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政治解決 首要通過2017普選 激情過後 回歸基本點

2014年11月25日 《星島日報》專訪

佔領行動已持續了近兩個月,香港元氣大傷,後佔領時代何去何從?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要對症下藥,仍然是要從政改落手,形容通過一七年普選方案是政府在後佔中的「壓倒性」任務。他希望在民眾情緒稍為平靜過後,各方應手尋找如何在八三一決定的框架下,加強民主化的方案,起碼能有「階段性成果」,「鬥下去是各方都輸的局面。」

記者 :曾善璘

對於今次「爆」出佔領運動,曾鈺成指,事後孔明的看,這次佔領運動的核心問題,是相當一部分人對普選行政長官的期望和觀念,與中央政府有很大落差,這是事前沒有預計到的。他指,人大常委會在八三一下決定後,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翌日來港,他憶述,泛民主派議員當時高舉橫額,寫上「背信棄義」四個大字。他認為,這反映泛民對中央有很大的誤解。

對普選期望有落差

他解釋,泛民指中央「背信棄義」其實不成立,因為《基本法》四十五條,從來都訂明,普選行政長官必須有提名委員會,「當時(起草《基本法》之時)已講明,(提委會)要有把關作用,現在就是篩選」,「中央從來都沒有應承一個沒有提名委員會的行政長官普選辦法,怎樣背信棄義?特別是班後生仔完全不接受,估計不到這樣強烈。」

曾鈺成的第二個事後孔明,是中央與溫和泛民的期望落差太大,令八三一後引發的強烈負面反應、失望與憤怒。他指,在政府首輪諮詢之時,雖有激進泛民提出「公民提名」、「三軌制」等,但亦有不少如公民黨湯家驊在內溫和泛民,提出要遵守《基本法》,很用心的提出很多在《基本法》框架內的方案,但在八三一後,這些溫和泛民極度失望。

他認為,假若中央一早定下「零風險」的底,在首輪政改諮詢期間,港府若果能夠多點與溫和泛民溝通,講明北京心中的底,還有甚麼空間可再商討,做好期望管理,可能會減少溫和泛民的情緒反應,「現在就這班人被人笑自作多情。提一百個方案出來,全部丟棄,這個很傷的」,致使現在沒有溫和泛民願再拋出方案。

溫和泛民方案可討論

曾鈺成說,今次佔領運動的規模,各方面都大出意料之外,但情緒平靜後,大家亦要回歸基本問題。「有普選不等如萬事大吉,但沒普選,前景會好艱難」,若不能落實一七年普選特首,曾鈺成認為,對中央也不能不看成一個挫敗。對泛民來說,面對不可收拾的局面,選舉也不會有「着數」。

他相信雙方仍有意願處理好政改問題,「鬥下去是各方都輸的局面,我不認為是與其讓步,不如拉倒。」

曾鈺成希望各方能以務實態度,談出一個各方都有正面評價的方案,他認為在八三一決定下,仍有各種空間,「八三一(決定)只講了出閘的問題,出閘前沒有講任何東西」,能否在不收回八三一的前提下,增加「入閘」的民主成分?而且特首梁振英曾表明,今次政改不是終極方案,「爭取開放一截,一定比原地踏步好很多……而且這不是終點,可不可以提出一個時間表,爭取更理想方案?」對於湯家驊提出開放立法會普選的方案,曾鈺成認為都可以考慮,「二○二二有肯定的承諾,通過一七方案的誘因又會大了。」而他對於通過政改,仍然未絕望。

指外國領事親說贊成「袋住先」

曾鈺成在電視訪問中,曾稱自己看不見有外國勢力介入佔領運動。曾鈺成笑言,這番言論令他被自己的兄弟「鬧死」。但他透露,有西方國家的總領事曾向他表示,他們認為只要香港能一人一票選特首,怎也算是大進步,總比原地踏步好。在八三一人大常委會有決定後,甚至有多於一個的歐美國家領事向他表示,願協助游說泛民支持政改方案,「這又算不算介入呢?」

訪問剪輯發生誤會

對於被指與特首梁振英在外國勢力問題上唱反調,曾鈺成接受訪問時澄清,他在訪問中說「看不到外國勢力」後,其實還說到︰「有些國家發誓要在全世界推動民主運動,如果他們對香港的佔領運動一點興趣也沒有,就很奇怪。」可惜訪問片段雖有出街,但在剪輯了的新聞片段中,卻只留下他看不到有外國勢力一句。

他指,美國通過國會撥款予「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及其附屬的「國際民主研究院」(NDI)在各地推動民主教育,「他們當然要做嘢」。他透露,NED也曾跟民建聯合作,協助民建聯培訓人士參選,又與他們討論香港民主發展。中央決定○七、○八年香港不會普選前,民建聯修改政綱,摘下爭取○七○八年普選的內容,當時NDI的主管更即時聯絡曾鈺成,稱對民建聯十分失望,「當然我們不會理會……這又算不算外國勢力介入呢?」

曾鈺成又引述美國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舊作《十字路口的美國:民主、實力和新保守主義遺產》一書,把美國如何介入薩爾瓦多、尼加拉瓜、菲律賓、南韓、台灣民主發展,及中亞顏色革命的情況一一描述出來,「美國會否對香港佔領運動袖手旁觀呢?不過我又相信,他們介入的方法好參差。」

信政府願與泛民修補關係

泛民在立法會內全面展開不合作運動,立法會財委會至今仍未能通過任何一項撥款。但曾鈺成認為,泛民在「拉布」上也是有節制,並非完全「無譜」。他亦相信政府有意願與泛民合作,紓緩現時的緊張局面。

認為「拉布」有節制

曾鈺成認為,儘管泛民「拉布」,但最終大家也必須以市民、社會的利益為依歸,不能做一些嚴重地違反市民利益的東西,「立法會你看下,泛民都有節制的,不是完全無譜。」

他相信政府也有意願與泛民修補關係,政改僵局也可以改變。即使泛民與政府在財委會豁下的工務小組委員會大鬥法,泛民欲變動議程,先審議民生事項,但政府隨即抽起相關議程,亦無改曾鈺成的看法,「政府哪裏有選擇,我一早話了是這樣,大家一早已預見到?」他指政府別無選擇,只有抽起議程這選擇,「你叫我放那個就那個,抽走那個就那個?」他強調自己也主張泛民與政府溝通商討,「我都主張傾的,但『三堆一爐』這些,無得傾的。有得傾的一早傾了。」

082ed-a09001_1

2e564-a09003_1

20141125_ST_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