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陳太代表泛民嗎?

2007年9月27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對於陳方安生和勞永樂兩人在泛民主派「預選」論壇上的表現,連泛民自己陣營裡的、或者與泛民友好的政治學者和評論員,評價也是毀多於譽。不過,對於篤定要在「預選」中勝出、成為泛民參加立法會補選候選人的陳方安生,這些學者們的批評,大部份流於表面,而且主要針對她的應對技巧,甚少觸及她的政治理念和政策主張。
但是,泛民既然是整個陣營要支持一個候選人參加這次補選,跟建制派「對決」,那末這個候選人在主要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上的立場和主張,應該要代表整個泛民陣營吧?用這條標準來衡量,陳方安生是否適合成為泛民的候選人呢?

有人會說,泛民當中有多個黨派,有的較溫和,有的很激進,他們對各項公共政策的立場和主張並不完全一致;陳方安生取中庸而棄極端,正好站在各黨派最能接受的位置,而且有利於爭取港島區中產選民的支持。
這說法理論上聽來正確,卻經不起事實的檢驗。不錯,在若干經濟及民生問題上,泛民各黨派有著不同的立場,因此代表整個泛民陣營的候選人,不可能只選其中一個黨派的全部主張作為自己的參選政綱。可是,有一些重大而在社會上有爭議的問題,泛民各黨派的立場和主張是十分一致的;對於這些問題,泛民沒有理由容許代表他們的候選人獨持異議吧?

例如,爭取「二○一二雙普選」,不僅是整個泛民陣營的共識,而且已成為凝聚泛民各黨派的一面主要旗幟;泛民的頭面人物,一再強調要把這次立法會補選變成對二○一二雙普選的「公投」。但是,陳太和她的核心小組較早時提出的政改方案,表示可接受二○一六年才進行立法會全面普選。在這次預選論壇上,陳太清楚表示,她認為二○一二雙普選問題「有空間去妥協」。她並且指出,實現普選「一定要取得中央的認同」,「上街不是唯一的行動」,「有時要幕後去傾﹝談﹞;公開披露反而令局面僵持」。這樣的立場,可以代表泛民嗎?

又如對於「平反六四」這個議題,泛民裡不論哪一個黨派都一定要旗幟鮮明,從來不容許有任何迴旋餘地。在論壇上,有提問者要求陳勞二人表明是否支持要求「平反六四」的議案,陳太只說,「平反六四是遲早的事」,而她則會「考慮怎樣的取態和參與,能夠促進與中央的互相信任和合作,以及建立有效的溝通」。這樣的回應,自然要被台下的泛民人士喝倒采。但他們是否認為這問題無關重要,所以喝完倒采之後,仍然樂意支持陳太代表他們出選呢?

再看一些有爭議的社會民生議題,如要求立法規定最低工資、支持?鐵工人罷工爭取權益、反對拆遷皇后碼頭等,泛民都在事件發展的過程中形成了綑綁式的立場,遏制了不同的取態。然而對於所有這些問題,陳方安生都不願意堅定地站到泛民中間去,最多只會作出模稜兩可的表示。

更甚者,泛民曾經譴責的「官商勾結」的事例,不少是在陳太擔任主要官員時發生的,有些更是她直接負責推行的。陳太現在要「打倒昨日之我」嗎?不。在泛民的論壇上,當她被質疑往日做官時偏幫大財團的時候,陳太反駁說,她「從來不會攀附權貴,事事以香港的利益為先」;她在朝時的每一個抉擇,「都沒有放棄自己做事的原則」。即是說,她現在堅持的,仍是她以前當官時的一套理念。這套理念可以代表泛民嗎?

或許泛民的核心人物認為,正是因為陳太的理念和主張跟泛民不一致,所以她能夠贏得泛民以外的支持,提高勝算。如果是這樣,那末即使陳太在補選裡勝出了,可以算是泛民的勝利嗎?

20070927_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