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報章/雜誌

佔中之後訪談系列﹕曾鈺成 大時代裏的憂鬱

這次專訪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甫踏進他的辦公室,招呼未打、沙發未坐好,曾主席就洋洋灑灑地講述他最近就政改的睇法,能看出他在渴求通過政改一事上的積極。然而,筆者與他對談至近黃昏,從字裏行間卻又隱隱感覺到他的無力感。巨輪運轉,因因果果,人在當中其實可掌握的又有多少?以下專訪的各部分似是天南地北——從曾鈺成對政改、對中港關係的睇法到他前半生的故事,卻又相互映照。

曾鈺成方案 沿用八分一門檻 利泛民入閘

人大常委會對普選一錘定音後,泛民主派態度強硬,政改成事機會看似渺茫。一直力促政制向前走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未言絕望,會繼續盡力尋求共識機會,他並拋出一個提名程序前的入閘方案,建議沿用選舉委員會的模式,只要在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中取得八分一支持便可入閘參選,各參選人並透過電視辯論比併政綱,進行一場面向全港及中央的真正選舉,然後才讓全體提委決定誰人可出閘做特首候選人。他承認這個方案是讓泛民有機會參與,並回應泛民指人大決定「倒退」的批評,認為是「進步」並值得考慮的建議,但他仍未與泛民商討,坦言泛民現時「怒氣沖沖」,待佔中過後才找尋合適時機向泛民遊說。

稱政改原地踏步會雙輸 曾鈺成不言棄促重啟對話

人大常委會對政改的決定,令中間派失望、希望幻滅。過去一段日子一直力倡對話,曾多次做中間人拉攏各方出席政改飯局,又發起泛民、建制溫和派39 人聯署聲明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現時要爭取泛民支持令政改通過十分困難,但強調政改原地踏步,各方都是輸家,甚至打擊港人、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曾鈺成:政改拉倒 一國兩制難言成功

中央與泛民關係在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後更形繃緊,向來力主雙方溝通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接受本報專訪時坦言,如一七年不能普選特首,「一國兩制」也不能算是成功,中央及香港都要付上代價,「各方面都要明白面對如何的風險……失敗的代價相信好難付得起。」他再次呼籲中央、泛民重回中間溫和路,繼續對話。

「看不到曙光,但願是黎明前黑暗」曾鈺成:政改失敗難再試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如果政改原地踏步,香港日後便「好難再試」、再研究推行普選;如果行政長官不能有普選,普選立法會亦沒有希望,政制發展恍如斷了線,最終會令到中央以至市民對維持一國兩制的信心與堅持動搖。至於如何突破現時的困局?他坦言暫時看不到曙光,但願「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

曾鈺成憶當年 偷渡返廣州

數學和政治這兩樣東西,可說是風馬牛不相干,但當出現「曾鈺成」這三個字的時候,就立即把這兩樣東西串連起來——曾鈺成,這個名字見證了香江政壇的變遷,也擲地有聲的顯示了他的江湖地位;他除了是民建聯的創黨主席,更是率領建制派議員走進立法會的領軍人物;肩上勳章卓越,除了連續兩屆出任立法會主席外,更一度被指是競逐特首的熱門候選人,他坦言從教育界走入政界實非計劃內的事,只不過,他有一股牛勁,「一係唔做,一係就做到最好。」人人問他做特首嗎?他大笑:「不會,我決定這是(立法會)最後一屆了,未來兩年是我參政的最後日子!」然而,許多人都相信,這兩年的立會,肯定是「多事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