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傳媒訪問

料中央難接受綑綁名單白票守尾門 曾鈺成倡提名程序增市民參與

針對2017 年特首普選,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無論「白票守尾門」或「綑綁式」名單,政治上獲中央接受的機會均不大。他建議集中討論於候選人入閘前、出閘後,怎樣增加市民在提名程序的參與程度;他又表示,感覺到中央在政改「下一步」問題上有軟化,惟中央亦沒可能承諾2022 年提委會由普選產生或取消提委會,冀各方在此問題上盡量尋求共識。

曾鈺成:政治解決 首要通過2017普選 激情過後 回歸基本點

佔領行動已持續了近兩個月,香港元氣大傷,後佔領時代何去何從?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要對症下藥,仍然是要從政改落手,形容通過一七年普選方案是政府在後佔中的「壓倒性」任務。他希望在民眾情緒稍為平靜過後,各方應手尋找如何在八三一決定的框架下,加強民主化的方案,起碼能有「階段性成果」,「鬥下去是各方都輸的局面。」

Politician sees violent end to HK protests

THE one man held in respect by both sides in a politically polarised Hong Kong is gloomy about prospects that the ongoing crisis can end in a “peaceful manner".

And one possible end-game that a sombre Mr Jasper Tsang Yok Sing broaches is of a “small-scale violent conflict" breaking out, possibly in Mong Kok, “giving the police a very good reason to take tough action". This is followed by an islandwide curfew.

曾鈺成:我們走進了一個惡性循環

作為傳統左派,建制派第一大黨民建聯的創黨主席,他的「愛國愛港」背景令中央放心。「六七暴動」時,他的弟弟曾德成曾因張貼標語被捕入獄,而曾鈺成當時從香港大學數學系畢業,放棄去美國留學的機會,加入整個社會已經聞之色變的左派學校(培僑中學)做老師,這段傳奇經歷在香港至今為人津津樂道。時隔多年,他也曾在接受採訪時公開反思,認為六七暴動給香港造成深遠傷害,而他們當時所追求的社會主義,也因為中國後來的改變失去意義。作為建制派中開明人物的代表,他2008年開始連任兩屆立法會主席,被公認為做事公允,講話誠實,一直致力於彌合泛民主派與建制派之間的分裂,頗得民心。在唐英年與梁振英鏖戰的2012年,連著名親泛民媒體《蘋果日報》都寫社論力撐曾鈺成,標題就是:《曾鈺成是下屆特首的最適合人選》。

曾鈺成:中央料將收緊港政策 港人遇硬抗爭愈強 恐惡性循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憂慮,持續多時的佔領行動很可能令中央對港政策日後收得更緊。他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一國兩制本身存在矛盾,必須靠兩地互信才能順利運作,但近年「反國教」等連串事件,卻令北京更加擔心。曾鈺成憂慮北京愈是收緊,港人的抗爭意識愈強,最終走入惡性循環。

佔中之後訪談系列﹕曾鈺成 大時代裏的憂鬱

這次專訪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甫踏進他的辦公室,招呼未打、沙發未坐好,曾主席就洋洋灑灑地講述他最近就政改的睇法,能看出他在渴求通過政改一事上的積極。然而,筆者與他對談至近黃昏,從字裏行間卻又隱隱感覺到他的無力感。巨輪運轉,因因果果,人在當中其實可掌握的又有多少?以下專訪的各部分似是天南地北——從曾鈺成對政改、對中港關係的睇法到他前半生的故事,卻又相互映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