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放到管

2014年之前,中央一再表示堅信港人能把香港管好。2014年白皮書的發表,是中央政府對香港政策的轉捩點:白皮書反映了中央對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滿意、不放心。中央不再像以往只講支持港人治港,轉而牢牢掌握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對特區的高度自治實行監督。

依憲辦事

近年中央政府有「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的說法。有評論指憲法在香港適用。但基本法有些條文明顯跟憲法裡的有關規定互不相容,兩者不可能同時適用。官方說的「嚴䅂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主詞都是中央政府。這句話應是中央政府的承諾,不會削弱特區的高度自治,更不會削弱港人按基本法享有的權利。

利在何方

中國政府堅持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歸根結底,是因爲國家領導人認為,實行一國兩制不僅對香港有利,更重要的是對國家有利。今天,香港對國家經濟發展的貢獻已大不如前;我們要問:香港維持原有制度,對國家有甚麼重要價值,足以令中央政府願意堅持一國兩制?

跟曾鈺成談曾鈺成 要為兩個「人」平反

人生充滿矛盾,亦常與遺憾為伍,70歲的人滿生積累的矛盾會否如幾何級數向上?

年少鋒芒甚至達狂妄地步的曾鈺成,稜角早已磨蝕,他卻自得其樂,目下享受「自然醒」的半退休生活狀態。回首大半生,功過難評說,路途上跌跌碰碰,嚥過苦、流過淚,胸臆間像有無法言喻的悲傷,與他細說前塵往事,他趁機為兩位人物平反,大抵也是為自己平反。

確保不變

香港回歸以來,一國兩制實踐「取得舉世公認的成功」,但香港今天仍有不少令人不滿的情況,受到來自各方包括中央官員的批評。這些情況,有的已長期存在,有的則是由一國兩制的實踐引發的問題;正確處理這些問題,才能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

無法調和

建制派以及支持建制派的市民,對拉布深惡痛絕。新一屆立法會開始,建制派便決心要修改議事規則以遏止拉布。這無疑是向反對派宣戰,換來反對派無所不用其極的還擊,導致無法調和的對抗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