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政制發展的弔詭

2007年12月27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香港政制發展問題的核心,是這樣一個弔詭:一方面,香港的政治生態一天未有根本轉變,中央政府便不能放心讓香港實行普選;但另一方面,香港一天未有實行普選,政治生態便不會發生根本轉變。

所謂「政治生態」,主要就是各種政治力量的強弱對比。香港的各派政治力量,經歷了過去二十多年特別是最近兩年多的演變,已形成了「建制派」和「反對派」兩個陣營(採用這兩個名稱,只為說明兩個陣營與政府的關係,並無褒貶之意)。兩個陣營的強弱對比,成為香港政治生態的主要指標。而「強弱」的評估標準,是政治能量,包括引導民意的能力和獲得民意支持的程度。以這個標準來衡量,建制派處於劣勢的局面,至今天仍未有轉變。

在回歸初期,建制派沒法贏得多數香港市民的支持,主要是因為港人對一國兩制缺乏信心,對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並不信任。當時很多港人關心的,是怎樣維護香港這一「制」,不讓它受到內地那一「制」的欺壓、衝擊、侵蝕。他們擔心香港與內地會經常發生矛盾;而他們認為建制派是中央政府的附庸,每當矛盾發生時,建制派都要站到中央政府那邊去,不能捍衛港人的利益。

回歸十年後的今天,港人整體上對中央政府和一國兩制的看法,比回歸初期正面得多。過去很多人認為,要維持香港的優勢,必須與內地保持距離;今天更多人相信,香港必須與內地合作甚至融合,才能充分利用一國兩制,發揮自己的優勢。許多港人都認同跟中央政府溝通合作的重要性,知道只搞對抗不會有出路。

然而,這並不等如很多港人於是從支持反對派轉為支持建制派。一個典型的港人,考慮香港與中央的關係時,會有這樣的想法:「縱使我不懷疑中央政府對落實一國兩制、維護香港穩定繁榮的善意,但畢竟這不是一個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不能把所有希望寄託在領導人的善意之上。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政策,符合港人利益、受港人所歡迎的,香港的反對派也不會違反民意去反對;但是,一旦中央作出任何違反港人意願的決定時,誰會為港人吭聲?只會是反對派,不會是建制派。」
由此得到的結論,就是要維持一個足夠強大的反對派。如果反對派在某個事情上與中央對抗搞過了頭,對香港沒好處,那末在那件事上不支持他們就是了;但不能讓他們被絕對邊緣化,失去了制衡中央政府的一個重要力量。

這種想法有它的合理性,尤其在香港未能實行普選的時候。當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部份議席不是由普選產生時,一般市民很自然會認為政治制度是向建制派傾斜的:不論是否得到市民支持,建制派的發言權都得到保障;但要讓反對派繼續發揮制衡作用,市民的支持力量便十分重要。這種想法在社會上普遍存在,建制派在「民意基礎」上便只能繼續處於下風,即政治生態不會根本轉變。

在實行普選之後,再過一段時期,「建制派」和「反對派」之間的固定界線最終將會消失。到那時,市民將不再覺得有一種叫做「反對派」的珍貴動物需要特別保護,也不用擔心被中央寵壞了的「建制派」佔據著特區政府為所欲為。不論是「親中派」、「民主派」、「激進派」抑或「保守派」,市民對誰管治香港有信心,誰就可能在大選中勝出,成為建制派;如果下一屆不再得到多數選民支持,輸了選舉,便下台做反對派。這才是政治生態的根本轉變。

不過這是相當遙遠的事了。中央政府肯定不會冒著難以估計的風險,不管怎樣,先把普選搞起來,耐心等待特區政治生態的轉變。現在中央最迫切要研究解決的問題,是普選要在甚麼時候開始、怎樣開始,才不致讓目前對中央不利的特區政治生態決定了普選的結果。(完)

20071227_ST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