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規勸泛民 「袋住先」才有路行 政改倘不通過 天不會塌下來

2015年4月13日《星島日報》專訪

特區政府行將公布政改具體方案,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對政改通過未感樂觀,但認為泛民要「袋住先」才有路走,只有通過政改方案,泛民才有目標帶領群眾要求重開「政改五部曲」,否則中央只會「睬你都嘥氣」。若維持小圈子選舉,即使選出不受歡迎的特首,「市民都無仇報」,若能一人一票選舉,即使中央推出兩個「爛橙」,市民也可以用制度性手法表達不滿,比現在的選舉辦法進步得多。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表明,通過政改是「硬任務」,但多方消息都表明中央不會就政改讓步。曾鈺成認為,現在只能從泛民議員入手,釋除他們對「袋住先」就等如「袋一世」的疑慮。雖然《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表明,《基本法》已寫明選舉制度可以修改,不用甚麼承諾,但曾鈺成認為,張的說法承認,選舉制度仍然能改,現在問題只是,中央是否願意「畫公仔畫出腸」而已。

曾鈺成認為,現在最難解的結,是中央與泛民未去到要「攤牌」時刻,仍會企硬,「那一方面表現出心急達成協議,那邊就是心怯」,但就有如九三年直通車談判,九月中方仍有信心可以讓步,談判會成功,十月就已談判破裂,「企得太硬,會轉唔切軚,何況現在欠缺信任,很易錯誤理解對方立場。

撬票通過 難有好氣氛

他相信,若政府只打算「撬四票」,即使政改能通過,也難有良好的政治氣氛搞好一七年的普選,被撬走的四票會被視為泛民叛徒,特首選舉也只會被繼續罵為「假普選,真小圈子」選舉。較理想的情況是,有一至兩個泛民政黨,願意考慮即使不是最理想方案,但也不會把方案鬧至體無完膚。

他分析,只有「袋住先」,泛民政黨才能要求政府重開「政改五部曲」,取消功能組別,否則「特首選舉都未動到,(中央)睬你都嘥氣啦」。他又反駁,泛民指若通過了方案,就會給特首「假認受性」是錯的,若到時出閘的只是爛橙,當選特首的只有三數十萬票,「長毛(梁國雄)一樣可以話我拿百分之十的選票,你(特首)得百分之五都唔夠。」他仍相信,若中央不讓市民心儀的泛民候選人出閘,市民會憤怒,到時市民可用白票表達對選舉制度的不滿,透過制度性手法表達,比現在市民「無仇報」,只能上街發泄進步得多。

若政改被否決,曾鈺成指可能香港命運「合該如此」,管治情況短期更「曳」,重要政策、工程難以推行。政改通過不了,天不會塌下來,繁榮穩定如故,大家死咗條心,繼續行下去,屈服於現實。

料中央再調整對港政策

「一國兩制」在香港落實十七年半,從「港人治港」,變成今天的「全面管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當初大家對落實「一國兩制」想得簡單,以為中國富強,香港人必然愛國;回歸後經歷○三年五十萬人大遊行、一二年的國教風波後,中央都有調整對港政策;去年的雨傘行動後,商討政改已變得更困難,但他相信中央無可避免會再調整對港政策,「我未見到是甚麼」。

「一國兩制要成功,不是你話行,就會好成功行到條路出來,各方面好多努力,大家都要有相當高的智慧,才能實踐」。他指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提到治國問題時,也曾指「一國兩制」是一個嶄新,後來演變成一個重大的課題,「要成功落實,要深入研究一些窺訣,這方面過去是做得不夠。」

一國兩制落實存挑戰

他解釋,「一國兩制」不能憑過去經驗,需要花心思、工夫研究如何實踐。回歸之初,大家想得簡單,以為找中央信任的人任行政長官,公務員隊伍高效廉潔,一定會管得好。香港要甚麼,中央大力支持;只要中國愈來愈富強,香港人一定愈來愈愛國。但結果不是如此,香港對中央判斷,與中央對香港人的判斷,都有落差,發展到今天已對「一國兩制」落實,有相當大的挑戰。

他總結,回歸以來發生了三件大事,第一次是○三年七一的五十萬人大遊行,政府停推廿三條,之後更董去曾來。第二次是一二年夏季,一連串的反赤化、反國教事件,令政府擱置國民教育。第三次是去年的「雨傘行動」,每次事件都導致特區政府相當的管治困難。

他指,過去兩次事件都令中央對港政策有所調整,○三年後,中央成立了相當高級的「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由回歸初期的「不干預」,變成之後的「有所為」,之後出現了人大常委會四月的兩大動作,一是推出「政改五部曲」,二是宣布○七、○八沒有雙普選。到一二年國教後,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最後一次作十八大報告時,首次提到中央對港澳實行的各項方針政策,根本宗旨是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之後才是保持港澳長期繁榮穩定。 他指,中央與香港的不信任,不能指責發動雨傘行動的年輕人,更關鍵是政圈內參與政治演變過程的主要政治人物,大家都有責任。

縱辭主席職 不必辭議席

曾鈺成曾表明,如果要在政改投票,就會辭去立法會主席及議員一職。但曾鈺成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因為民建聯內部有意見,擔心他辭去議員後會少了一個議席,加上要保住一眾議員助理的飯碗,所以現在「不敢口硬」,說死自己一定會一併辭任議員。

曾鈺成表示,自己每次見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時,對方都會提醒,已預了他的一票,所以他相信一旦政改到了關鍵時,自己投票,無可避免。

他原預計,自己可先辭去立法會主席一職,再投票支持政改方案;但他後來發現這方法有操作問題,因他一辭去主席一職,必須先另選主席,才能繼續會議,建制派若再選第二個主席出來,卻又要投票支持政改方案,這做法於理不合。所以一旦他要支持政改,他會先投票,再因自己違反了不投票的承諾,而鞠躬下台。

但他現在仍考慮,是否一併辭去議席。他指若自己辭掉主席,卻仍坐在議員席上,有個別泛民議員也提醒他,如議員質疑新主席裁決,「話以前曾鈺成不是這樣裁(決)的喎」,情況尷尬。不過,他透露民建聯對他辭去議員一職有意見,擔心他一旦辭職舉行補選,在港島派出新人參選,與泛民一對一對決,會輸掉民建聯一個議席;他聘請的議員助理,日後也未必有人全數聘回,可能令員工早一年失掉飯碗。他同時要考慮民建聯的一六年選舉部署,因自己已向民建聯承諾,若一六年退下來,自己也會在選舉隊伍排第二,「我當然想好頭好尾,繼續做落去(不用辭職也可以過政改方案)。」

20150413_ST_1

20150413_ST_2

20150413_ST_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