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 問責制運行不理想 最大政黨揀特首人選有掣肘

2013年4月22日《新報》專訪

政府仍未就2017年普選方案展開諮詢,這極具爭議的議題已提前上演,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喬曉陽點名談余若薇起,意味4年後參與首場普選戰的「點將」前哨戰,已驟然而至。香港第一大黨民建聯自1992年創黨至2017年,剛好四分之一世紀,是否能有第一位特首候選人,兼參與普選,至今也不肯定。立法會主席兼該黨創黨主席曾鈺成接受本報專訪時稱,民建聯是應該要部署人選,但他指在現制度下,民建聯主要把精力、人才資源,放在選舉及議會上,旋轉門不暢順,打選戰「可以拍心口認叻」,但有幾多人懂得管理政府一個部門;他指問責制運行不太理想,甚至質疑是否根本走錯了方向。 採訪:梁碧珊  攝影:曾憲宗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早前向外指出,曾鈺成仍然有能力在2017年問鼎特首寶座,曾鈺成即回話指,到時已年屆70歲,沒有想過。其後,譚指,如該黨沒人選,可支持友好參選。曾鈺成接受本報訪問時,問他懂到養生,可認真考慮,他答道:「講笑咩。」……「譚沒同我傾,我又沒叫他同我宣傳,得啖笑,人家不當真,千祈不要太認真。」

問李慧琼是否選特首

醞釀特首人選上,他着傳媒詢問譚耀宗、葉國謙或李慧琼,然後補上一句,「你問李慧琼有冇興趣選特首」。他指,距離特首普選尚有4年時間,從以往3位特首來看,那有4年前會得知誰是特首,「曾蔭權2005年當特首,2001年,你估係陳方安生,都不會估曾蔭權」。那現任特首梁振英已表明希望連任,曾回應稱:「我當然希望他可以順利參選。」

曾以2011年下半年回應黨內兄弟要求他出選特首訴求一席話,來道出民建聯在醞釀特首人選的困局。曾鈺成稱,當時答道:「喂,我不是對自己沒信心,我可能做到行政長官,但我做到,你們有幾多個人幫我做司局長,搵不到,那我點呀,沒班底點做。」他向本報稱:「民建聯執咩政,沒這樣的人才。」問責制其中標榜可有助培養政治人才,那不是有民建聯成員陸續當上問責官員,步伐是否比想像中慢?曾鈺成直指,當初對董建華提出問責制,至曾蔭權擴大它,都有些期望,「但行了起來,事實不是那麼理想」。

他續說,社會上現在包括泛民與建制派不少人,都認為問責制不是很成功,這是要正視的事實,「到底是因為起步階段,即前進發展中出現問題,抑或根本是走錯方向,現在要認真看是否要作改革」。不過,他指,目前政府及立法會首要是解決普選問題,「跟住好多香港管治問題,接着要解決,政黨角色、問責制改革,不是改善,(問責制)越來越令人感到有疑問」。

本港缺乏做官人才

他指,由於香港的制度,與其他政黨一樣,民建聯過去把精力、資源人才,放在競選及議會上,在現有制度,一位勝任當議員的,未必勝任當官員,掉轉頭官員未必勝任當議員,「將來行普選,慢慢旋轉門暢順些,現在看來則不是這樣」。曾指出:「選舉呢,我們可拍心口認叻,現在都識點打選戰,問我們有幾多人懂去管一個政府部門,或主持公共政策制度、扮演主要官員角色,仍然好缺乏。」

曾鈺成稱,再談民建聯執政已不實在,劉兆佳當年倡議的執政聯盟,也一直沒實現,「最保皇的民建聯,幾時成為執政聯盟一份子,當然不是;把政府過去十幾年管治問題,歸咎民建聯,話因為執政聯盟,我們民建聯兄弟好多不服氣。他直指稱:「政府制訂政策,我們參與幾多;我們想做的,政府又做幾多?不是這樣。」

期望京官泛民有溝通

中央官員與泛民在這一陣子,不斷對普選特首叫陣兼「鬥大」,又有佔中,曾鈺成早前已表明對普選方案「有幾多就袋幾多」。曾鈺成向本報稱:「我一向都是這樣說,應有方案實行到普選先,就最好,但也要是大家接受的普選方式。」他指,中央在基本法承諾香港有普選,又沒寫出普選的定義,「對我來講,呢個普選都要符合國際標準」,既然稱為普選,不能有自己另一套普選定義。他呼籲各界不要看到氣氛差,都斷定「冇得傾」,他希望主管港澳事務官員與泛民代表盡早坐下來溝通、接觸,打破僵局。

曾鈺成一向被指對政改方案甚有研究,他謂,雖然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25B不適用於香港,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所說的,「大家知沒有一個絕對約束性,你可以拿來說」;相反,如在設計方案,只談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會決定,可完全不理會普及而平等原則,「相信又不是」。他稱:「既然叫得普選,就不能有自己另一套定義……,不能去爭拗我們所講的普選,不是國際所講的,唔得喎!」

如何達至被選權也是普及而平等,他稱,國際間的選舉制度沒統一標準,就算英國公民被選做首相,都要有些程序,「戴卓爾夫人換了馬卓安,公民有發言權嗎?黨魁非一人一票選出;美國總統選舉,民主共和兩黨都有預選」。有人說這種預選不同,曾鈺成稱:「理論上可以話任何美國公民都有權被選上總統,但實際上是這樣喎。」

曾有信心談得攏

他以2010年北京與泛民商談政改為例,「去到好遲才有得傾」,當時建制派還參與起錨集會撐政府原方案,最後出現戲劇性變化(中央接納泛民方案)。余若薇建議喬曉陽或京官與泛民接觸,兩地學者座談,曾鈺成稱贊成:「能打破僵局,促使泛民一些代表人物,與中央官員,特別是負責港澳事務官員多溝通、接觸,多些互相了解,當然是好事。」那港人如何取捨,選擇激情「盡地一舖」公民抗命爭取普選,或是應接受次一級的普選方案,曾鈺成稱:「我不知道。」

不過,他說,如各方真希望看到有普選,這裏佔多數及是主流意見,「一定有得傾」,因香港人與內地方都很務實,如很多人想有普選,政府的方案最後是難被泛民接受,泛民就算想支持,「但會被支持者罵到趴喺度,(立法會)過不了;如泛民的方案,中央啃不落,也過不了。」

曾鈺成稱,很多人指首次有普選,「就要最靚,否則就冇,他們有權這樣想」,「要搞『彎』它好容易,表明不堅持原則同寸步不讓便可」。不過,對2017年談得攏落實普選,他稱:「我當然要有信心。」新報記者

20130422_HKDN_1
20130422_HKDN_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