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自由經濟冠軍可維持嗎?

2008年1月17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香港連續第十四年獲美國傳統基金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但評分下降,與第二名的新加坡距離進一步縮小。基金會的報告,對特區政府「干預市場運作」的行為表示關注,並認為香港應維持低稅率,以及避免立法規定最低工資。

傳統基金會如果有留意近期有關香港政制發展的辯論,大概還要再多扣香港一些分數。例如在上星期立法會的辯論裏,多位泛民主派議員大談「沒有民主,便沒有民生」的理論。他們認為,香港今天仍未有立法規定最低工資、福利經費和政府整體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比例遠低於其他富裕社會,都是對民生不利的;而這些問題所以存在,就是因為政府不是由民主選舉產生。換句話說,一旦實行了普選,最低工資立法將成為現實,政府開支將大幅膨脹,低稅率也就難以維持。香港的公共政策,要跟傳統基金會的期望背道而馳,於是便要失去「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地位。這似乎是香港政制民主化無可避免的後果。

傳統基金會的自由經濟原則,跟香港政府的「大市場、小政府」理念相符,所以香港過去一直獲得傳統基金會的讚賞。「大市場」有利於維持經濟活力,但「小政府」則必然限制了公共服務的資源、限制了對弱勢社群的照顧。在發揮市場力量和維護社會公平之間,各個社會都要選取不同的平衡點,而政府也要相應地調校對市場的干預程度。

政制民主化,改變的不單是政府的產生辦法。政治體制決定了社會各階層對公共政策的影響力,因而也決定了市場效率和社會公平之間平衡點的位置。政制發展將對社會帶來根本性的、制度性的轉變。政制改了,政府的產生辦法轉變了,平衡點就不能維持不變。

將來,普選產生的特區政府,讓市民當老闆,丟掉那甚麼「最自由經濟」的包袱,向高公共開支、高福利、高稅收的先進西方國家看齊;贏不到傳統基金會的讚賞又算甚麼,總可以贏得泛民主派(如果他們到時還存在的話)的掌聲吧!

對於香港廣大市民來說,這未必是壞事。如果最自由經濟冠軍這「寶座」對人民真的十分有利,十分值得爭取,那末它不是早就應該屬於世界上最民主、最富裕的國家嗎?為甚麼自有評審以來,美、英等國家都不聽傳統基金會的忠告,不去爭那冠軍,讓香港這個地方獨佔鰲頭呢?

不過,這轉變應該讓香港市民都知道,讓大家都為轉變作好準備。二十年前,起草《基本法》的人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設計政治體制的時候,十分欣賞當時港英政府高效率的「行政主導」,於是把當時的體制幾乎全部照抄到《基本法》裏──只作了一些不得不作的改變,例如規定立法機關選舉產生。殊不知這麼一改,原來的「行政主導」便完全走了樣,沒法維持。現在,我們還會以為政制上實行了普選,經濟社會狀況可以維持不變嗎?

每當有人指出民主制度隱含的問題時,對民主深信不疑的人或會引述邱吉爾的名言:「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除了所有其他已經試行過的形式之外。」彷彿說了這句話就沒有甚麼好再討論的了。但是,如果民主確有它「壞」的地方,而我們又一定要它早日到來(因為沒有別的制度比它更好),我們是否應多看人家的經驗,多了解一點民主的「壞」處呢?(完)

20080117_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