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失控

陳黃二人不停高聲呼叫,我多次命令「兩位議員立即離開會議廳」,二人毫不理會,黃毓民更以挑釁語氣反問:「我不退席又怎樣?」當立法會秘書和數名保安人員上前要把二人帶走時,黃毓民突然從桌上檢起一梳香蕉,擲向主席台。

護身靈符

我認識了數十年的時事評論員劉迺強在《信報》發表《致曾鈺成公開信》質問我說:「在九月份的立法會選舉中,你和你的團隊,在港島選區,曾向選民作出一些競選承諾,包括我在內的選民,支持你這些理念,投下神聖的一票,把你送到立法會中當我們的代議士。我們有權要求你在未來四年,於立法會中發言、投票,落實你的承諾。」

三不承諾

大多數議員,不論建制派或泛民主派,都認為立法會主席不應公開評論政事,不應參加會議表決,認為這些慣例必須堅持。於是,我唯有順從議員們的要求,公開作出「三不」承諾:不參加民建聯黨團、不評論政事、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