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專訪曾鈺成(四):淺談過往特首的表現

2015年4月25日   《灼見名家》

記者:趙穎妍、馬文煒

曾鈺成主席在上幾篇訪問跟我們談對雨傘運動的評價香港管治問題以及議會分裂的原因,今次會跟我們淺談過往特首的表現。

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時,鄧小平提出香港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轉眼間,時間已過了將近一半,香港經歷三屆特首管治,是真的沒變,還是停滯不前?不同的人或許有不同的看法,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身為民建聯前主席,見盡回歸前後香港政界事,他又如何看回歸後的香港?

 灼:灼見名家記者

曾:曾鈺成主席

灼:回歸18年,香港經歷過三屆特首,你認為現在香港需要什麼人去當特首呢?商人、公務員、還是專業人士?

曾:什麼背景是另一回事。特首是一個政治領袖,首先要具備一個政治領袖的特質、基本條件。作為政治領袖應該要有一套比較明確的政治理念,即是你希望在你領導下的政府,將香港特別行政區建設成怎樣呢?在你領導之下,一國兩制應該如何發展呢?這需要一套很清晰的政治理念,這是第一。

第二,應該要有一個政治領袖具備的操守。作為一個最高決策者,一般人自然對你的為人、人格、操守要求高,要有一個比較嚴謹的標準。

第三,要具備一位政治領袖的技能、技巧。譬如公開講話的能力、與公眾溝通的能力、處理危機的能力;遇到變故時,你能不能夠給予周圍的人信心;你要懂得去平衡社會上各種訴求,然後當機立斷作出一個政治決定。這些是作為一個政治領袖或者作為一個政府首長需要具備的條件。

曾主席的辦公室裏,掛着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題的「虎虎生威」四個字。 (灼見名家圖片)

曾主席的辦公室裏,掛着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題的「虎虎生威」四個字。 (灼見名家圖片)

灼:你覺得三屆特首具備你所說的特質嗎?

曾:各人皆有自己的長處,當然亦有他們的弱點。過了去的兩位我想在這裏評論應該無傷大雅。董先生的理念明顯地是很清晰的,例如對於香港經濟要如何發展、香港於國家發展當中有何作用。國際上,亦即所謂全球化過程對香港有什麼機遇、挑戰,他都十分清楚。所以跟董先生談宏觀經濟問題,他很有見地。他在任特首時,亦有提出過一些理念和願景,但由於他並非從政出身,所以若要他說一番很有鼓動性的話,他缺乏這些經驗。

起初兩、三年他有一種很明顯的思維,覺得不應搞政治,但其實是錯誤的,他根本就位於一個政治領袖的位置,怎能夠不搞政治?加上他對於整個政府機關運作不是太熟悉,這個亦是他管治上不時有困難的原因。

曾先生剛剛跟董先生相反。他對政府運作非常熟悉,也知道很需要政治方面的工作,所以找到幾個人幫忙做所謂「政治化妝師」的工作,但他長期在公務員隊伍裏,似乎缺乏董先生那種願景,對香港經濟、社會發展的遠見比較缺乏。但他基本上可以做到和各方面溝通都不錯。

梁先生因為現在仍然在任,我就不好去評論了。

灼:2016年你便會卸任立法會主席了,你有任何計劃繼續為香港作出貢獻嗎?

曾:我不敢說為香港怎樣,我覺得整個香港對我都很好,過去十多二十年給予我很多機會。怎樣可以在仍然有精力的時候繼續做稍為有意義的事呢?我覺得我可以寫作,有機會的話可以做電台、電視節目跟別人討論時事。現在亦有大學的朋友跟我說開一科「議會程序/議事規則」,我說好呀,如果他們認為我能夠勝任,我樂意去做,因為我確實累積了好幾年這方面的經驗。我文又不行,武又不行,可能只剩「把口」去講點東西和寫點東西,將想法以及過去十多二十年從政的經驗跟年輕人分享。

灼:如果再有朋友鼓勵你出來選特首,給你足夠時間呢?

曾:我年紀太大了,我早已說過我不會選,而且我有個想法:寧可給別人有一個美好的印象——「曾鈺成他不出來選?他出來選可能很好的!」寧願繼續讓人有一個好的印象,比真正「傻更更」出來選好,選到後才發現原來做到一塌糊塗,不是嗎?

灼:謝謝主席你接受本社訪問。
(四之四,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