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論普選特首不能排除泛民入閘 李柱銘方案顯談判空間

2013年4月22日 《星島日報》專訪

中央與泛民在一七年普選特首問題上立場劍拔弩張,向來主張「大和解」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力圖拉近雙方鴻溝。他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如中央、建制派想設法把民望高企的泛民候選人排除在普選特首方案外,日後當選的特首勢難有效管治,「陳水扁當初選到,都有些人覺得是世界末日,但他一樣做了八年,如泛民特首能令香港繼續繁榮穩定,有何所謂?」他又相信中央與泛民立場並非南轅北轍,如李柱銘早前提出的方案如真是部分泛民所說的底綫,證明泛民也非不能接受預選方案。一七年普選方案的焦點,從來都是泛民能否入閘真參與。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已表明與中央對抗的人不能成為特首,泛民甚至認為不能以《基本法》訂明的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候選人,叫價極端。但曾鈺成相信如中央真的不願就政改談判,根本不用勞動喬曉陽花工夫;而李柱銘早前提出又撤回的方案,一樣符合《基本法》要求,相信雙方仍有空間討論,「李柱銘的方案,有些泛民話這個是我們的底綫來的,那麼早講出來做甚麼,這就證明不是預選不可接受。」

對抗中央料難當選

曾鈺成呼籲,中央應相信港人不會選出一個對抗中央,甚或認同外國勢力的人物當選特首,「如果那人是公然親英親美地對抗中央,香港人是否會支持他?如果香港人連擺到明(親英親美)都支持,就要諗諗中央對香港的政策是否出了問題。但我又不覺得是這樣喎。」中央在關鍵時刻,也可以動用手中的委任權,不任命對抗中央的特首。

選舉特首方法,直接影響其管治認受性,曾鈺成稱,若中央、建制派窮所有精力,排除泛民參選的想法錯誤,將令日後特首管治極為困難,「如果當時有個A小姐,民望很高的,成日都七、八十分的;有個C先生成日好低的,四、五十分而已。但到時個提名委員會話,對不起呀,我只准C先生這隻馬入閘,怎能呀?....你要考慮的是,真的到選舉時,有多少人會投抗議票?那時鍾(庭耀)博士又會搞一些模擬投票,你有你在投,我有我在這裏投,結果發現我這裏某某人高票當選,但你又無得讓我選,政治局面會怎樣?」這無疑付出的政治代價很高。

「大和解」是唯一出路

曾鈺成明白中央希望提高選舉「安全系數」,但他認為由泛民當選特首也沒問題,「陳水扁當初選到,都有些人覺得是世界末日,他也做了八年,結果現在要坐監啦。如果泛民管治得好,香港繼續繁榮穩定的話,有甚麼所謂?如果他不行的話,第二屆人家都不會選他。」何況他認識的泛民中,相信大部分也無意與中央對抗,「就算他們撫心自問都是這樣」。

政改向前走,曾鈺成仍相信「大和解」是唯一出路,他仍呼籲泛民「袋咗(政改方案)先」,「要一國兩制成功,中央不能長期與一些在香港得到相當多香港人支持的政治人物、團體,維持一個完全對立的關係。

我認為泛民,如果他們要長遠在香港發揮作用,扮演一定角色,他們也要有長遠眼光,不能長遠跟中央對立。」但中央當然也要理解民主黨在一○年支持了一向認受性不高的政改方案後,付出了相當大的政治代價,但如何拿捏一個中央與泛民都認為舒服的方案,「這就考我們智慧啦」,重點是雙方都要認同,一拍兩散、原地踏步是最壞的後果。

記者 :曾善璘、任秀群

「兩面不是人」代余若薇拆解

喬曉陽在深圳會晤建制派議員,曾經引述文章以余若薇(見圖)為例,指她若做特首,在出席國慶酒會及六.四燭光晚會時,會「豬八戒照鏡,兩面不是人。」曾鈺成則相信,泛民若要問鼎特首,必會同意「不與中央對抗」及「愛國愛港」這兩大條件,他說得興起時突然坐直腰板︰「我現在就可以替泛民候選人設計在記者 招待會的說辭。」

非定要參加六.四晚會

曾鈺成的模擬說辭是這樣的︰「我的原則我不會改變的,我是反對一黨專政的,我是支持民主的,我相信國家都應該都要民主。我過往對六四的看法,我講過的,我一句都不會收回。不過,我現在出來選行政長官,我好明白行政長官的角色,行政長官一定要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長官除了代表特別行政區外,也代表中央人民政府的,所以我一日在行政長官的位置,履行行政長官的職能的話,我是不能與中央對抗,我希望我的支持者也這樣理解。這不代表我放棄了我的政治立場。」

然後,他又扮演記者 自問自答︰「你們的行家就會問,將來的六.四燭光晚會你還去不去?」他再次投入角色代答︰「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只是其中一個表達方式,我不一定這樣表達。我想大家明白,有某些行為、某些活動,與中央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及行政長官的身分是不相稱的。這些活動我是不能出席的,希望大家明白……行不行呀,哈哈哈哈?」

喬曉陽為泛民「留了後路」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上月底會見建制派議員時,明言與中央對抗的人不能出任特首。當外間評論喬說法極為強硬時,曾鈺成卻不以為然,他指喬曉陽的說法並沒關上泛民參選的大門,只要泛民不做有損中央與特區的事,一樣可參選,強調如中央立場強硬,喬曉陽其實應該「慳番啖氣暖吓肚,用不着說這些話」。

對於一七年能否普選特首,政界濔漫着悲觀情緒。但曾鈺成兩度提醒,一○年政改前兩周,外間全都指政改是僵局,最終中央亦接納了泛民的建議,政改也是戲劇性通過了。

有好多空間可以傾

對於喬曉陽的言論被視為強硬,曾鈺成則提醒,喬曉陽講了三個「堅定不移」,而第一個,是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堅定不移,「你當佢得個講字?」曾鈺成認為,喬強調行政長官不能與中央對抗,要愛國愛港,「是話畀香港人聽,你選個人出來,與中央對抗的話,我唔任命得佢架喎,就係咁簡單....在這基礎上,有好多空間。」

而且喬已明言這不是一項法律要求,「他還開了道門,行動上如果你不再與中央對抗,不做一些損害國家與香港特區利益的事,是當選行政長官的那度門。」

曾鈺成解讀,喬的言論表明中央有意商討政改,「用心良苦、釋出善意,這些形容詞不用說。你想下,同班泛民無得傾,他用不着說這些東西,睬你都嘥氣,慳番啖氣暖下肚啦,用不着說這些話。如果(中央)話泛民無得玩架,諮詢時,中央一錘定音說無得傾,這樣已可。」而喬曉陽稱如不能確立「符合基本法及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及「不能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特首」兩大前提,不宜開展政改諮詢,他也認為喬不是為了阻礙諮詢,只是認為大家要先弄清概念,否則會令諮詢走極多冤枉路。

問責制待改善

曾鈺成雖然極力推動落實一七年普選,但也強調普選並非解決社會問題的靈丹妙藥,普選只能創造變局,「我們現在還有最後的藉口,甚麼貧富懸殊呀、官商勾結,都還可以話我們未有普選」,但如果普選落實後,香港管治更差,「還有甚麼希望?」所以各方要把握一七年之前的數年時間,思考如何改善政黨政治及問責制,配合普選運作。

曾鈺成表示自己「強烈支持」落實普選,但坦言若問他普選對香港是否一定有利,他也沒有必然信心,只是現在已不能走回頭路,「如果傾唔掂數、原地踏步,我想好多人都因此心灰意冷、有些人會好嬲。而保守的人,也可以認為現在甚麼都不用改變。」

三任特首非蠢也不壞

但他強調,香港管治困難,不能不改變現在制度,「三位行政長官,都不是認真蠢的人,也不是認真壞的人,但管起上來,好多都唔掂,這是制度問題。」

普選創造了變局,他強烈認為要好好把握一七年前的未來數年,研究管治制度上要如何配合普選後的特首管治。以問責制為例,他承認自己在制度剛推出時寄予厚望,「但現在行了那麼久,都要承認行得不是太好。」但問題是出於力度不夠,還是方向出錯,將來是要改良,還是改革制度,這些都是應研究的重點。

「選出來的一塌胡塗,其他人就會對你個普選失信心」,曾鈺成表示市民必然期望普選後的政治管治勝於現在,「只是行普選,保證不了管治一定能改善」,其他配套改善同樣重要。記者 任秀群 曾善璘

95515-130422e6989fe5b3b6-e8ab96e699aee981b8e789b9e9a696e4b88de883bde68e92e999a4e6b39be6b091e585a5e99698

20130422_ST_2

20130422_ST_3

20130422_ST_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