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倡特首可具政黨背景 沒有政黨政治管治理念欠完整

2013年3月25日《信報》專訪

當社會正在討論2017 年普選特首方案之際,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希望大家能夠把視野擴闊一點,在斟酌選舉機制之餘,也要研究容許特首可以有政黨背景,以至培訓足夠人才與推行普選後對香港的衝擊。他說,普選與優質管治沒有必然關係,社會須同時為此做準備。

去年今天,梁振英當選為行政長官,然而新政府上任以來,管治困難重重。曾鈺成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出,管治問題並非一時一人,說「董(建華)生上台,民望唔低,但做第二屆做唔完;曾(蔭權)先生上台,好高民望,但做到最後,幾乎要落荒而逃……好陰功,搞到四面楚歌,好多嘢做唔到」。而梁振英的開局,亦比前兩任特首更差。

制度成最大管治問題

他認為,目前香港管治問題不能說是唐、梁之爭的後遺症, 「數十樣問題都未到這一樣」;造成香港今天管治難,制度是最大問題。

香港的政治從不鼓勵政黨政治,選舉條例亦規定特首不能有政黨背景;但曾鈺成卻認為,香港必須推行政黨政治。他指出,沒有政黨政治,政府不單在議會內沒有穩定可靠的支持,政府亦難有一致理念的管治團隊以至完整的管治理念。

「講出來會得罪人……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好尷尬。」他說,梁振英的管治理念似乎與曾蔭權的很不同,然而,先後在兩屆政府中出任財爺的曾俊華,在推行財政理念之時,究竟貫徹誰的管治理念?

他強調,理念不一的問題同樣出現在其他政策上。欠缺政黨支持,他認為只會令到特首候選人往往成為不同團體的「獵物」。就正如梁振英參選之時,為了取得足夠的支持,便要答允工聯會研究標準工時的立法。他相信,到了普選時候,這問題更加突出, 「各個團體都要抽吓水……彩虹團體問你贊唔贊成同性婚姻,Yes or NO,Yes 便畀票你。銀髮團體問增唔增加生果金,贊成畀票你。」若果候選人沒有一個完備的政綱,不能爭取到大的政治團體支持, 「人家要你點咪剔,唔係就唔夠(票)」。

候選人理念不清晰

他指出,外國的選舉,選民大概知道候選人是信奉市場經濟還是福利主義,可按時勢抉擇;但香港候選人的管治理念卻不清晰。就以梁振英為例,他反問: 「究竟梁生的管治理念係點,口號容易講,譬如穩中求變、適度有為,係咩意思呢?唔再講大市場小政府,是否否定方針?」

尤其是梁振英相信「成熟一項推出一項」,他說結果便是「推出一項解釋一項,推出一項要Justify 一項,咁咪『論盡』。」他以限奶令為例,雖然可以博到媽咪掌聲,但也引起學者、商界批評破壞自由市場原則。

因此,他認為凡是真正支持普選的人,除了要談論選舉制度外,還要談到其餘配套問題,政黨政治為其一,其次是不同黨派也要思考人才培訓,以至社會須準備香港循序走向福利主義的道路。(見另稿)他認為,特區政府、中央政府、商界與學者等都要把視野擴大一點,希望在推行普選之餘,能夠理順香港管治,因為社會並不會有了一人一票後, 「貧富懸殊就少咗、公共政策爭拗會少咗」;還有很多配套須做,才能讓「香港、全國甚至全世界知道,我哋係一個成功的民主,係優質民主,呢個唔係必然。」撰文:江麗芬、梁家欣

公民黨方案剝奪提名委員會職權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談及2017 年特首普選安排時指出,《基本法》規定特首須由具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產生;而公民黨等泛民建議,取得十萬名市民提名即可參選,是剝奪了提名委員會的職權。

至於2016 及2020 年立法會選舉應否保留功能組別,曾鈺成表示,目前的功能組別不符合普選定義,但不排除能改革,達至普及而平等。他說,超級議席由民選區議員間選產生,嚴格來說無違普選原則;但應否把所有功能組別轉化成超級議席,則有所保留,而社會亦未必接受。

曾鈺成接受本報專訪時說,他作為立法會主席,有政改方案也不會提出,認為應交予立法會討論。但他指出,公民黨建議,取得十萬名市民提名即可參選特首,將令《基本法》規定的提名委員會如同虛設,「還要提名委員會來做什麼?直接交提名給選舉事務處就可以了」。

至於提名委員會如何組成,曾鈺成認為,《基本法》的定義籠統,無列明要經普選產生;或有人認為,目前選舉委員會有四個界別,已算有廣泛代表性,也有人會對此存疑,各界可以提出意見。

他指出,由於現實上無可能有太多人成功「入閘」,毋須就參選人數設限, 「提名要求不會太兒戲,咩咩阿叔、想賣下廣告的也能參選。」對於中央官員提出特首需「愛國愛港」,曾鈺成說,把「愛國愛港」列為特首的資格是不可行的,《基本法》亦無訂明有關標準。但他相信,港人將選出「愛國愛港」的人做特首。

助泛民拿回鄉證利建制派選情

曾呼籲內地發還回鄉證予泛民人士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對最終能成事感樂觀。曾鈺成說,過去幾年不少人認為泛民「搞搞震」,質疑為何要發回鄉證給他們;但近期他在不同場合做「民意調查」,無人認為不應該發還,相信中央官員聽到意見。

但泛民一旦取得回鄉證,會否影響內地的民主運動,甚至發生更多類似近日探劉霞事件?曾鈺成直言,現在也有這些事, 「有何緊要?老實說,最麻煩的不是香港人,內地也有不同的人。」他指出,無論有什麼政治主張,罵不罵共產黨,只要不犯法,內地也應歡迎入境,這是國家開放開明應走的一步。

曾鈺成亦不認同有意見指出,泛民取得回鄉證,將縮窄與建制派的區別,影響後者選情;他反而認為,泛民有回鄉證,對建制派有利, 「人的心態是鋤強扶弱,覺得他(泛民)畀人蝦,當然支持他。如果不是,無回鄉證的人也不會周圍話畀人知啦,別人會同情嘛」。

至於發還回鄉證給泛民,會否營造良好氣氛,有助政改討論,或為「佔領中環」行動降溫?曾鈺成認為不應混為一談,因為泛民不會因要取回證件,而同意支持政改方案;事後他們獲邀也不願到訪大陸,也是不出奇的。他認為,既然國家已愈來愈開放開明,發還回鄉證是正常之事。但強調,發還一事要有一定過程,特區政府和特首也應展開相關工作。

政府終須推全民退保

2017 年香港可推行普選,曾鈺成認為,各黨應該做好兩項準備工作:一是培養人才、二是準備普選推行後為香港政治與經濟帶來的衝擊。他相信,隨着普選推行,香港只會像外國一樣,循序漸進地走向增加福利、稅收的道路。他懷疑即使現在政府企硬拒推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最終也將推行。

曾鈺成指出,過去兩屆特首選舉即使並非普選,都推行了一些過去堅拒推行的政策,如最低工資、競爭法,以至現在的貧窮線;而梁振英亦因為選舉而承諾研究標準工時立法。他相信,外國政府也知道推行這些福利政策將帶來什麼問題,但人人都做,主要是因為選舉而不得不如此。因此,他相信香港離不開這軌迹,社會必須有這準備,並須進行有關討論,讓大家可以慢慢適應福利與稅率增加的結果。

他認為,不論是泛民還是建制派,也須要培訓從政人才。現在,泛民要求有真普選,反對任何篩選;但曾鈺成認為,與其如此,倒不如花心機找一個可以贏取市民支持的人來參選。他相信,若果有人可以民調中往往得到八十分支持, 「怎樣的選舉制度也不敢篩走他。」同樣,支持篩選的人,也倒不如找一個精彩的人物來參選,否則即使贏了,日後也就難管治。曾鈺成說有人批評那是本末倒置,但他認為「有人才,才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8880b-130325e4bfa1e5a0b1-e580a1e789b9e9a696e58fafe585b7e694bfe9bba8e8838ce699af

20130325_HKJ_2

20130325_HKJ_3

72e97-130325e4bfa1e5a0b1-e580a1e789b9e9a696e58fafe585b7e694bfe9bba8e8838ce699af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