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重注已押上許勝不許敗

2007年9月20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反對派把立法會港島區補選定性為「民主與非民主的對決」,戰術和戰略目的十分明顯。在戰術上,反對派認為,他們在選戰中的最大優勢,是佔據着「爭取民主」的道德高地。他們相信,大部分香港市民要求盡早實行「雙普選」,而他們正是舉着「雙普選」的旗幟;如果他們能夠成功地把「民主」鎖定為主要的選舉議題,那末不管他們在其他方面的政綱怎麼不濟,選民也會為了支持民主而投他們的候選人一票。所以反對派認為,提出「對決論」有利於提高他們在補選中的勝算。

對決論帶有更重要的戰略目的。首先,對於區議會選舉,反對派同樣認為,選舉議題愈是政治化,對他們愈有利。十一月舉行的區選,競選期大部分跟這次立法會補選重疊。反對派的意圖,是要用立法會補選影響區選,藉着補選把政治議題炒熱,令選民在投票選舉區議員的時候也把政治作為主要考慮,這樣———按反對派的想法 ———便可以提高他們的勝算。

還有,反對派覺得自政制發展綠皮書發表以來,公眾對他們要掀起的政制爭論一直提不起勁,而他們提出的「二○一二雙普選」方案,得到的支持度並不理想。他們要把這次立法會補選變成「民主公投」,希望能夠為他們的政改方案造勢;如果反對派的候選人贏得補選,他們更可以聲稱選舉結果顯示他們的政改方案得到市民支持,藉以向特區政府施壓。

因為反對派抱有這樣的戰略目的,這次立法會補選對他們的意義,便遠遠超越了對一個任期只餘下七個月的議席的爭奪。當然,把補選的性質提升為政治「公投」、「對決」,是把注碼加得很大,萬一補選失利,反對派便要連「民主」的身家也給輸掉。不過,在開頭評估形勢的時候,反對派似乎對贏得補選信心十足。他們深信「六四定律」,即如果反對派與建制派在選舉對壘,反對派穩得六成選票;只要他們派出單一的候選人,必定獲勝。既然必勝,那麼自然是注碼愈大,贏得的便愈多,毋須顧慮風險。

基於這必勝的估計,反對派一開始便決定把補選定性為「對決」,加大注碼,然後着手去協調候選人。在補選問題出現後的大半個月裏,人們看到反對派忙個不停的,是在搞協調,搞「預選機制」———直至民調結果顯示,如果代表建制派出戰補選的是葉劉淑儀,她將會擊敗反對派陣營裏任何一個已表示有意參選的人物,不管是甘乃威、何秀蘭抑或黃毓民。

這大概完全出乎反對派的意料之外。他們一時間慌亂了手腳:重注押了上去,對決論已經沒法收回,選舉結果關係到整個反對派陣營今後的命運,「許勝不許敗」。要找一個可以代表反對派出戰而有可能壓倒葉劉淑儀的人,唯有陳方安生。其後反對派陣營處理補選的發展急轉直下,情況大家都看見了。

這回輪到建制派要動腦筋。陳太對葉太,人人都說陳太必勝。於是建制派有人說:何必跟着反對派把注碼加大,陪人家玩他們要玩的遊戲呢?補選就是補選,只要不搞甚麼「對決」,選輸了也無非在本屆立法會餘下的幾個月裏少了一個議席,無礙大局。不如找個二、三綫人物去應戰,讓陳太贏也贏得沒趣。

另一種意見卻認為,對決之局已成,葉太退縮,也不能令補選降溫,反會助長反對派的氣燄。換一個角度看,陳太叫陣,對建制派的戰意正好起了最大的激勵作用。建制派需要推出一位勝算最高的候選人,才最有利於凝聚力量,鼓舞士氣,打一場漂亮仗。擊敗陳太,打破反對派的「必勝」神話,固然是建制派的大勝;即使給陳太贏了議席,只要她得到的選票比例不高,反對派也不能囂張,不能誇說他們的政改方案得到大多數市民的支持,這對建制派也可算是小勝。建制派必須準確評估當前的政治形勢,作出正確的策略決定。

20070920_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