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人生哲學 「享受才能做好」

2015年3月17日 《香港經濟日報》專訪

由校長變身議員,再高踞立法會主席之位,明年終於要退下來了。曾鈺成坦言,對人生從沒有規劃,不值得年輕人學習,但笑指:「我很幸運,從沒投過一份求職信!」

偌大的立法會主席辦公室內,曾鈺成娓娓道出他的人生哲學,「當你去到一個位置,就要盡量做好當下的工作。但要做到最好,就必定要發掘當中的興趣,要享受你的工作才能做好。但當你覺得是在『捱』,就證明你不適合,請放棄吧!」

初接任主席 稱錯漏百出

當年的港大數學系一級榮譽生,本來想往美國繼續升學,卻因美國學生罷課而延後計劃,轉往培僑中學任教,「我從沒想過做靈魂工程師,或立志要做一個好教師。但做了教師,就不想被罵誤人子弟,或被學生『柴台』。」

數年後,曾鈺成接手學校行政工作,直至有一天校長對他說:「我退休了,你做校長吧!」曾鈺成笑言,當時校長沒與自己商量過,而自己接任後又錯漏百出,情況就好像初任立法會主席時。

「范徐麗泰任立法會主席時,議會內只有社民連議員梁國雄和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但到我任主席時,獨立議員黃毓民入了議會,情況變成了『有組織搗亂』,所以有人都認為我主持不了大局。」曾鈺成不諱言,自己也不喜歡議會條例,但身在其位,只好努力學習,直至有人看到自己的努力,自然合作的人又會增加。

民望如摩天輪 起落難免

巧合地,會與曾鈺成合作的,正是被他視為「搗亂人士」的黃毓民。猶記得2011年5月,泛民議員在立法會內持續拉布,適逢曾鈺成生日,當時患眼疾而缺席會議的黃毓民,在休會期間送上蛋糕為他慶祝。或許,政治上真的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回顧20多年的從政生涯,特首之位,曾鈺成早已說過:「老了,不選了。」而下屆立法會,他也一概不選了,並指:「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被問到如果政府邀請出任公職又如何?曾鈺成隨即說:「年紀太大了,與其出任公職,倒不如再選立法會議員,駕輕就熟。」

由1992年籌組民建聯,至1998年成為回歸後首屆立法會議員,從政逾20年,曾鈺成受過挫敗。2003年七一遊行,曾鈺成因一句「50萬市民被誤導」,成為眾矢之的,更因而失去立法會議席。過盡千帆,曾鈺成看淡世事,「民望就像摩天輪,這刻是最高,下一秒就會跌下來。」

離開政壇 有興趣做主持

「當我不再在這個位置,你也不會找我訪問吧!」曾鈺成笑言,自己好有自知之明,一旦退了立法會主席的角色,也不可能常出鏡。

不過,曾鈺成坦言,不想離開政壇後就游手好閒,「對做節目主持有點興趣,現時一星期都會寫兩篇專欄,看看之後能否集結成書。」他形容自己是「死綫」人,要有規律地約束自己,否則只會把時間浪費掉。

對於政改方案能否通過,曾鈺成一直關注,並在個人專欄中多番提及。他形容泛民與中央,現時在玩兩車相撞的遊戲。

「你想想,兩架車正全力踩油對撞,雙方都覺得對方怕死,最後一定會轉軚,所以我就不轉軚,而且擔心對方看到我想轉軚,他就決定不轉軚,所以要讓對方看到我堅決不轉,將盡力直衝,才會令對方腳軟轉軚。」

泛民否定可傾談方案

曾鈺成分析,雙方都錯判形勢和對手,「從泛民角度,認為北京始終要通過,只要手執否決權,團結一致地捆綁就能集體談判,中央必定要接受他們的條件。」中央的角度又如何呢?曾鈺成指:「中央認為泛民一定知道過不到政改,對他們一點好處也沒有,就連立法會產生辦法也無法更改。中央覺得泛民最終也會屈服,所以無任何動機讓步。」他直言,現時雙方都有各自的計算,「一旦政改通過,中央還要想,之後普選如何投票,還有立法會產生辦法,開了門難再關門,但如果現時關了門,不用再商討,起碼可以拖一段時間。」他坦言,北京的判斷是「拉倒有拉倒的好」,至少聽回來的氣氛是如此。

至於泛民如何計算?「泛民內也無任何權威告訴他們,究竟做甚麼才能爭取到中央讓步,故除了不停重複要否決831人大決定外,並無第二句。」曾鈺成續指,現時泛民內也有人提出可傾談的方案,但立即就被其他泛民否定,如公民黨湯家驊、資訊科技界莫乃光、衞生及醫護界李國麟等。

「撬5票比撬15票更難」

政府將於5月正式提交政改決議案到立法會,現時要政改通過只差5票,泛民內的獨立議員均被視為「撬票對象」。但曾鈺成直言:「始終覺得逐票逐票撬是下策,撬5票比撬15票更難!」曾鈺成形容,如果真的有5個目標,等於將他們拉落大海,因其他泛民給他們的壓力一定很大:「相比2010年政改時,因為撬的是民主黨,起碼一個陣營頂住。你可以說,找幾個下屆不選的『轉軚』,但出來從政的,你不能要他放棄政治前途來達成整件事。」

曾鈺成再推論:「即使撬到5票,但泛民中大部分人繼續反對和攻擊方案,社會上繼續宣傳方案是騙人的,到時不需把『白票守尾門』寫在制度上,政治影響已浮現,會有很多市民反對方案,連帶整個選舉環境都變得很差。」

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引言中,提到港大刊物《學苑》數篇以港獨為題的文章,需要警惕。曾執教鞭多年的曾鈺成坦言,港獨不是單一事件,是近年醞釀出來的,源頭在2012年政府強推國民教育事件。

「必修國民教育 決定是錯的」

「要在學校設德育及國民教育,而且是必修科。作為一個在學校做了20多年的教師,我認為這個決定是錯的。」曾鈺成認為事情的本質十分複雜。「在中央角度,向學生多做,增加國家民族認同感方面的教育是正常的,但反國民教育掀起連串反彈,會令中央覺得,『國民教育都反對?』」他不諱言,香港從2012年,社會陷入不穩定狀態,某程度上觸動中央神經。

「那年,坊間開始有港英旗,矛頭開始從針對特區政府,指向西環中聯辦。當年首次有人在中聯辦大叫『中國人滾回中國!』而同年的立法會選舉中,也有候選人政綱是『反赤化』、『去中國化』。」曾鈺成推斷,是從那年起港獨的苗頭逐漸興起。他坦言:「港獨不成氣候是對的,因為如成了氣候,將會好大件事!」基於中央和特區政府對港獨的立場,要壓制火苗,否則意識形態將再度延伸,故必須引起警惕。

社會漸見撕裂 區會選情難估

說起2012年的國教事件,曾鈺成指,當時也很擔心會失議席,但在選舉論壇中從無迴避過國民教育的議題,所以泛民多了票,同時建制也多了票,可見當年社會已出現了撕裂和分化,兩方的意見也被催谷出來。

而今次佔領運動後,會否也出現同樣現象?曾鈺成徐徐回答:「政治裏面,一星期也嫌太長,但現時離區議會選舉還有大半年,離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更遙遠。其間會發生甚麼事,我們不知道,尤其是接下來半年,政改問題要攤牌,結果會令香港市民有何感覺、反應?現在真的很難估計。」曾鈺成認為,佔領運動以後,多了年輕人登記做選民,說要用選票表達支持民主,趕走建制派的意見:「我不知道會有多成功,但事實上年輕選民多了,對香港的政制發展也是好事。」

e6cc0-hket20150317hh001w_1

fc4fc-hket20150317hh002w_1

cbfeb-hket20150317hh003w_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