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我遊冥冥

2016年9月26日 AM 730《鈺成其事》

日前收到友人傳來一首五言古詩:

「孤鴻海上來,池潢不敢顧。側見雙翠鳥,巢在三珠樹。矯矯珍木巔,得無金丸懼。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惡。今我遊冥冥,弋者何所慕。」

這是唐代詩人張九齡組詩《感遇》十二首當中的第四首。張九齡曾任唐玄宗的宰相,公正賢明,耿直敢諫。他看穿了安祿山必然造反,不殺必為後患;他又反對玄宗任用專橫跋扈的李林甫和顢頇無能的牛仙客為相。玄宗不聽他的意見,反誤信讒言,把他貶職。

《感遇》是張九齡遭貶謫之後所作,其中第四首,如上引述,以禽鳥喻人。後人解讀,多認為詩中的「孤鴻」乃張九齡自喻;而「雙翠鳥」則比喻他的政敵李林甫和牛仙客。故詩的主旨是以大雁孤傲不群、逍遙高飛,表明作者淡薄名利、志向遠大;以彩雀築巢美木、難逃獵殺,諷刺佞臣貪慕虛榮、自取滅亡。

我的理解跟以上說法略有不同;我覺得整首詩給人最清楚的信息,是官場險惡,不宜久留。先看首兩句:獨自從遠處飛來的大雁,經歷過大海的凶險,心有餘悸,遇到小小的水澤也不敢多望一眼。其中喻意十分明顯。接下來的四句,說大雁瞥見「雙翠鳥」在高大漂亮的樹木頂梢上築巢,看似很風光,其實時刻要活在遭彈丸襲擊的恐懼之中。這應是指出官場裡位高勢危的現實,多於諷剌佞臣竊據權位。

第七、八兩句說,你穿得比人漂亮,人們便會看不過眼,在你背後指指點點;你的才能高超出眾,更連天神也會嫉妒,對你不懷好意。這是進一步指出,有才能的人往往正因為他們的才能而被排擠,不容於官場。於是帶出點題的最後兩句:我而今已離開官場,就像孤鴻暢遊於海闊天空,獵人也捕殺不了。

贈詩給我的朋友,對這首詩大概也是這樣理解的,所以借它來忠告我,不要犯險攀上那「矯矯珍木巔」;要記住「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惡」,不如遊於冥冥,樂得逍遙自在,毋須早晚提防有「弋者」暗算。

友說的是。不過,在感謝朋友好意之餘,我仍希望不是所有賢能之士都選擇成為遊於冥冥的孤鴻。柏拉圖說:不願從政的懲罰,就是要被比你差勁的人管治。

(完)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