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提名程序不違《公約》

2007年8月2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對於普選行政長官的安排,一個爭論的焦點,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的提名辦法。該條文第二款說:「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上述條文清楚規定,在實行普選行政長官的時候,提名候選人的職權,屬於「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不是委員會裡的個別委員,而且提名要「按民主程序」進行。即是說,任可人要成為候選人,不能只憑取得若干委員的提名;候選人名單須獲得提名委員會整體以某種民主程序通過。反對派認為,這樣的安排,等於讓提名委員會擁有「篩選」候選人的權力;而所有帶篩選的提名機制,都不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稱《公約》)第二十五條(丑)對「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的保障。於是,這又引發了有關《公約》的辯論。

政府發表的《政制發展綠皮書》指出,當英國政府在一九七六年把《公約》引申至香港時,有保留條文聲明不實施其中第二十五條(丑),即:「在真正、定期之選舉中投票及被選。選舉權必須普及而平等,選舉應以無記名投票法行之,以保證選民意志之自由表現」。根據中央政府致聯合國秘書長的照會以及《基本法》第三十九條,該保留條文在香港特區繼續有效。因此,《綠皮書》作出結論說,「香港的政制發展須達至普選的最終目標是根據《基本法》,而非《公約》,所訂定的。」

這段話的正確性本是無可爭議的。如果根據《公約》香港必須實行普選的話,那末普選在回歸前早就不能不實行了。事實上,《公約》自三十一年前引申至香港以來,第二十五條(丑)從來不適用於香港。《基本法》關於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最終由普選產生的規定,才是特區政制發展目標的法律依據。

但是,這並不等於說《基本法》所指的「普選」,毋須符合、甚至一定不能符合《公約》第二十五條(丑)列出的「普及而平等」、「無記名投票」等原則。《基本法》沒有給「普選」另作定義,沒有否定這些原則。如果在香港政制發展的某個階段,所採用的選舉制度並不符合這些原則,卻說已達至「普選」的最終目標,只怕很難令人信服。

反對派聲稱,《綠皮書》強調政制發展的根據是《基本法》而非《公約》,目的是要抗拒《公約》的規定,歪曲「普選」的意義。但《綠皮書》明確指出,「根據香港特區政治體制的憲制基礎和設計原則,以及現今國際上對『普選』概念的一般理解,普選的概念應包括『普及』和『平等』選舉的原則。」由此可見,反對派的指摘是毫無根據的。

香港並非因為要實施《公約》第二十五條(丑)而實行普選;但香港按《基本法》的規定而實行的普選,一定要符合《公約》第二十五條(丑)的原則。所以,對於普選行政長官應否設有帶「篩選」性質的提名機制,問題不在於選舉是否須要符合《公約》規定的原則(這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問題在於建議的提名程序,事實上是否符合這些原則。

反對派似乎認為,凡是帶「篩選」性質的提名機制,都違反了選舉權「普及而平等」的原則。可是,所有普選制度裡的提名程序,都是帶「篩選」性質的:任何人不符合制度裡規定的條件(在政府首長選舉裡,這些條件都是相當苛刻的),便不能成為候選人,便要被「篩選」掉。當然,如果以種族、膚色、性別、社會出身或財產等作為「篩選」的條件,那就要牴觸《公約》的原則。但按《基本法》的規定,「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又怎會違反選舉權「普及而平等」的原則呢?

20070802_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