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倡檢討非中國籍人士選舉權「有國民身份才有公民權利」

2012年10月12日《信報財經新聞 》專訪

新一屆立法會日前正式開鑼,在未來四年須要處理多項極具爭議性的議題,包括2017 年特首的普選方案。成功連任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接受本報專訪時提及國民身份與公民權利  的關係,直指如果只要公民教育,不要國民教育,一些非中國籍的公民在香港行使公民權利,普選時也有權選特區首長,難免令人憂慮,在欠缺國民身份的認同下,很可能拒絕承擔任何義務。但他強調,只是提出來討論,並非主張要剝奪那些非中國籍人士的選舉權。

不要國民教育令人擔心

政府早前硬推被指有「洗腦」成分的國民教育科,引起社會極大反彈,曾鈺成對此直言, 「一般反對國民教育的人都話我哋應該有公民教育,加強公民教育,就唔要國民教育,係咩意思呢?除咗去中國化之外,裏面我覺得有一個好大的誤區,你有咗國民身份先至有公民的權利」。他續指,擁有某個國家的國籍就屬於國民,至於公民則是在國民當中,還享有該國家的憲法和法律賦予的政治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亦分得頗清楚,直接或通過選舉間接參與管治一個國家是公民才有的權利,有別其他譬如言論自由、集會、宗教等屬於每個人都應享有的權利。

事實上,《基本法》第26 條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但曾鈺成指自己並非無的放矢,指出早年當前特首董建華提出每個人都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的論調時,即有人發表文章反駁指,他們無這個責任,因為他們非中國人但有權選特首, 「你諗下有無一個矛盾?我唔係中國人,我無責任去維護中國在香港的利益……但有權選代表中央去管香港的行政長官。」

指權利與義務互相依存

曾鈺成直言, 「香港無香港公民,香港而家係中國地方,我哋而家推行普選,選行政長官,一人一票,選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呢個肯定係公民權利。但而家你唔使係公民都有此權利,《基本法》話,你係永久性居民,永久性居民可以係外國籍,而唔係中國籍」。

但他強調: 「我無意剝奪他們的選舉權,但權利與義務一定係互相依存……我哋只要公民教育,不要國民教育,係令人擔心。而家我哋實際上要爭取的去到普選,呢個公民權係同我哋國民的身份分唔開,我哋而家要行使此權利,但又拒絕去承擔任何義務。」他不想判斷,有關的做法是否對香港構成危險,但認為值得拿出來討論,讓大家知道,除了美國很小部分的州份外,香港是全世界唯一例外(容許非國民有投票權)。

資深大律師、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指,《基本法》第26 條清楚說明,只須符合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便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梁家傑認為,曾鈺成提出須中國公民的身份才可以投票選出行政長官,並非必要。他笑言: 「竟然由曾鈺成提出修改《基本法》?我還以為修改《基本法》是建制派不可觸及的題目,你看他們在討論『雙非』的問題上怎都不願提及修改《基本法》。」

普選產生福利主義市民要有準備多交稅

最近社會就長者生活津貼(又稱特惠生果金)應否設有資產審查出現爭拗,提出取消審查的人士被批評為民粹。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訪問中無直接表態支持或反對,但就批評政府的「三大支柱」未能提供全面的退休保障,認為隨着2017 年普選的來臨,香港或無可避免走向福利主義,突破現時公共開支不可超出生產總值約20%的限度,但問題是,市民是否已作好多交稅的準備?他希望社會就此展開討論,謀求共識,以減少因此而帶來的抗拒。

問及是否支持長者生活津貼設有審查機制,曾鈺成回應說,留意到扶貧委員會籌備小組成員、民主黨羅致光的意見,他指在政府未推出這項計劃前,社會無人提出要求將生果金自動增加一倍,而特首梁振英的競選承諾,原意不是將生果金加倍,而是針對部分人給予特別的照顧。

對於不少政黨要求取消審查,曾鈺成直言是選舉問題,立法會選舉時確實很多選民提出類似要求,而他也認為如今的退休保障是大問題。

曾鈺成認為落實普選後會帶來另一個問題,民選的政府須要向多數市民負責,制訂政策時亦要照顧多數市民的利益,即是要更多地扶助弱勢, 「佢一定要實行一定程度的財富再分配,因我選得你,就係想你照顧我嘅利益」。

他續稱,本港現時正出現上述的現象, 「(上屆)特首選舉,曾蔭權在對梁家傑辯論中,承諾增加開支、小班教學、增加醫療開支;(今屆)梁振英對唐英年,一個嗌3000 元;一個嗌2200 元,仲有標準工時,最低工資亦因為有公開辯論,不可不應承」。

曾鈺成強調,香港奉行自由經濟,並一直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世界上最自由的經濟體系, 「意味着政府係唔干預或者對市場作最低程度的干預,所以好低稅、福利開支、政府公共開支好少,即係大市場、小政府……所有發展咗嘅經濟體或者民主國家都做唔到」。

但曾鈺成指,普選正正衝擊香港人信奉多時的觀念,「香港人一路以來的觀念係咪要改變?大家係咪有準備要交多些稅?政府開支要突破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二十的限度?

《基本法》又寫死咗,我哋要收支平衡、量入為出、不能靠借債度日,咁我哋除咗加稅仲有咩辦法?」他以當年本港學生人數下跌,當時主責的官員羅范椒芬採取汰弱留強的哲學建議殺校,但涉及老師飯碗問題,演變成「有飯一齊吃。但整體質素可能會下降。所以件事擴大至整個經濟體系,民主產生的政府就要面對此問題,不能簡單講汰弱留強」。

普選10 大問題未解決

對於普選帶來的問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並非始於今天才思考,早在今年初他在政策研究所周年晚宴上,便以〈香港怎樣走向普選〉為題,提出「普選帶來的十個問題」。他說: 「(香港)實行真普選已是無可逆轉的事實,我擔心的是,香港過去有關民主發展的爭論,很少研究民主會給我們帶來什麼問題,為解決這些問題作準備。」曾鈺成提出的十條問題,是參考了多個西方民主國家後作出的總結【表】。除了比較技術層面的問題,例如立法會議員的國籍、在港擁有永久居留權卻沒有特區護照的外國人的投票權問題,以及立法會選舉方式、選區劃分、選舉制度等問題外;還提及政黨政治、行政會議功能、政府職能(大小政府)、以及稅務政策等涉及政經發展的問題。

曾鈺成在演說中特別回憶自己回歸前擔任特區籌委會成員時,曾接獲文件,指行政長官代表香港整體利益,候選人不能有政黨聯繫。於是他在討論時提問: 「請問江澤民先生是代表全國利益還是政黨利益?」一位在場外交部官員隨即拍案而起說: 「中國共產黨代表全國利益,香港政黨不能相比!」於是再沒有人提出異議了。

曾鈺成說,實行全面普選後,行政立法關係會產生微妙變化,行政長官是否仍須沒有政黨聯繫,必須再作考慮。

曾鈺成提出普選帶來的十個問題

1.立法會議員的國籍問題

2.外國人的選舉權問題

3.立法會的組成問題

4.選舉制度問題

5.議員的工作性質和待遇問題

6.行政和立法關係問題

7.政黨的監管問題

8.行政會議的組成和作用問題

9.政府職能問題

10.公共財政問題

國教獨立成科 「根本唔應該」

談及早前政府推行國民教育科引起連串風波,身兼培僑中學校監的曾鈺成直斥,將國民教育獨立成科或者列作必修科「係錯嘅」、「根本唔應該嘅」。他認為,回歸至今,國民教育一直發展得不錯;普遍而言,中、小學生對國家有較多認識,升國旗、唱國歌成為很自然的事情, 「呢啲咪係好自然嘅做法囉,你何必獨立成科呢?」

問及特區政府現時是否算是走回正道,他笑笑口說: 「你可以咁講嘅。」曾鈺成又補充,將國民教育獨立成科,必然要有一個正規的課程,那就要研究如何考核學生, 「作為必修科一個星期佔兩節,但唔使考核,學生睬你都傻啦!點教呀?老師點教呀?唔通架嘛!」

佩服馮檢基高票贏超選

回顧上月的立法會選舉,尤其首次實行俗稱「超級議席」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曾鈺成在訪問中說,不認為今次的經驗對2017 年普選特首有任何啟示。普選特首與超級議席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遊戲,特首選舉或更需要依靠傳媒以及在論壇上的表現,以爭取支持;而超級議席可算是大黨的遊戲,今次唯一令他驚訝的是民協馮檢基,直言個人「好佩服」對方取得這麼多選票。

馮檢基在超級議席中以逾26 萬第三高票勝出,較票后民建聯的李慧琼少約1.5 萬票,該黨另一名候選人劉江華則以約19.9 萬票落敗。曾鈺成形容,馮檢基真的很成功,可以爭取到泛民當中民主黨以外的所有選票, 「我而家都未知點解佢做得咁成功」。

至於劉江華墮馬,曾鈺成相信主因是他與地區直選配合得不理想、不太有效;相反,李慧琼在港島及九龍區明顯與地區直選配合得較好, 「你投票給我的,自不然會投給李慧琼」,李慧琼最終在港島區所獲得的選票較曾鈺成與鍾樹根的總和還要多約一萬票。

20121012_HKEJ_1

20121012_HKEJ_2

20121012_HKEJ_3

20121012_HKEJ_4

20121012_HKEJ_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