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市民很成熟政客不成熟

2007年8月16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有的「泛民主派」政客,很喜歡以香港市民的政治意識、民主意識或者公民意識已經十分成熟,作為香港應該立即實行「雙普選」的理據。他們總是問:「難道香港市民不夠成熟嗎?為甚麼不立即實行普選呢?」

這些泛民政客們應該反省一下,他們的這套邏輯,其實反映了他們自己的民主意識很不成熟。他們說,市民成熟了,便要有普選;那就是說,一個地方是否應該有普選,要看當地人民的成熟程度──人民未夠成熟,便不應普選了。那末,「成熟」的標誌是甚麼?怎樣量度?當今之世,有哪些地方是因為人民未夠成熟,所以不應該行普選的呢?不是說民主是「普世價值」、普選有「國際標準」嗎?怎麼會是人民「熟」了便行,未「熟」便不行呢?

事實上,普選在甚麼時候可以和應該實行,決定於其他因素,而不是人民的「成熟程度」。在別的地方是這樣,在香港也是這樣。《基本法》說,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不是根據市民的成熟程度。所以,「香港市民已經成熟,應該立即實行普選」這說法,在政治上和法理上都是錯誤的。

香港市民的民主意識,確實是成熟的。成熟的表現之一,是他們懂得以比較理性、務實的態度去看普選的時間表和路圖,並不是簡單地只去爭取一個普選的日子。

泛民政客們經常說,大部分市民都要求盡快普選。他們以為,「二○一二雙普選」的方案,一定得到多數市民的支持。然而,最近的民意調查得到的結果並不是這樣:支持在二○一七年或以後才開始普選行政長官的市民,比支持二○一二普選的還要多。是市民沒有民主的訴求嗎?當然不是。市民要求民主,但他們也認同「循序漸進」的原則,也看到二○一二實行普選未必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

香港市民成熟的另一個表現,是對民主制度的實踐提出了各種十分值得探討的問題。例如民主政治與政黨角色、公共開支、稅收制度、政府效率、經濟發展等各方面的關係,都是與政制發展有關的議題,引起了不少認真的討論。這些討論,對於香港在發展民主的同時怎樣維持原有制度的優勢,為保障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提供最有利的條件,是很有幫助的。

可是,對於這些討論,泛民政客們不但沒有興趣,而且還要指摘討論這些問題是阻礙民主發展。總之,凡是不依他們的題目作答,不隨他們的調子發聲的人,都是「反民主」的。這正是為甚麼他們要叫市民不去討論《政制發展綠皮書》提出的問題,只要在他們印製的劃一表格上簽署!不相信市民是成熟的,正是泛民政客們;而這也正好顯示了他們自己的不成熟。

「聽從民意」、「相信市民」,泛民政客們經常掛在口邊,但他們實行起來,卻完全是另一套。

20070816_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