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協政治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這句話,有人認為是至理名言,也有人強烈反對。贊同這句話的人大抵認為,「政治」是要在互相矛盾的利益中找到平衡,沒有一方可以「全勝」,所以必須妥協。反對者則認為,「政治」就是要分清是非、正邪、對錯;「妥協」就是投降,就是放棄信念、出賣原則、背叛立場。

私人主導

發展新界農地的一個辦法是由政府收回私人擁有的土地,化零為整,全面規劃。不過,收回的土地只限於用作興建公共設施或者發展公營房屋等公共用途,而新界土地應有一部分由發展商興建私人樓宇。對於不能靠收地落實的發展項目,公私合作是切實可行的發展模式。

何必曰利

我們都讀過《孟子》裏這一段:孟子見梁惠王。王曰:「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許多人會認為孟子這段話今天不適用了:如果有一個「現代孟子」叫各國政府只講仁義,不講利益,誰會聽他?文在寅和金正恩在板門店的「世紀之會」,有可能只談仁義嗎?稍後特朗普與金正恩會面,各自想的不也是「有以利吾國」嗎?

轉移視線

有批評者認為土地大辯論是轉移視線,說香港根本沒有土地短缺問題,居住條件惡劣是因為內地來港移民太多,或者因為分配不均。但是,如果社會不討論土地供應,轉而討論他們提出的問題,可以找到改善居住條件的辦法嗎?

水深火熱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發表諮詢文件,展開「土地大辯論」。專責小組嘗試令公眾明白,如果所有土地供應選項都被否決,我們便無法增闢土地,市民的居住環境只會持續惡化,香港的經濟競爭力不斷削弱。

人類優勢

史蒂芬霍金除了擔心高智慧外星生物會給人類帶來毀滅性的災禍之外,對人工智能的發展也抱有很大戒心。他警告說,人工智能可能帶來人們不願看到的後果,例如生產自主武器、引發經濟災難,以及製造出具有自己意志的機器,與人類發生衝突。不少從事創新科技的人,都有類似的憂慮,尤其在「深度學習」出現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