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窄巷孤影

2018年7月16日 AM 730《鈺成其事》

我第一次參加選舉,是1995年的立法局選舉。我輸了給馮檢基的夥伴、民協副主席廖成利。敗選令我明白,要贏得地區選民的支持,不能到選舉前夕才「空降」到選區。於是我辭去了學校的職位,在深水埗開設了我的第一個地區辦事處,實行「落區」。

我很快便發現,整個深水埗都是馮檢基的支持者。那是民協的全盛時期,深水埗區議會的議席,民協佔了過半。我在地區裏搞活動,參加的街坊都以為我是馮檢基的職員,問我,馮議員會來嗎?有一次,我的辦事處為街坊量血壓,一個排隊輪候了好一會的婆婆問辦事處工作人員,馮議員在嗎?工作人員告訴她這裏不是馮議員的辦事處,婆婆滿臉失望,竟站起來走了。

1998年,回歸後第一次立法會選舉,我在九龍西參選。我家訪時,有些街坊對我說,你也不錯,但我們一直是支持馮檢基的。我說:這選區共有三個議席,馮檢基肯定贏得一席,你投不投他沒有分別;你的一票投給我,我便有機會和他一起進入立法會。結果我贏了,馮輸了。聽說很多街坊傷心落淚;有人在街上碰見我,對我說:我們給你騙了,以為馮檢基必勝,把票投給你,結果讓他輸了!

2000年的選舉,馮檢基成功返回立法會。但除了他之外,民協再沒有第二人贏得立法會議席;民協在立法會裏一直是「一人黨」,直至2016年馮檢基再度敗選。在很多人眼中,民協就是馮檢基,馮檢基就是民協。或許他自己也一直這麼想。

可是,他現在離開民協了。他說,他看到政黨跟政府理論沒有作用,因此決定退出政黨,組織壓力團體,聲稱這樣「向政府打出去的一槌能更有力」。這說法十分奇怪:民協本來就是由壓力團體蛻變出來的;如果沒有民協,馮檢基可以馳騁政壇三十年嗎?

馮檢基不是第一個離開民協的資深成員、核心分子;在他之前,活躍於地區上和議會裏、曾跟他一起在民協並肩打拼的戰友,陸續離開了民協的,不下三四十人,大多是不歡而散,有的更反臉成仇。

他出自傳,取名《馮檢基那一條窄巷》,很對;有詩為證。詩曰:孤身迷窄巷,老眼望青雲。左右求同路,三旬有幾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