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掌聲過後更加寂寞

2007年9月13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泛民主派不惜造成內部矛盾,以黃袍加身的方式推舉陳方安生參加立法會港島區補選,因為他們知道陣營裡沒有其他人可以敵得住葉劉淑儀,要依靠陳太的個人魅力才有機會打贏這次選戰。但是,很多人一直都以為陳太不會願意出選;她的決定,似乎令不少人感到十分意外。

其實,陳太踏出今天這一步,並不是無迹可尋的。她在二○○一年提早退休離開政府之後,曾經公開表示「五不」,其中包括「不重返政壇」。在退休初期,陳太確實一直保持較為低調,沒有任何舉動顯示有重返政壇的意向;她的名字間中在傳媒出現,只因她仍會不時就公眾關心的議題發表意見。

二○○三年「七一大遊行」之後,有傳聞說陳太要「組黨」,但「民主派」反應冷淡,甚至有人對她揶揄一番,譏笑她「不甘寂寞,退而不休,……。說得好聽是當仁不讓,還是深愛香港,希望有所貢獻,說得不好聽,就是姣婆守不了寡,心有不甘」。(王岸然:《陳方安生不知進退》,《蘋果日報》二○○三年十二月十六日)「組黨」終於沒有成事,而陳太縱是「心有不甘」,她的「當仁不讓」,仍然不過限於偶爾發表一些評論。○三和○四年的規模最大的兩次「七一遊行」,她都沒有參加。
陳方安生轉為高調,明顯是在二○○五年曾蔭權接任了行政長官之後。該年十月,她接受「四十五條關注組」(公民黨的前身)出版的《A45》創刊號專訪,「狠批」特區政府推行的主要官員問責制,特別點名批評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對問責制的檢討報告「不盡不實」、「自欺欺人」。這位前政務司司長抨擊政府的尖刻言論,令從來不會為政府說好話的黃毓民也看不過眼,在他的專欄裡批評陳太說:「陳方安生在位時,沒有為香港的民主自由做過甚麼,下台後亦沒有『彼可取而代之』的道德勇氣,競選第二屆行政長官。今天曾蔭權如日方中,她不守政治分際,抨擊舊日同僚,這樣的言論是很可批評的。」(《新報》二○○五年十月十三日《毓民短打》)

同年十二月四日,陳方安生參加了反對派組織的遊行,反對特區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陳太的「處女上街」,吸引了傳媒的最大與趣,令她成為遊行的主角,但也令一部份泛民政客覺得遊行被她「騎劫」了,大表不滿。陳太這一舉措,引起了人們對她有意角逐第三屆行政長官的猜測。她拖了一段日子,對參選行政長官的問題不予否認,只說「見步行步」,直至去年九月底,才宣佈決定不參選,專心投入她的「核心小組」工作,並且強調她希望可以擔當香港與中央的橋樑角色,「只要北京邀請」,她願意訪京。

然而,北京卻一直沒有發出她引頸以待的邀請。在宣佈決定參加立法會補選的記者會上,陳太說,她的核心小組去年成立以來,「這一年我所得的成果不如理想,你一日沒有平台發表﹝意見﹞,一日政府和中央都可以置之不理。」她又說,她明白要爭取普選,就要得到中央的理解和信任,但「這一年都沒有溝通,直至我決定選舉之前,中央才開始和我有一些對話」。她表示,參選目的是要改變中央對她的看法,「我希望日後透過作為立法會議員,去說服中央,其實他們無需對我這麼害怕。」

這些話說得十分明白。「不甘寂寞」──不甘她的意見不被特區和中央政府理會,正是陳太憤然出選立法會的一個主要原因。她希望,掌握了立法會這個「平台」之後,有關當局便不能再漠視她的意見。

可是,經過這次選舉,陳太便成為反對派的一份子,和他們之間再沒有什麼界線。正如一些接近泛民主派的學者們也看到,即使陳太成功取得議席,她和特區以及中央政府的關係只會進一步疏離,不會得到改善;要「擔當橋樑角色」,更不用想了。陳太參選,立即博得不少掌聲;但掌聲過後,恐怕只有更深的寂寞。(完)

20070913_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