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傳媒訪問

香港電台《香港家書》 – 讓泛民參與政府施政行政立法關係才有望改善

要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提高施政效能,不應把希望寄託在打擊反對派、消滅反對派。過去有一段時間我們經常聽到要包容的說法,最近似乎少聽了。對政府以及建制派來說,「包容」就是對反對派的包容,承認他們代表相當一部分的民意,看到在「一國兩制」的政策下,泛民主派應該佔有一個積極的地位。只有讓泛民,起碼泛民的大多數(中央官員不是說泛民大多數是愛國愛港的嗎?),覺得他們的意見受到適當尊重和重視,讓他們恰如其分地參與政府施政,行政立法關係才有望改善,施政效能才有望提高。

曾鈺成的情意結

曾鈺成的氣質,在建制派中頗有些卓爾不群。許多他的反對者都說:「曾鈺成是傳統左派水平最高的一人。」依我看,在人們對左派政客的刻板印象中,他是一個難得有人味的人。他主持立法會,一靈未泯,偶爾能說兩句公道話。我對他印象最好的一件事,是他年過六十遇到第二春,能夠勇敢去追求,還在婚禮上大方對傳媒說: 「終於喝到人生的甜酒。」這令我覺得他起碼不是一個悶人。他的政論,乃至人生經歷,早已被其本人以及旁人書寫殆盡,在此贅述無益。我想通過傳統左派的歷史,以及他關鍵時刻的個人選擇,探討曾鈺成的價值觀。

談政治與退休生活 曾鈺成:在「?」與「!」之間

用「?」來形容他此刻的心境,最為貼切。訪問時,政改問題未解決,支持與反對的觀點南轅北轍,出路在哪?而除了政治問題外,這個「?」,也適合形容曾鈺成的個人生活,因為立法會主席任期於下一年屆滿,到時他就會退下來,訪談之間,他也表示,正在想自己應該或可以做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