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難兄難弟 曾鈺成

2015年8月19日 《東周刊》專訪

曾鈺成年輕時想成為科學家,在港大數學系一級榮譽畢業,卻放棄幾份美國大學的獎學金,到培僑教書,繼而從政,走一條沒預計過的路。「很多讀書叻的人後來都寂寂無名,就算我去了美國,也不一定有成就。」路雖跟當初想的不一樣,但同樣精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素來被視為傳統建制派的靈魂人物。他腦筋好、辯才佳,單看他最近為弟弟、前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被退休發放的連珠炮彈,便可知其功力,絕非省油的燈。

「我不是氣上心頭,細佬真的樂意退休,我無需為他發聲,只是客觀地覺得政府處理有問題,尤其令我不自在的,是說兩個局長表現不好,所以要炒魷!」口說沒嬲,但句句剁肉。

曾鈺成是家中老大,比曾德成年長兩歲,對下還有一個妹妹曾勵予。兄弟兒時瞓埋一張牀,讀同一間小學和中學,同樣受左派思想影響,理應感情深厚,可曾鈺成卻說不是。「可能自小父親對我很偏心,弟弟多少也有壓力。」兄弟間的無形較勁,令感情存在隔閡,但當弟弟出事,切肉不離皮的感覺,卻在曾鈺成心裏滋長。

「到赤柱監獄探他,兩個人有機會單獨傾偈,才感受到甚麼叫兄弟……」談到弟弟在六七年被捕入獄,他一度硬咽,紅了眼,難兄難弟之情,罕有地流露。

而令這個大哥最遺憾的,就是弟弟的成就,爸爸已沒機會看到。

曾鈺成與曾德成兩兄弟,一個在政壇縱橫多年,位至立法會主席;另一個則在傳媒筆耕,位至總編輯,繼而被前特首曾蔭權賞識,○七起擔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兩人多年來鮮有公開談論對方,直至最近曾德成被退休,身為大哥的曾鈺成終按捺不住,接二連三幫弟出聲。

「你信不信都好,我不是為他發聲,可以話我有感而發。如果說為他發聲,我諗他都不會高興,甚至說使乜我幫!」但曾鈺成仍然認為,今次的處理方法,對弟弟不公平。「一二年換屆時,曾蔭權問過他會否做多一屆局長,他說不做了,但曾先生說找人入政府不易,叫他留任,半屆亦可以,好讓新特首埋班後,再慢慢找接班人。」他坦言,特首梁振英也知道曾德成不介意提早離任,不明白為何不好好安排交接事宜。

「當年陳方安生也提早退休,就算外間傳她和董先生不和,都一齊出來笑笑口見記者,還擁抱一番啦。唔需要做到咁突然,令人覺得不是跳船就是炒魷。」

而令他最不滿,是有政府中人放風指曾德成因表現不佳才被炒。「不會說他做得好好,但他跟我說做了八年局長,未曾聽過來自特區政府,或來自北京對他的意見,從來無人跟他說:『德成局長,你咁樣唔係幾好喎!』」

曾鈺成最近猶如「曾德成發言人」,有關弟弟的問題,都由他代答,就連身邊朋友,也找他作傳聲筒。「有人叫我同細佬講聲多謝,說他以往很幫忙;也有人透過我想找他吃飯。」

曾鈺成九二年成為民建聯創黨主席,曾德成○七年才成為局長,他比弟弟行快很多步,但二人私下鮮有談及公事。「星期日有空會相約飲茶,天南地北甚麼都談,就是不談公事,因為各有公職,好知道分寸,有些事他不應說就不會說,我亦不會問。○七年曾蔭權邀請他做局長時,他有跟我傾過,但這些事一定要他自己決定。」

兩兄弟有傾有講的情景,曾鈺成回想起來,在小時候甚少出現。「兒時相處不太好,覺得有心病,長大後才明白,父母尤其是爸爸對我很偏心,可能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例如爸爸參加員工旅行、野餐等活動,都會帶我去,細佬就無份。」

父親曾照勤出身基層,是華商總會(中華總商會前身)文員,一家五口住在堅尼地城約一百平方呎的房間。五十年代,讀書是奢侈品,但曾鈺成三歲已讀幼稚園,四歲讀小一。「屋企無錢,細佬無得讀幼稚園,五歲才讀小一,記得阿媽喊過幾次話無錢畀細佬讀書。」

曾鈺成是父母眼中的叻仔,自小深得長輩厚愛。他記得當年麗的呼聲電台招募兒童播音員,母親帶着十一、二歲的他去面試,結果獲取錄,「跟杜國威一齊做廣播劇,做完節目會有錢,於是父母每天為我訂一支鮮奶做早餐,理由是我身體差。那是一件很奢侈的事,細佬和妹妹都無得飲。」

儘管他得到父母寵愛,但少不更事,總不知足。「細佬自小高過我,好多人讚他靚仔,但無人讚我,我很妒嫉他,亦覺得阿媽錫細佬多些。」他笑說。

曾鈺成自小成績優異,五八年小學會考考獲全港第一名,升讀聖保羅書院。「學校通知爸爸,會在早會上向全校宣布這個消息。早會不讓家長出席,但他一早來到學校外面,隔着圍牆聽宣布,之後他到處對人說,家裏出了個狀元。」

曾德成的成績也不俗,但與哥哥相比,自然失色。「好似很多榮譽都放晒在我身上。」曾鈺成愧疚地說。

年少的曾鈺成牙擦擦,心底裏亦有種較勁心,不懂甚麼叫兄弟情,所以跟弟弟甚少交流。這種隔閡,直至弟弟出事後才消除。六七暴動期間,十八歲的曾德成在聖保羅書院派反英單張被捕,最終被判入獄兩年。曾鈺成沒想過,出事的竟是弟弟。

「小時候我很內向,亦很喜歡跟長輩拗頸,很寸,出街玩會跟其他小孩打架;細佬反而隨和,人緣比我好,很多人都鍾意他,所以沒想過他會出事。」當年已考入港大數學系的曾鈺成,一夜間長大,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切膚之痛。

「弟弟出事後,有段時間不在家,開始覺得他做細,屋企對他的照顧好像不夠。」六十八歲的曾鈺成見慣不少風浪,但提起弟弟鋃鐺入獄,他一時感觸,眼泛淚光,哽咽說:「一個月頂多探一次或兩次,有機會兩個人單獨傾偈,才感受到甚麼叫兄弟……」

他平靜約十秒,才能繼續說:「係囉,兩兄弟開始傾得深入,就是到赤柱監獄探他的時候。」

弟弟入獄後,曾鈺成體會到人情冷暖,他的幾個補習學生,都不再請他補習。「細佬出事前,一些和我意見不同的同學仍會跟我討論,但出事後,他們見到我就會靜晒,有些還會走開。」

遭人白眼,自然不好受,但他從沒有覺得弟弟是負累。「我都是這種(左派)思想,家人都將入獄這件事看成是一種光榮,而不是可恥。」

曾鈺成六八年大學畢業後,到培僑中學教書,由老師做到校長,九二年加入政壇,成為民建聯的創黨主席,經過多場選舉洗禮,終於坐上立法會主席之位。至於曾德成,出獄後獲《大公報》聘用,由記者做到總編輯,九八年獲時任特首董建華委任為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始有機會進入政府權力核心。

「細佬很少拋頭露面,但爸爸經常擔心他出事。相反我很多時做錯事,爸爸卻盲目護短,總覺得我一言一行都是好的。如果我是弟弟,都會認為阿爸咩都覺得大佬啱晒,自己就乜都唔啱。」他形容父親為自己最忠實的粉絲,他發表的每一篇文章,有關他的報道,父親都不會錯過。

「如果有人對我有負面批評,他就會好不值咁鬧人;地區辦事處開幕,他便興高采烈來參觀;我選舉失利辭去民建聯主席一職,他比我更失望難過。有時回想,爸爸對我的痛愛,也會對弟弟造成一定壓力。」

曾父○五年因膽管癌逝世,十年來一直令曾鈺成耿耿於懷的,是爸爸沒法看到弟弟當上局長的成就。「如果爸爸仍在就好了,可以讓他見到這個細仔都是人才,終於有人賞識,相信細佬都有同樣感覺。」他感慨說。

這些年來,曾鈺成都沒有將對弟弟的愛宣之於口,選擇保留心中;曾氏兄弟,最親密的行為不過是單獨飲餐茶,然後談天說地,幾十年來,連一個比較深情的擁抱也沒有。

「頭先講咁多關於弟弟的事,我怕他知道後,唔知開唔開心啊!」曾鈺成說罷,面容有點尷尬,似乎害怕弟弟會嬲。

他的辦公室,擺放了不少跟太太和外孫的合照,惟獨不見弟弟合照。兄弟之情,或許不需要一件物件去證明,行動已說明一切,意會心中。

與CY的密偈

曾鈺成自○八年開始任立法會主席,他坦言上任之初,就有知情人士問他,「點解同曾蔭權咁好傾?」

他解釋,上任前曾請教前主席范徐麗泰,跟特首應保持甚麼關係,「范太說不會經常跟特首溝通和見面,以保持行政與立法之間的獨立,但我嘗試另一種做法,就是跟特首或議員保持融洽關係,刻意多接觸和傾偈。所以如果曾蔭權對我有意見,可直接跟我說,但我都沒怎樣聽到。梁先生我都這樣說,我不會有芥蒂的。」

最近他透露,政府高官以至特首梁振英均對他有微言,不滿他容許泛民拉布。問他與梁是否無偈傾?老練的他又想出另一答案:「有,傾旅行。他去過三次馬爾代夫,頭兩次都跟我說好正,但我唔搭得船,不敢去。他今年新年時去第三次,回來跟我說搵到一間酒店只需五分鐘船程,我應該應付得來,所以十月復會前,會跟太太到馬爾代夫玩浮潛,都是CY介紹的。」

不談政事,只談風月,或許就是他們最傾得埋的話題。

豬的隊友 虎的朋友

曾鈺成早前在社交網站發帖,致函「豬一樣的隊友」,斥政府內部有人造謠抹黑兩位局長曾德成和鄧國威表現不佳,以為可堵住「跳船」言論。坊間瘋傳這名「隊友」是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曾鈺成不置可否,但他笑指這道上款,並非出自他手筆,「文是我寫,但上款是同事提議,我覺得幾有趣,便加落去。我很鍾意豬,對豬無任何歧視。」

曾鈺成屬豬,辦公室放了不少豬的擺設,但他認為立法會隊友一點也不豬,「他們各有長處和特點,好尊重他們。」但說到跟他最夾的,則是肖虎的人。「太太屬虎,堪輿學家都說豬和老虎很夾,出來做事亦遇過很多老虎。」他六八年到培僑中學任教,聘請他的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便屬虎;投身政界後,遇到的老虎更多,「程介南、李慧琼、葉劉淑儀和李柱銘都是老虎。」因此,其辦公室也不乏老虎的掛畫和擺設。

不是造王者

曾鈺成的去向,一向是外界焦點,他說過N次不參加一七年特首選舉,又說明年會退下火線,不選立法會。類似的言論,他早在○五年也說過,結果○八年還是參加立法會直選。今次當真?「你唔信就隨便啦,都安排晒,有人頂我個位了。如果仲有人質疑我出來選特首,這個一定不會是CY,他知道得最清楚,我不會成為他的對手。」

他計劃卸任後籌組智庫,為香港訂造一套治港政綱,以招徠有興趣參選特首的人,「那個候選人覺得啱用便拿去,可以是CY。他接受新華社訪問時,也提到政府要做多些,我也是這樣想,如果智庫成功出台,好大機會跟他合拍的。」

那智庫班底會否成為新一屆政府的問責官員?曾鈺成想鋪路做局長?「我不會做官,只是在智庫做研究。以美國的智庫為例,有些研究人員會加入政府,但不是成個智庫變成政府班子。我並非造王者,亦造不了,因為同意我們智庫政綱的人,也不一定選贏。」

曾鈺成沒有投資,只得一層樓自住。「九七年董先生做首份施政報告時買了樓,以為買得很抵,點知好快變負資產。如果當初沒太多諗頭,留在學校做到退休,有份公積金都幾好。」他笑言明年退休後,就要為生活籌謀。

20150824101957_00001

20150824102049_00001

20150824102049_0000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