為先

曾鈺成在立法會大樓辦公室裏的紅木書架,古色古香,密密麻麻的放滿了中英文書籍。那邊廂,坐在沙發上的曾鈺成笑瞇瞇的拿他的電子閱讀器,笑言這才是他真正的書架。大讚電子閱讀器方便快捷之餘,曾鈺成說他現在看的書可分為兩類:無聊的和嚴肅的。他有所憂慮,若談無聊書的話怕不足為法。

香港民主藍圖 普選十問 曾鈺成:行政主導是神話

曾鈺成,從政時間已逾20年,近期經常說2016年就「收山」,但也因近期一些談及政府管治的言論,如塔斯佗陷阱,Perception is reality等,被外界持續列入特首人選排名榜。問他最初接觸民主的歷程,劈頭第一句是「唔知,唔記得」。數秒鐘後,「認真些想,當然係中英聯合聲明,同《基本法》起草那幾年」。他稱,當日「老闆」吳康民說,港人治港是港人民主治港,「英國人管香港,有自由法治繁榮安定齊晒,只是冇民主,要令回歸後的香港,以前邊樣冇,你們要有,就是民主」。

效彭定康提議 理順兩者關係 曾鈺成倡設委會溝通行政立法

政府決定明年1 月才宣讀新一份《施政報告》,事前卻未有諮詢立法會意見,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此舉沒必要地引起行政與立法之間的矛盾。他建議,政府可參考末代港督彭定康提議,設立政府與立法會事務委員會,讓政府與立法會不同黨派代表在工作層面上溝通,讓兩者關係較暢順。

曾鈺成:不會參選特首

am專訪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圖)早前公開為行政會議職能「把脈」,外界質疑他另有所圖,甚至揣測他為染指下屆特首鋪路,但他接受本報訪問時表明心跡,不會參選行政長官,下屆立法會選舉亦不會尋求連任,實行徹底「裸退」,他自言若有所求,便會有很多顧慮及包袱,更重要原因,是寧可他日塵歸黃土時,公眾對他仍保持幻想,勝過蓋棺論定質疑他「好唔掂」。

「不怕佔中怕政改原地踏步」 曾鈺成願當泛民中央中間人

身兼立法會主席的民建聯曾鈺成指出,如2017 年不能有普選特首,政制原地踏步,是最壞的事情,後果比發生「佔領中環」更嚴重,屆時市民情緒難以估計,他們或會感覺受騙,無論誰當行政長官也難以管治。他明言,無人能保證普選對香港一定好,但要打破現時政治悶局, 「出路只有普選」,現時建制派或民主派中, 想拉倒政改的大有人在。他籲兩方有心人能放下分歧,認為泛民與中央其實仍有商討空間,願意當中間人促成各界對話。

曾鈺成: 問責制運行不理想 最大政黨揀特首人選有掣肘

政府仍未就2017年普選方案展開諮詢,這極具爭議的議題已提前上演,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喬曉陽點名談余若薇起,意味4年後參與首場普選戰的「點將」前哨戰,已驟然而至。香港第一大黨民建聯自1992年創黨至2017年,剛好四分之一世紀,是否能有第一位特首候選人,兼參與普選,至今也不肯定。立法會主席兼該黨創黨主席曾鈺成接受本報專訪時稱,民建聯是應該要部署人選,但他指在現制度下,民建聯主要把精力、人才資源,放在選舉及議會上,旋轉門不暢順,打選戰「可以拍心口認叻」,但有幾多人懂得管理政府一個部門;他指問責制運行不太理想,甚至質疑是否根本走錯了方向。

曾鈺成論普選特首不能排除泛民入閘 李柱銘方案顯談判空間

中央與泛民在一七年普選特首問題上立場劍拔弩張,向來主張「大和解」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力圖拉近雙方鴻溝。他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如中央、建制派想設法把民望高企的泛民候選人排除在普選特首方案外,日後當選的特首勢難有效管治,「陳水扁當初選到,都有些人覺得是世界末日,但他一樣做了八年,如泛民特首能令香港繼續繁榮穩定,有何所謂?」他又相信中央與泛民立場並非南轅北轍,如李柱銘早前提出的方案如真是部分泛民所說的底,證明泛民也非不能接受預選方案。一七年普選方案的焦點,從來都是泛民能否入閘真參與。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已表明與中央對抗的人不能成為特首,泛民甚至認為不能以《基本法》訂明的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候選人,叫價極端。但曾鈺成相信如中央真的不願就政改談判,根本不用勞動喬曉陽花工夫;而李柱銘早前提出又撤回的方案,一樣符合《基本法》要求,相信雙方仍有空間討論,「李柱銘的方案,有些泛民話這個是我們的底來的,那麼早講出來做甚麼,這就證明不是預選不可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