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傳媒訪問

難兄難弟 曾鈺成

曾鈺成年輕時想成為科學家,在港大數學系一級榮譽畢業,卻放棄幾份美國大學的獎學金,到培僑教書,繼而從政,走一條沒預計過的路。「很多讀書叻的人後來都寂寂無名,就算我去了美國,也不一定有成就。」路雖跟當初想的不一樣,但同樣精采。

曾鈺成有一個夢倡效基諮會 設架構研2047

有人說2047是大限,香港要繼97後面對二次前途問題。回歸18年,「一國兩制」實踐過程矛盾頻生,熟讀毛澤東《矛盾論》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洞察中港若無共同基礎難以化解分歧,他期望把握時機,及早研究2047年後如何走下去,他更有一個夢,建議仿效當年起草基本法時,設立具廣泛代表性及官方認可的諮詢委員會,讓中央政府與香港人一同商議,但黃粱夢甫開口即被澆冷水,他承認目前未具備條件,但他亦預警,「剩下卅年,依家談論2047後香港點樣,唔係一個好遙遠嘅事。」

香港電台《香港家書》 – 讓泛民參與政府施政行政立法關係才有望改善

要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提高施政效能,不應把希望寄託在打擊反對派、消滅反對派。過去有一段時間我們經常聽到要包容的說法,最近似乎少聽了。對政府以及建制派來說,「包容」就是對反對派的包容,承認他們代表相當一部分的民意,看到在「一國兩制」的政策下,泛民主派應該佔有一個積極的地位。只有讓泛民,起碼泛民的大多數(中央官員不是說泛民大多數是愛國愛港的嗎?),覺得他們的意見受到適當尊重和重視,讓他們恰如其分地參與政府施政,行政立法關係才有望改善,施政效能才有望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