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丟了溝通的優勢

2007年10月4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上月中我在本欄談論陳方安生參加立法會補選將怎樣影響她與中央政府的關係。我在文章中指出,陳太表示她參選目的是要改變中央對她的看法;她希望當選為立法會議員之後,中央便會願意多聽她的意見。但是我認為,經過這次選舉,陳太便成為反對派的一分子,和反對派之間再沒有甚麼界線。因此,即使陳太成功取得議席,她和特區以及中央政府的關係只會進一步疏離,不會得到改善。(見九月十三日本欄:《掌聲過後更加寂寞》)

這段話引來了陳太的支持者、公民黨立法會議員余若薇的回應。她發表文章叫市民反思:「這一邊廂,陳太不斷表示溝通的誠意,那一邊廂,曾鈺成卻斷言『即使陳太成功取得議席,她和特區以及中央政府關係只會進一步疏離』,言下之意,中央政府要求的『和諧』,只容得下一種聲音?『親疏有別』是否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的共同態度?市民要與中央『溝通』,是否只可交託獲中央欽點的代言人?」(余若薇:《抹黑的「積極意義」》,《明報》十月二日)

余若薇護駕心切,沒有看明白我的道理。其實,發明「親疏有別」的,並不是中央或者特區政府。過去有一段時期,香港大部份「民主派」政客們所大力宣傳的,是「民主抗共」;他們不但絕對沒有興趣「與中方溝通」,而且把主張溝通的人作為主要打擊對象,稱之為「親中」,認為這是最有效的政治抹黑手法。他們真的「只容得下一種聲音」:「反中」的聲音。他們正是叫市民要「親疏有別」:凡是「親中」的都要反對。那個時候的「民主派」政客,有誰會在競選時標榜自己能夠和「中方」溝通?有誰會「表示溝通的誠意」?應該說,造成溝通障礙,主要責任屬於香港的「民主派」政客。

時移勢易,隨著國家飛躍發展,香港和內地的關係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民主抗共」在香港市民當中愈來愈沒有市場。昔日被「民主派」視為詛咒的中央關係,今天一變而成某些「泛民主派」的政治本錢。不過,從整個陣營來看,泛民跟中央政府的關係並未有根本改善。對於任何政治議題,包括涉及中央政府依照《基本法》所行使的權力,泛民陣營總是毫不例外地、綑綁式地站在與中央對立的位置,不管香港的民意如何取向。泛民就是反對派;中央不能不判斷:香港的政治生態未有發生根本轉變。

在這種政治生態裡,像陳方安生這樣的人物,本來可以發揮獨特的橋樑作用。她不但沒有舊「民主派」與中央政府對抗的包袱,而且作為特別行政區第一任政務司司長,她曾經和中央官員接觸溝通的機會,是很少香港人會有的。另一方面,她又得到泛民中最大黨派的擁戴,跟泛民的大多數人物保持良好的關係。她如果真的懷著在中央和反對派之間擔任溝通橋樑的誠意,不介意個人的得失,還是會有相當廣闊的空間的。可惜,她為著急於取得一個立法會席位作為「與中央溝通的平台」,一頭栽進了反對派營中,給反對派推為跟建制派對決的代表,失掉了她的獨特性。從今而後,陳太可以做到的,余若薇和其他反對派人物也做得到,而且會比她做得更好。

這正是我見到的陳太參選的諷刺之處:她參選是為了要改善與中央政府的關係(這是她自己說的),結果卻是連原來比反對派優越一點的關係也丟掉了。

2007100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