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香港民主藍圖 普選十問 曾鈺成:行政主導是神話

2013年8月7日《新報》專訪

2016、2017年政改諮詢前哨戰已掀起序幕,活在當下的這一代香港人,都有機會親歷一人一票選出特首的歷史時刻。在人人都可以發聲的氛圍下,本報將專訪不同界別的人士,由你我他闡述「一人有一個民主夢」,看清楚大家追尋民主的軌跡、當下最希望達成的願望,是否有許多共通點。「一人有一個民主夢」,在這裏由立法會主席兼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率先演繹。_採訪:梁碧珊  攝影:曾憲宗

曾鈺成,從政時間已逾20年,近期經常說2016年就「收山」,但也因近期一些談及政府管治的言論,如塔斯佗陷阱,Perception is reality等,被外界持續列入特首人選排名榜。問他最初接觸民主的歷程,劈頭第一句是「唔知,唔記得」。數秒鐘後,「認真些想,當然係中英聯合聲明,同《基本法》起草那幾年」。他稱,當日「老闆」吳康民說,港人治港是港人民主治港,「英國人管香港,有自由法治繁榮安定齊晒,只是冇民主,要令回歸後的香港,以前邊樣冇,你們要有,就是民主」。

九七前倡前衛方案

早前促成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出席立法會午宴,與泛民來一個「破冰」會面的他說,張曉明說得對,普選是經中央政府同意,寫入《基本法》內,《中英聯合聲明》也沒提到。在中央政府層面上,他的第一份工是港事顧問,「我是第二批」。起草及諮詢《基本法》時,「我有參加好多武林大會,寫過許多對《基本法》的建議」。他指,當年的武林大會,有不同背景的人,已有民主派、工商界,「我屬於中間派,最活躍是程介南,我當年有份參與及寫意見書。叫『38人方案』,由38個文化教育界組成的一個組織」。

按資料顯示,1988年出現的38人方案頗為前衛,是第二屆特首任內舉行全民投票,決定第三至第五屆特首改為經民主程序提名,由全港一人一票選舉產生。

對民主的概念,曾鈺成說:「當時普選一早已有,方案係講步驟幾耐實行普選,兩點共識,最終目標普選,第二是循序漸進。當年有些人指1997年就普選。」他謂,在起草及諮詢《基本法》期間,參與政制發展討論的人士都深信香港政制,要發展民主,當時只是構想設計一個制度,怎樣達致普選,亦沒有人感覺不應發展政黨,大家當時都在籌組政黨。至於民主理念,「你可以話當時想法係西方,以一人一票為基礎的民主制度」。

理想民主是好民主

當時想過普選與政黨關係嗎?曾鈺成答道,「冇,好少」,「個個相信政黨會與普選走在一起,沒有人質疑這道理」。在最近一年,對普選提出了「十問」(見表)的他,當時為何沒想普選來臨後又怎管治呢?「如果當時想到,就不會到現在咁論盡」。他稱,香港過去花了二十、三十年去爭拗,何時普選,快些或慢些,普選來到時會帶來甚麼問題,怎解決,基本上沒討論過。民建聯成立政綱也寫上了2007及2008年雙普,「當時想着會有直通車」。

曾鈺成稱,從全世界實行民主的國家地區看,民主不可保證有良好管治,不可保證消除各種不公平及社會矛盾,有民主的國家都有貪污腐敗、貧富懸殊及宗教等級矛盾。他稱,西方學者才有一說法,叫「好民主」,「俞可平說民主是個好東西,張維為說好民主才是好東西」,理想民主就是好民主,一個制度能產生良好管治、令社會更公平、使經濟繼續發展及民生繼續改善。

他稱,希望各方努力下,促成香港盡快有一個普選方案,「所謂真普選」,令大家安心一些,但在研究方案同時,也要研究實行普選所衍生的十大問題(見表),「行了普選,這只是政治發展一個新起點或新考驗,點保證民主成功,管治不是自然好起上來」。他建議,解決議題,包括特首與立會均是普選產生時,行政立法關係會怎樣,政黨角色如何。

曾鈺成稱,「行政主導是一個神話」,現時並不存在行政主導得到保證,回歸前可以有100%行政主導,英國的聯合政府佔去國會多數議席,也是行政主導。

他稱,但香港方面,無論特首有否政黨背景,「香港政黨多、細、在議會分散,如何保證實現普選後,特首在立法會有足夠支持票,管治架構點樣變」,「管治人才或特首班子在那裏找,3月當選,兩個月內周圍挖人,不是好辦法」,「將來有邊個政黨可佔議會多數議席」,「立法會選舉制應點改革,單議席單票制、比例代表制、大選區與小選區又如何,點樣才符合香港剛開始普選的階段」。

泛民「入閘」成政改關鍵

每人追求民主夢的目標可能不一,這一刻曾鈺成希望看到的,「是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是公平及為香港人接受」。他稱,如明顯不公平,也很難獲市民接受及泛民支持,如不讓泛民成員「入閘」,現實問題是立法會也通過不了。他謂,大家都知道政改方案的關鍵,「解決了那個結,大家就可安心」。他指出,如果建制派接受一個難爭取市民支持的方案,也將影響建制派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選戰,「呢個唔係只有我咁講」。

須公平選出特首

曾鈺成稱,希望2017年落實普選特首,否則,香港將出現壞局面,無法管治。另外,他認為,任何人想角逐2017年特首,都要打一場真選戰,通過一個真正、公平、公開及公正的選舉,贏得特首職位。

他續說:「而最重要呢,係拿出一個好的選舉方案,讓普選順利進行,還要為民主成功實踐做好準備。」曾指,不要假設有了普選,就會帶來良好管治,如果差了,當日反對普選的人就會說,「我都話了啦,普選會令香港衰」。

曾鈺成指出,「我不信普選一定香港衰」,但如甚麼都不做,「大安旨意只識嗌普選」,普選出現的問題不會自行獲解決。_新報記者

特首後補人選話:「我2016年收山啦」

經常被列為特首後備人選的曾鈺成,最近一句「塔斯佗陷阱」描述梁振英班子狀況,又引起外界關注他是否有意角逐特首,他接受本報專訪時都是那句:「我2016年收山啦。」他說,希望透過多年從政經驗,可以促成今次普選方案落實成事,這也要靠大家集體智慧,「自己做到幾多,就做幾多…‥,希望香港(普選)成功,我呢,仲有乜所謂。」

曾鈺成稱:「收山前,我會盡力而為,一是促成2017年特首普選成事,二是企喺個山仔上,大聲嗌,喂喂喂,不是一有普選就解決到,仲有好多問題,要研究做準備。」他表示,從政之初,參加過不少武林大會,就普選呢,「如係武林大會討論問題,我樂見其成」。

開闢新專欄寫時事

那麼,又回到問題核心,甚麼元素,才可令普選落實成事?他承認,泛民要真普選、可以入閘,建制這一面要堅守《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兩邊都啱,咁就好嘢」,兩者互不矛盾。

雖說2016年收山,曾鈺成剛在報章開闢新專欄寫時事,他不擔心有違「三不」惹立法會同僚微言,他稱:「我次次寫阿媽係女人,阿媽係女人,冇得拗。」問到是否已沒有包袱,他重申:「我已話咗收山。」

80342-a04002-15b15d

20130807_Daily_3

20130807_Daily_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