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從先圖後表到以表促圖

2007年12月20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前一段時期,特區政府在推動政制發展的工作上,一直以「先圖後表」為方向,即先探討以甚麼模式落實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普選,在普選模式達成共識之後,便可擬訂走向普選的路線圖,然後再決定普選的時間表。

二○○五年十一月底,行政長官曾蔭權在主持策略發展委員會管治及政治發展委員會的首次會議後宣布,策發會將開始研究特區普選路線圖的問題,並爭取在二○○七年初作總結。他說:「有了選舉制度的設計,普選路線圖的最重要成分已然具備,時間表便可跟進研究。」其後,政制事務局(本屆政府改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在多次公開談話中明確表示,「先圖後表」是當局的工作方向,「先訂出普選的模式和路線圖,時間表便自然水到渠成了。」

這說法並不是沒有道理。我在去年曾在本欄討論過這個問題,表示支持「先圖後表」的原則(《先圖後表,按圖定表》,二○○六年六月二十二日)。簡單地說,不論是行政長官還是立法會的普選,如果大家對選舉的模式達成了共識,並且同意要走多少步去達至這個目的(即規劃了路線圖),便可以按「圖」定「表」,定出最終實現普選的年份。

可是,今年七月第三屆特區政府以綠皮書的方式諮詢公眾對政制發展的意見時,卻突出地放棄了這「先圖後表」的原則。綠皮書諮詢的範圍,包括了普選模式、路線圖和時間表。這就是把時間表與路線圖問題作平行處理;不是先決定了路線圖,然後才根據路線圖去定出時間表。

行政長官本月十二日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的政制發展報告,發出的訊息更加明確。在報告最後的「結論及建議」部份,行政長官鮮明地指出,「香港社會普遍希望能早日訂出普選時間表」。他更進一步表示,香港社會就行政長官普選模式仍有不同方案,對立法會普選模式及如何處理功能界別議席仍是意見紛紜,「不過,訂定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的時間表,有助推動這些問題的最終解決。」

這些話清楚顯示,行政長官已不認為「先圖後表」的原則可以繼續堅持下去。兩年來有關政制發展的爭論,特別是最近幾個月的公眾諮詢,令特區政府覺得,及早訂出普選時間表,將有利於促進社會對普選模式問題達成共識;相反,如果堅持不把時間表先定下來,社會大眾看不到政制發展的終點,便很難對路線圖形成共識。

中央政府是否同意特區政府對普選時間表的這種新的看法,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本月底作出怎樣的決定,至為關鍵。因為一方面,根據行政長官的報告,人大常委會不可能認為二○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無需修改;但另一方面,人大常委會同意二○一二年立即實行「雙普選」的機會很低。如果人大常委會決定二○一二年不實行普選,人們最關注的,就是它會否同時決定普選在甚麼時候實行。

二○○四年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制發展作出的決定,排除了○七、○八年實行普選,沒有提及普選時間表;如果這次所作的決定,同樣只排除在二○一二年實行普選,對時間表不作任何表示,其客觀效果,就是把普選的年份無限期地推遲。按行政長官報告的分析,這將令香港社會普遍失望,為尋求共識增加難度。這個問題,中央政府不會沒有適當評估。

事實上,在○五年十二月初,當喬曉陽等中央官員與香港各界人士在深圳討論政制發展問題的時候,中央官員已清楚地表示,他們理解香港市民對訂出普選時間表的要求,並且確認這個民意應該受到尊重。現在過了兩年,中央政府已有充分時間考慮普選時間表的問題。對於怎樣最有利於推動香港政制有序發展、維持香港的穩定繁榮,中央政府當有明智的決定。(完)
20071220_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