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事務

就立法會會議因不足法定人數而休會會見傳媒(2015年11月5日)

 

很令人遺憾,立法會會議因為在會議廳內不足法定人數而「流會」。這件事對公眾來說,當然覺得要直接負責任的,是沒有留在會議廳內參加會議的議員。那麼,(要負責任的)亦包括我在內。在「流會」的時候,我也不在會議廳,我也欠公眾一個交代。

我的情形,正如大家知道,我作為立法會主席,不似其他議員在會議進行期間,可以在任何時候離開會議廳。所以每一次會議,我都會跟內(務委員)會主席事先做好安排,大家約定一個時段,由內會主席代理立法會主席的工作,那我就可以離開會議廳,辦理其他事務。今早,我跟梁君彥議員一早約好,於11時至11時半,由他接替我主持會議。所以我在大約11時左右離開了會議廳。

在過去一段時間,我知道因為經常有議員要求點算法定人數,有很多議員在召喚議員的鐘聲響起後,在很遲,很接近(限時的)15分鐘時,才回到會議廳。所以,雖然梁君彥議員接替我,我離開了會議廳,我亦會留意著會議廳內的(議員)人數的情況。如果傳召鐘響起時,到14分鐘依然未夠人,我都會返回(會議廳)接替梁君彥議員,使(議員)人數至少增加一位。

在過去的這幾天,我都這樣做。但是剛才,第一,在(傳召)鐘聲響起時梁君彥議員來接替我,所以我離開時,沒有注意到那15分鐘已經過了幾分鐘。第二,一般來說,我在自己的辦公室工作時,辦 公室的同事會替我留意著時間,至逾13分鐘時便會通知我,我就會準備返回會議廳。但剛才的情況,我正與我辦公室的同事討論問題,處理一些文件,處理一些約會,與同事談論著一些問題。因此,大家都沒有注意到傳召鐘這麼快便停了,所以我便趕不及返回(會議廳)。這方面,我會警惕。

但我還想指出,如果純粹將這次「流會」的責任,放在這一次不在會議廳的議員身上,亦不是一個很公道的做法。因為這一次沒有在會議廳的議員,不一定是(留)在會議廳時間最少的議員。

昨日,由於響起傳召鐘一共有十多次,我們用了超過3小時等待議員回到會議廳。今早,我們的會議只是召開了個多小時,但已響起了4次(傳召)鐘,(這)連同造成「流會」的那一次,用的時間接近1小時。那即是說,昨日9小時的會議和今早兩個小時的會議,在這11小時裡,有4小時是在響傳召鐘等待議員,是浪費了。這不單影響了會議的進度,而且這些時間亦是議員應該履行他們的職責的寶貴時間。有人認為,我們應該要求所有議員在任何時候都要坐在會議廳裡,但我以前曾多次向公眾指出過,這並不是我們的議會文化。熟悉立法會運作的傳媒朋友都知道,歷來都有許多議員在大會進行時,有其他的職責要去履行,譬如有些議員在會議進行期間,跟官員約會,與選民約會,或者他個人作為議員,可能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處理而需要離開會議廳。只要他所負責的環節,例如輪到他發言,或者要提問,要動議,或者要表決時,他準時返回會議廳,他就是履行了職責。這都是歷來香港立法機關的議會文化。

現在,因為議員有特殊原因,經常利用(會議有)法定人數的要求,要求點算人數,使這項議會過往的習慣受到很大的挑戰。我們在第五屆,即現屆立法會,已經由於法定人數不足而多次流會。即使不是「流會」,大家都知道,經常響(起傳召)鐘,等議員回來,的確是浪費時間的,所以這個情況,是非常不理想的。我曾經不止一次建議(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研究可否避免這個問題,一直繼續造成這麼大的困擾(的問題)。但是很可惜,到目前為止,我們仍未研究到一個辦法,一個大家都接受的方法,又符合《議事規則》和《基本法》(的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我聽聞有議員因為對財(務)委(員)會的一些處理不滿意,用他們的說法,(點算人數)是一種報復的做法。我希望他們明白,所謂「報復」,受到「報復」而損失是甚麼呢?是整個議會的工作時間,是整個議會在市民心中得到的尊重,也是社會和市民的利益受到損害。所以,如果議員認為這是一種報復行為的話,我希望他們再想清楚,他們所打擊得到的,不是甚麼,而是議會本身,是議會要服務的市民。我希望他們再重新考慮他們的做法。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