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報章/雜誌

曾鈺成的情意結

曾鈺成的氣質,在建制派中頗有些卓爾不群。許多他的反對者都說:「曾鈺成是傳統左派水平最高的一人。」依我看,在人們對左派政客的刻板印象中,他是一個難得有人味的人。他主持立法會,一靈未泯,偶爾能說兩句公道話。我對他印象最好的一件事,是他年過六十遇到第二春,能夠勇敢去追求,還在婚禮上大方對傳媒說: 「終於喝到人生的甜酒。」這令我覺得他起碼不是一個悶人。他的政論,乃至人生經歷,早已被其本人以及旁人書寫殆盡,在此贅述無益。我想通過傳統左派的歷史,以及他關鍵時刻的個人選擇,探討曾鈺成的價值觀。

談政治與退休生活 曾鈺成:在「?」與「!」之間

用「?」來形容他此刻的心境,最為貼切。訪問時,政改問題未解決,支持與反對的觀點南轅北轍,出路在哪?而除了政治問題外,這個「?」,也適合形容曾鈺成的個人生活,因為立法會主席任期於下一年屆滿,到時他就會退下來,訪談之間,他也表示,正在想自己應該或可以做甚麼。

曾鈺成籲中央 建溝通平台 勉強通過爭議大 剷除泛民有難度

政改戲劇性被高票否決,建制派在政改表決期間的內部通訊曝光,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被質疑居中指揮大局。面臨不信任動議的他倒也輕鬆,他接受本報專訪時笑言,「凡事有兩面」,政改「甩轆」加上群組通訊內容外泄後,社會少了緊張氣氛;加上建制派泄了氣,少了要剷除泛民,一舉拿下立法機關的雄心壯志,反更有利中央與泛民重建溝通關係,有助社會穩定。

專訪曾鈺成:放眼2047 研未來一國兩制模式

政改表決當日,立法會議事廳的表決鐘響起,有議員要求暫停會議,主席曾鈺成拒絕,大批建制派議員離場,結果議案只獲得8票支持,泛民28票反對,「袋住先」政改方案被否決,這一幕完全嚇倒議會內外的政府官員及全港市民。事後曾鈺成亦表示始料不及。無論如何,這一天肯定是香港未來發展的轉捩點,後政改時代的討論也開始湧現。

曾鈺成:普選爭拗礙京港溝通互信 政改倘否決 對一國兩制更難有共識

中央雖然強調「一國兩制」絕對不會改,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去年6月中央提出的白皮書引起社會很大迴響,內裏確實有些說法跟過往不同,而回歸17年,到最近才有中央官員指香港人錯誤解讀「一國兩制」、要再啟蒙;他認為,要解決北京與香港對「一國兩制」理解的分歧,須大家平心靜氣及在互信下,總結過去經驗並探討日後方向,然而普選爭拗一天未完,這問題一天便難以處理。

專訪曾鈺成(三):議會分裂因缺乏像司徒華的領袖

我以前當議員時,由於我是地區選出來,必須落區。落到區時常會聽到:「選舉才會見到你,選完之後又不見人。」又或者是:「又選舉了?為何又來呀?」好像我只是選舉才會落區。但現在我落區時,市民會說:「你這麼忙都來,真是親民。」其實我現在並沒有比以前更加忙,只是市民打開電視,看到我在主持會議,以為我好像由早做到晚。即使我到外面吃飯,也有人問:「主席,今日不用開會嗎?有空來食飯?」以為我連吃飯都沒時間,所以說我當主席是「着數咗」。

專訪曾鈺成(一):對雨傘運動的評價

去年9月,香港爆發了佔中運動(又名雨傘運動),是繼2003年七一大遊行和2012反國教運動後最大規模的政治動員。經濟學家曾預言會於佔中後浮現的經濟倒退似乎未見蹤影,反而近日恒指屢創新高,更一度升破28,000點。佔中過後,有人會認為是香港由盛轉衰的轉捩點,也有人覺得一代人已經覺醒,在政治動蕩的今日,我們應該如何審時度勢?本社最近專訪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分析這次重大事件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