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強人政治

30/3/2015   AM 730    《鈺成其事》

按李光耀的自我剖析,他不講哲學、不信理論。「我把事情辦好,然後讓其他人在我的成就中總結出原則來。」他自負地說。

李光耀信奉甚麼?答案只有一個:權力。他說:「我學懂甚麼是權力,比毛澤東寫『槍桿子裡出政權』還早得多。」令他對權力有最深刻體會的,是日本佔領新加坡的三年半。他憶述,在那段時間裡,他看到權力是甚麼,看到權力跟政治與管治怎樣走在一起,同時也明白到被困在權力下的人們怎樣求生。他說:「我和我的資深內閣成員,在回顧我們管治新加坡早期那段緊張的日子時,都覺得從(日佔時期)那嚴苛的課堂裡學到的東西讓我們受用不盡。我們常會遇到流氓,如果不是已經學會了行走街頭的本領,就會被欺負。」

李光耀的管治方法是怎樣形成的呢?他說:「我的想法既來自我的性格,也來自我的人生經歷。一連串不能預見、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令你覺得天塌下來,這就是我的遭遇。」「我從沒有想到日本人可以統治新加坡,趕走英國人。但他們做到了,並且殘暴地對待我們,包括我本人。」「日本人給我作了示範;英國人先前卻沒有,因為英帝國發展到後期已不需要靠暴力統治。」

李光耀看到英國人使用印度的囚犯當勞工,在山上建了一座很大的督憲府,以「威懾人民」。他說:「我學會管治,學會像英國人那樣威懾人民,學會像日本人那樣使用權力。」

李光耀又說:「我們老一輩的官員們是在激烈的戰鬥中熬過來的,當中那些軟弱、遲鈍、膽怯的,早被消滅了。適者生存,我們是達爾文自然選擇的勝利者,具有強烈的生存本能。」

數年前,我到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跟院長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談論新加坡的管治。馬凱碩說:「只要李光耀長生不老,新加坡的管治便沒有問題。」談到香港,馬凱碩又說:「要解決香港的管治問題?辦法很簡單:找個『香港李光耀』就行!」

李光耀終究不能長生不老;他撒手人寰之後,新加坡的管治會不會出問題呢?香港沒可能出一個李光耀;但即使李光耀復活,用他的管治方法又能不能管好今天的香港呢?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